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读者来函集〔2005年9月第3辑〕

网友读者们最近比较关心的话题,除了纪念东亚地区二战结束60周年外,还有中国死刑问题,超女现象,宠物问题等。此外,在这次编出的9月1至4辑中还有关于胡锦涛,西藏问题,中国煤矿事故,医疗改革等话题。

default

事故不断的中国煤矿

中国煤矿事故

Qian Bo

我是中国的学生,看到中国发生矿难很难过,德国是发达的国家,可否给中国提供技术支持呢?

yxpan

炸毁小煤矿

炸毁小煤矿,损失的只是物质财富,只是个别有权有势有背景的个别人的财富,但是拯救的却是很多一般(一般较穷)的生命,孰轻孰重,这还不明显吗?不炸掉小煤矿,隔几天一定会重新启用,地方政府地方势力不会自毁财源!

Li Chi

中国煤矿

我觉得记者报道不切实,“尽管这里也有封闭煤矿的事情,但是这些都有四到五年的长期规划,部分矿工也将被派往其他矿井,这样就不会有人失业了。”

说这番话的人是否对中国煤矿实际情况了解就发评论?四五年怎么规划?关闭的都是已经根本无法规划或改造的煤矿,除非你花1000万元改造最后得到煤矿收入是500万元,傻子才会去改造呢。所以,记者又引述“通过社会招标的方式解决这些问题,肯定要比简单的炸掉矿井好。”谁不想社会招标啊,可傻子才会投资这样基本上一提安全标准就肯定赔本的煤矿,能招标,政府不招标?你以为就德国人聪明?

再说,这次炸毁煤矿不是炸毁所有煤矿,只是炸毁哪些实在根本无法改造的煤矿,许多能招标或改造的煤矿政府不是发出限期改造的通知了吗!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许多记者或媒体报道,不深入实际,了解全面,听了矿主的话就大声呐喊,高度批评。如果政府不炸毁或封闭一些煤矿,出现经常性死亡事件,一些记者又指责中国政府模式人的生存权利,只重经济发展等等。在一些西方人眼中,中国政府怎么做都不好,因为根源在一党,根源在共产党领导,根源在你经济社会落后,什么都要向西方学习才是,可是谁没有发展过程,拿德国来说,上世纪60-70年代在处于经济高速发展时期,不出现了大规模的经常新的环保、反核和人权妇女运动与各种暴力吗?你们现在暴力少了点,抗争少了点,因为你们经历过了,

可不能因此就批评发展中国家正在经历的。

如果批评,希望是善意的,本着治病救人的目的,而不是就批评而批评,或批评的根本不在理,不合实际,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最后引用毛泽东同志的这句经典来结论。

中国医疗改革

Roger

关于德国医疗保险公司进入中国医疗保险市场

刚刚看到消息,欧洲市场最大的保险公司-德国医保要进入中国市场,并且要帮助中国解决医疗问题。但是保险究竟能不能成为医疗改革的救命稻草呢?德国的保险模式是全民投保,即设有全民统一保健帐户体系 ,而中国政府则希望的更像是美国的个人保险机制。(个人保险并不是个人全部出钱,而更像是美国那样公司负责50%以上。关于美国,我们稍候再说)

然而保险公司能够区别开高风险、低风险人群么?如果在一个有着良好信用、个人体系的国家存在上述困难,在中国更为困难。如此,为了不导致亏损,只好将平均的保金加给所有人,而这又导致低风险人群离开保险公司。所以保险公司最后的结果只是一堆高风险人群或者极高的保金。另外一点,就是道德危机。当有了保险,个人会更多的享受保险,尽量从保险里榨钱,甚至伪造证据,骗取保险。这又是一大困难。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保险除了人寿险,财产险等能衡量清楚以外,没有健康险的原因。

怎样解决问题?

我们注意到德国医保相当自信,认为德国式的专业管理能够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具体包括,每一种医生处方和医院帐单都会被保险公司仔细核对。

但是这样就能躲避开问题么?在地大物博的中国恐怕不行。

为了对付道德危机,我建议:

1〕保险公司与个人分担保险。按比例分配;

2) 给没有领取保险的人给一定比例原金退还;

3)进行群体购买购买之前的严格审查,或者半年内不得进行索赔等。

反正谁进了中国的医疗市场,将会挺着出去。

dpdaly

对中国卫生部的满意程度

极不满意....!

中国政治与社会

Chen Junbo

您认为中国贫富分化问题有多严重?

在中国,我既认识和接触过很富裕的一些人,也认识和接触过最穷的人,我认为贫富分化非常严重。

穷人贫穷的原因决不是懒惰和愚蠢。举例说明,在昆明市的一些廉价餐馆里,从农村出来打工女青年从早上八点工作到晚上10点,每月只拿300元人民币的工资,这种状况非常令人郁闷。

同时,在一些高档的餐厅,几个人吃一顿饭花掉几千元是很正常的。

中国的所谓成功人士所需要的条件决不同于西方,首先,有政府背景的人发财很容易,如果没有这个条件。那你就必须像一个凶悍的土匪那样积极进取。

我认识几个亿万富翁,他们不是高干子弟,也没有念完中学。他们成功的秘诀就是像土匪那样思考,像土匪那样行动。他们真的获得了所谓的成功。

chewi

“中国已成为无约束的资本主义庇护所”

首先我不完全否认“中国已成为无约束的资本主义庇护所”,只是那个“无约束的”我觉得不是很准确。中国发展资本主义是有很多限制条件的,任何项目的设立都是不能本质上违反“社会主义根本要求”的,中国在处理一些敏感问题时,用的都是很具有柔性、很具有弹性的手法。中国的资本主义虽然从外表上看来,与西方并无大异,但是二者的资本主义却有着本质的区别。西方的资本主义是建立在追求利润最大化、有着比较“盲目”的发展趋势之上。而中国的资本主义是为建立社会主义而存在的,是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的“实事求是”。如今中国的领导人已经理解了“实事求是”的本质概念,与先前的教条主义明显区分开了。他们20多年前开始认识到现今的社会文明程度,科学水平,财富实际质量,外界环境要求等直接决定“类资本主义”。

目前提高效率的唯一(可能也不是唯一)出路,而后的改革开放也就顺应而生。但是中国并没有否定社会主义,二三十年前的“社会主义”是当务之急,而当今的“社会主义”是未来的指导纲领,是国家的内在灵魂。

目前其他国家的“社会主义”之所以暗淡,问题就出在没有从本质上真正理解“实事求是”,违反真理的事情自然而然会被“真理”所消灭。另外,前苏联的社会主义之所以能取得短暂性的胜利,完全是当时特定的世界环境所造成的,如果再考虑当时苏联国内的实际操作、机制、细节,可以说,苏联那似乎很成功的“社会主义”其实不是社会主义,而是“伪社会主义”,只不过是国家的管理手段而已。

所以说,在目前的社会,短期内无论哪个国家都是不可能实现社会主义的,因为环境不允许,条件不成熟。中国的“社会主义”虽然目前也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但他能预见性的避免很多发展过程中由于机制失灵,机制损耗。这基本上可以说是“正确的”。

治由民

和谐社会只是一个拉拢人的一个政治动作,不会有作用的。一个连反垄断法都没有的国家,还是什么市场经济国家。一个连政党法都没有的国家,还是什么民主国家。

去做梦罢!不进行根本的政治体制改革,中国就只能随世界的文明进程而有点改善.

寒武

痛苦的巨龙—“政治体制变革终将实现

一不知历史,二不知现实,谈何将来。

中华必然发生巨变,但恐非一个书生坐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可以想象的。

有空研究一下德国的问题,看看还有戏没有。

明帝国的遗民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凡欲了解中国人的内心世界,必须了解满清对中国人的奴役和对中华文化的摧残。中国人的自尊被满洲人践踏,勇敢的中国人早已被满洲人杀光。在惶恐的一代逝去一百年后,新生代的勇敢的中国人又被满洲的继承者-中共屠灭。要中国人再次奋起,谈何容易?当一些几十万甚至百万人被屠戮的历史一代又一代的流传下来的时候,中国人的脊梁骨已经被剔除。希望西方真正有人道主义精神的人们,收留那些逃离深渊的中国人,让他们诞生下新一代勇敢的中国人,留下的种子,必然能够重新恢复往日的文明。

南天天南

一个找不到对手的政府才是最危险的!

中国肯定要乱。中共几十年来对异议人士的成功打压,已经没有人再会起来公开叫板,但恰恰这样,中共也丧失了许多纠错的机会。随着中共的病入膏肓,现在连纠错的能力也基本丧失了。中共所有垮台的条件都已经具备,只看这一刻会在什么时候来临了。由于没有反对党,中共垮台时将会没有能掌控局面的力量来填补权力的真空,中共也因为没有谈判对手而无法全身而退。中共的垮台是必然的,但中共的垮台不是“轰隆”一声(因为没有人来推它),而是“扑哧”一下(大厦的基础全部被腐蚀而无法支撑)!

daipengtian

我的观点

中国有句古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要指责中国,一个没有威慑性法律的国家,就不会有安定的环境。如果一个人不去做坏事,他哪会受到法律的严惩?“人权”只不过是一些国家想干涉别国内政想出的一个借口。我想:“生命”是“人权”的前提,一个杀人犯剥夺了另一个人的生命,他就剥夺了这个人的人权,法律就应该去剥夺他的生命和人权,这叫“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难道还要跟他讲人权,把他养在国家的监狱里,供吃供喝。这是浪费纳税人的钱,你愿意花钱养个狼吗??大概很多外国人都不知道东郭先生的故事。我在巴黎看见当街抢劫,这是“人权”??巴黎是法国首都,但我敢说中国的首都北京的治安绝对比巴黎好的很多。想管别国的内政请换个借口吧!!谢谢了。我们对“人权”这个借口已经厌倦了!

xian

中国的全民大学生政策是否操之过急?

简直乱弹琴。

大家都是大学生和大家都是农民工没啥两样,本来是想显得中国人都很好,结果反而根本显不出谁好谁坏。

都是大学生,谁种田,谁掏粪。

读者来函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http://www.dw-world.de

  • 日期 04.09.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83E
  • 日期 04.09.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8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