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读者来函集(2005年7月第5辑)

这里推出的几辑新的读者来函,内容包括自行车中国西部探险行,石油能源与中美俄关系,西方与中国金融关系,陈用林,中国农民维权问题,反思文革,中国宗教和其它问题,毛泽东传和华人小说,中国与八国峰会,伦敦恐怖袭击,达赖喇嘛-西藏问题,《中国说明书》等。因篇幅而分成7月第5、6、7辑。

default

蒙古茫茫戈壁滩

自行车中国西部探险行

Julian von Blücher:

(这个函件是尤莉亚.冯.布吕歇尔给我们中文网的反馈信箱里发来的。几天前,这支探险旅游队在蒙古,即将骑自行车穿越中国西部,在全程8000公里的行程里,最重要的是9月1日开始的穿越喜马拉雅山之行。来信是用德文写的,懂德文的读者可以自己阅读。)

Sehr geehrte Damen und Herren,

Nach viel organistaorischem Aufwand befinden wir uns nun nach knapp 1000 gefahrenen Steckenkilometern in der Mongolei, in der wir in ca. 3 Wochen die Wueste Gobi mit dem Fahrrad in Richtung China durchqueren werden.

Abenteuerlust und die Herausforderung im sportlichen Grenzbereich haben meinen Teamkollegen und mich schon vor einem Jahr mit der Planung zum Himalayacross 2005 ( www.himalayacross.com ), einer Fahrradexpedition quer durch Asien beginnen lassen.

Besonders gespannt sind wir auf unserer 8000 km langen Fahrradstrecke jedoch auf die Passage ueber den Himalaya. Sondergenehmigungen fuer dieses Vorhaben sind bereits eingeholt. Die Ueberquerung des Himalaya wird am 01. September aus Golmund beginnen und 36 Tage dauern. Vielleicht besteht Ihrerseits ein Interesse zur Dokumentation dieses Streckenabschnitts, vielleicht aber auch zu anderen ( Nepal, Indien ).

Viele Informationen zu unserem Vorhaben koennen Sie unter oben genannter Internetadresse abrufen. Bei Fragen koennen Sie sich gerne ueber e-mail an uns wenden.

Ein Interesse Ihrerseits an unserem Vorhaben wuerde uns natuerlich sehr freuen.

Julian v. Bluecher, Team Himalayacross 2005

石油能源-中美俄

Ma Zhijie

美国国会的反应正确吗?

我觉得美国国会关于中国中石油收购美方石油公司的反应有点神经质,可能是美国国会的议员们那天都吃了一些兴奋剂,产生了反应过度的效果,哈哈,如果是美国收购了一家其他国家的企业,美国国会的议员们会做何种反应呢,我倒觉得美国人应该在环境保护方面多做点对子孙后代有利的事情更好。至少美国用不着造那么多的武器来对付全世界人民,美国的巨大的武器库用于对付恐怖分子好像是用杀牛刀来杀鸡,太大材小用啦,那他们倒底是用来做什么的呢,倒底在这个世界上是谁对谁构成了威胁呢?美国的军舰和飞机在全世界的上空盘旋,难道是全世界对美国构成了威胁,还有,伊拉克离美国那么远,武器又那么落后,我实在看不出他们对美国会产生什么样的威胁呢。

otto

中国能打赢这场并购战吗?

中国应该大力收购外国企业,不要只盯着一个小小的美国石油公司。

不让并购就不并,没有这家还有别的。

pla

中俄能源问题

中国与俄罗斯有着传统的睦邻友好关系,而且近年来双方在各个领域内的合作都在不断加强,特别是经济领域内的合作,俄罗斯的在一次崛起十分需要有一个可靠而诚实的伙伴的帮助,需要在政治上支持它,经济上帮助它。而这个可靠的伙伴就是中国。中国在很多方面与俄罗斯有着共同的利益。国家统一问题、人权问题、反恐问题以及对抗美国的单边主义政策等等。这些都需要要双方合作,只有合作才有双赢。中国需要俄罗斯,同时俄罗斯也离不开中国。

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两国之间有一些不和谐的方面,有一些矛盾和冲突。但这不能阻挡两国加强合作的步伐。

中国作为一个新兴的正在崛起的大国,需要一个安定和平的国际环境。这期间,对中国发展影响最大的,政治上莫过于美国的阻挠,经济上莫过于能源。而中国在海运能源方面受制于美国的前提下,正在寻求新的多方面的能源来源,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是我们的突破口,当然,俄罗斯是我们的首要目标。我相信,两国是会为了各自的利益重新紧密地团结起来的。

lijiangyuan

俄罗斯不卖石油,怎么办?

说实在话,如果中国拿出找满世界找石油的劲头在国内搞节能提高能源利用效率,达到国际平均水平,每年省下的石油比从俄罗斯进口的多。开源的同时也要节流,发展其他可再生能源,这才是长久之道。

俄罗斯不卖石油给中国不符合它的国家战略利益,现在北约和美国已经把俄罗斯逼到墙角了,中国俄罗斯两国现在是背靠背应对共同的对手,需要彼此信任,保证背后安全、消除后顾之忧,互信互利,如果还彼此向对方后背捅刀,大家都完蛋。

Fang Zhigang

中俄边界协议

承认现在边界就是承认历史上的不平等条约,这是中共的悲哀,也是中国的悲哀.

西方与中国金融关系

opa

西方担心中国大量外汇会破坏债权国政策

此文中酸葡萄式的嫉妒溢于言表...

1.“...中国提供的贷款大大削弱了巴黎俱乐部用以施加压力的手段。为此,巴黎俱乐部很烦恼...”烦恼什么?烦恼无法通过贷款变相奴役穷国了?!

2."...许多非洲专制统治者赞扬互相尊重的精神..."

还不是想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只要是非西方的就是落后的,专制的,野蛮的...

3“....华盛顿新保守派的鲁夫特说,‘中国人喜欢用欧美反对的方式做生意,以钱财打通关节或进行其它不当的金融交易,所以一些非洲国家宁愿与中国、不愿与西方企业合作...”

有没有搞错?!美国在外面争夺利益时什么手段不用?!中国确实不用美国的方式做生意,比如说暗杀,颠覆,或者直接诉诸战争...(到底谁野蛮,落后?!)

4.“对国际金融组织的一些规定,虽然应该继续给予批评,因为这些规定使债务国完全听命于债权国,但中国为经济合作项目提供的贷款没有任何条件,并以全盘完工的形式夺标,使人感到丝毫没有金融透明度,并会导致六十年代时人所共知的后果:一些用西方国家金钱建造的项目半途而废,最后成了被人称为‘白色大象’的人造废墟 。”

'用西方国家金钱'真是说得冠冕堂皇,岂不知识什么代价?还钱时变成2倍还是3倍或者是更多?

另外,这一段简直是不知所云...什么叫'但中国为经济合作项目提供的贷款没有任何条件,并以全盘完工的形式夺标,使人感到丝毫没有金融透明度'?

中国民主人士;刘宾雁;陈用林

旧站

刘宾雁

他是真的猛士,他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说真话!他是一切独裁着的敌人,是劳苦大众的代言人。赞!

民主

所谓的民主人士

所谓的民主人士其实就是一群自以为是的疯子,正如本来函集中陈用林的照片,纯粹就是一个歇斯底里的疯子,这幅照片拍的真是太逼真了!!

heiko

你如何看陈用林

陈是一位还有良知的中国人,中华民族没有白养育他,到关键时刻能站在正义一边就是好样的!正义、善良的中国人支持他!

zakk

陈用林

本来是"弃暗投明",但是他原来是使馆人员,享受的待遇也不会太差,同时也没有什么压力(不管来自于何方),也许会有良心的压力. 所以这种"弃暗投明"的动机就值得怀疑了,他是不是也是像"柴玲"那样的政治投机分子呢? 打着民主自由旗号的一些行为也许会为民主自由抹黑!

另一方面假如真像他说的那样"良心受不了"为什么不学学"辛德勒"?利用手中的有限权利避免某种破坏的扩大?种种迹象表明,陈内心的想法并不是他嘴里说的.他只是比使馆里的另外的人更渴望西方式的生活罢了,而且胆子更大,更像一个赌徒.

子曰:"危邦不入",现在是"威权不入".即来之,则安之. 塌塌实实为民族做一些事情. 某些电影也经常有这样的话"同志,在'白区'敌后工作对革命的贡献可也不比在'苏区'小啊,不要闹情绪嘛".

且不论陈某人是否"投政治之机",最次,他也落了一个叛徒之名!

lwjs

国可以不爱我,但我却不能不爱国。两者是不可逆的,谁可以像毛那样统一中国?

站出来,我也尊敬他。恐怕只有分裂中国的能力吧,所以才不停的叫,唯恐天下不乱,这就是某些人的价值观。可悲。人那!过得太好了吧?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静下心来好好想一下,自己到底要什么,对得起天地良心吗?

renhs

关注陈用林事件

即使真的得到了不公正待遇,也不应该说出中国间谍的事情,因为你一个人的事情会牵扯太多人的利益,是很自私的,也是侵犯了中国人的人权。其实人权这个东西是相对的。

无论如何,被判国家被判人民的事情不能原谅。就像当年64的所谓民主人士,乌尔凯西,居然公开支持台独的陈水扁,分裂国家,制造国人的相互残杀,还有什么人权可言。

中国农民维权问题

HQL

中国政府应该如何对待农民维权问题

暴力还是革命!

农民暴力卫权谈不上是民主意识的表露,现反是对政府的不信任。

政府正失去它所应当扮演的角色,维护社会各阶层的利益均衡。

不奢望它是农民阶层利益的维护者,但最起码应是中间者的角色。但它明显有失公允。

黑社会的出现,有一个愿意也是社会中间者失职的角色填充。

农民不相信政府是一种悲哀,更大的是恐惧。消除这种恐惧的办法很可能是暴力,

半个多世纪前国民党称之为暴力的事件,又何尝不被我们一直认为是革命!

革命来解决社会问题,是没有赢家的。

反思文革

thinkingkid

我的一点看法

作为一名在七十年代出生的大学生,我的头脑中始终有一种奇怪的历史感,--尽管比所谓“八零一代”只早一年出生而已--觉得自己应该对十余年前的那段历史有更多的了解,事实上我也尽力去这样做,但途径非常有限,基本上只能通过为数不多的书籍和我父亲的口述。

中国大陆出版的文革及其相关的书籍,从数量上说也颇有几本,比如当初严家其的《文化大革命十年史》,后来的《文化大革命史》和《历史在这里沉思》等,但从中明显地反映出一个问题即思维的统制,作品中虽然描绘了种种奇闻乱象,但涉及到严肃的思考时几乎无例外地归结为林、江的阴谋,对毛的盲目个人崇拜和当时体制的不健全。更为客观一点的是麦克法夸尔等人的译著,但在当下的文化体制中,能够作为选题的外国著作,虽然偶有振聋发聩之语,但也不至于距离红线过远。

我父亲的回忆很大程度上是发散的,由于个人出身和环境的关系,他并没有参与到文革中那些真正触目惊心的历史事件中,只是描述游行、串联等一般性的活动。不过他也对我讲了很多文革前农村老家的境况,给我铭刻下一个极深的观念,即文革与之前的历次政治经济运动密不可分,可以说文革正是之前所有事情的逻辑结果。1966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标志性的年份,但也仅此而已,真正的悲剧和灾难并不自这一年始。

作为个人回忆,我父亲仍然愿意提及,但他并没有有意识地要把这种回忆传递下去,对于他来说,这仅仅是“个人”回忆,与后辈无关,也不涉及到对什么根本政治制度和民族精神的反思(但必须承认,文革破除了很多人的幻想,也许使他们走上了怀疑一切的有些犬儒主义的道路)。也许这种评价对他们这一辈人过于苛刻了。

在中国当下的社会环境中,对文革的反思遭遇到一种软性的权力牢笼,官方似乎并没有生硬地禁止对文革进行回忆和简单评价,但如果想把它作为一个历史事件来深刻地、甚至是自虐式地反省,是不容易的。巴金先生曾经念念不忘的文革纪念馆,在执政当局的忌讳和大众的冷漠下,变得越来越不可能。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用“压制”这个词,因为在中文中,它有比较浓厚的强力色彩,但就我来看,生硬的强力似乎是不存在的(当然对那些处在前沿的研究者可能感觉非常不同),确切地说,似乎这个事件被有意地引导向一种“放任的遗忘”当中,这个方向的研究仍是禁区,个人的反思不被鼓励。也许当局的想法是:等亲身经历过文革的最后一代人(即我的父辈)逐渐过世,或者沦为边缘的高龄群体,那么这个问题就算基本解决了。当然也有相反方面的产物,比如所谓的文革怀旧派。

在这个问题上,我对整个社会和民族的看法很不乐观。也许同日本人一样,中国人也是一个耻感多于罪感的民族,再加上当权者出于保持权力的考虑,我们选择拒绝回忆,拒绝反省,宁愿遗忘,在某种程度上还在继续对人类犯罪。

Zhang Gang

中国的文革反思是否受到压制?

中国的文革反思是否受到压制?答案是肯定受到了压制。

在中国所有的所谓正规媒体,都没有提出过这一早该提出的问题,这并不奇怪。

中国著名的电影导演张艺谋在回答观众提出的“为什么您不拍文革题材的电影?”时,张直接回答说:“中宣部有规定......”。

媒体不具备谈的条件,准确地说是不具备直接大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条件。

当然,没觉悟的老百姓在私下是经常谈的热火朝天的,有的是亲身经历,有的是听别人说的。

可以这样说,文革的事情是以后的年轻人难以相信的,这很可怕。

fangducai

中国的文革反思受到压制吗?

反思文革在中国受到压制是必然的事。中国至今受中共独裁统治,文革正是中共统治下的重要罪行。今天要中国人在中共统治下反思文革,就像要德国人在纳粹统治时期就反思屠杀犹太人。这是不可能的事。中国人只能被迫选择遗忘。不过这只是把记忆压制在心底,历史是不可能遗忘的。一旦中共的压制结束,文革的罪恶就会彻底曝光。

up

真遗憾,国家没有用强力消灭牛鬼蛇神

坚决支持文化大革命,这是个没有神的社会。任何支持有神论的观点都是错误的和不可容忍的。达尔文Darwin的进化论,现在的基因技术,航天技术等等现在科学已经证实这一点。所以,所有宣扬神的组织,应当被取缔、他们应当学习达尔文的进化论,而不是布道、什么耶稣、主啊,天主教、基督教、佛教都应当被彻底取缔,他们的教堂应当被焚烧,如果他们拒绝悔改,拒绝科学知识,应当关入监狱。

不仅中国,世界的主体是不相信上帝的,包括欧洲、美国。我的一个德国客户以前是个牧师,后来不干了,说起以前,他觉得很傻。欧美的科学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应当在世界上传播科学技术,而不是这些无聊的编造的宗教,你们难道相信有神灵吗?还是相信进化论?就如德国的尼采Nietzsche 所说“上帝死了”忘掉所谓的上帝吧。在一个克隆clone基本实现的世界,谈论神是无知的。希望你们都接受过良好多的科学教育,而不是神学教育。

读者来函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

  • 日期 11.07.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6uHG
  • 日期 11.07.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6uH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