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读者来函集(10月第7辑)

最近的读者来函越来越多,在此表示衷心感谢。对王丹的观点,对中国是否封锁信息,对毛泽东的评价,中日东海之争等是这一周来的读者关注焦点。邵佳一也再次引起了球迷们的关注。这批来函分成6辑(10月第7至12辑)。

default

中国人大召开期间

Liu Bo 看王丹

Liu Bo

投稿--驳斥王丹的观点

尊敬的编辑先生:您好!

  我是一个中国大陆的公民。我不同意王丹的观点。

  我认为:中国绝不能实行“民主”而必须实行、也只能实行“集中”(社会主义)。为此,特写了一篇文章来阐述我的观点。现呈上,请发表。谢谢!

《认识中国》

一、问题的提起

  中国大陆有着广袤的面积和占人类五分之一的人口。

今天,中国大陆正在致力于小康社会的全面建设;今天,中国大陆的经济正以无与伦比的速度飞速发展着;今天,中国大陆在世界经济生活、进而在世界政治生活中所占的份量正在日益加重――中国大陆下决心要在二十一世纪内完成中华崛起、复兴之大业。

  今天的世界乃是个“地球村”的时代,在“地球村”的时代,无论这个世界是多么多元的和多彩的,也无论人们的文化背景、道德规范、行为准则、价值观念、信仰及对事物的看法等有多么不同,但,相互之间直接或间接的联系和交往乃是不可避免的――这是肯定的和不言而喻的。

  交往的前提乃是相互了解。道理很简单:只有相互了解才能够求同存异、和谐相处、减少摩擦、共同发展、实现双赢。否则的话那将不仅不利于相互交往且也是十分危险的。这就是说,中国需要了解世界;世界亦需要了解中国――这亦是肯定的和不言而喻的。

  欲了解中国就须了解其根本――

  众所周知:中国大陆乃是个社会主义国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明确无误和清清楚楚地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见>第一章第一条)。20世纪的中国,其最大的事件就是中国大陆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这一事件不仅改变了中国历史之进程、造就了中国之当代、且也必将深刻地影响着中国及世界之未来。中国共产党人早就明白无误地昭告天下:社会主义乃是中国大陆的立国之本,中国大陆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是不可动摇的,今天它所实行的一切改革(包括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文化体制改革等等)其目的乃是对于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和发展、是为了巩固社会主义制度而不是要削弱社会主义制度,否则的话那就不是中国大陆的改革了,这是不容怀疑的。

  ――就是说,社会主义问题乃是中国的根本问题。今天,尽管在世界有许多机构对中国的情况十分感兴趣、他们也在刻意的研究和试图了解中国,然而他们恰恰在什么是“社会主义”及中国为什么要搞“社会主义”这个根本问题上还不甚了了。那么很显然:了解一下什么是“社会主义”及中国为什么要搞“社会主义”乃是研究中国问题的根本着眼点和切入点,若不从这一点上入手就不可能从根本上弄懂中国的问题――难道不是吗?

二、什么是社会主义

  “主义”者,手段也。所谓“主义”说到底只不过是种手段(或方法、或道路)、是为某种目的(任务、目标)而服务、是为达到某种目的(任务、目标)的手段而已。事实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在目的(任务、目标)方面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这两者的目的(任务、目标)都是要发展生产力、都是要推动人类文明之进步;所不同的只是这两者要以不同的手段来达到推动人类文明进步之目的。人类社会中之所以各种“主义”纷纭繁杂其实就是大家都想以各自的手段(方法、道路)去达到推动人类文明进步之目的(任务、目标),正所谓:手段(方法、道路)就是世界。

  那么到底什么是社会主义呢?请看:

  所谓“社会主义”说到底就是“集中”,即“步调一致、保持一致、团结一致、舆论一律、思想统一......”。众所周知,“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乃大陆的立国之本,其实,“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说到底就是要坚持“集中”,即把国家权力集中于一个政党(共产党)手中、把意识形态集中于一面旗帜(马列主义)之下、把发展方向集中于一个目标(社会主义)之上,同时以专政(纪律)来保障集中。社会主义的经典作家们就是这样为其定义的――

“只要向私有制一发起猛烈的进攻,无产阶级就要被迫继续向前迈进,把全部资本、全部农业、全部工业、全部运输业和整个交换都愈来愈多地集中到国家手里。”、“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见>第一卷上册第221、272页);

  “不可避免的灾难威胁着俄国。......我们正愈来愈快地接近崩溃,因为战争是无情的,它对人民生活各方面造成的混乱正在不断加快。”面对着此情此景应该拿出什么样的方法来避免灾难呢?列宁断然地说道:“(1)把所有银行合并为一,由国家监督它的业务,或实行银行国有化;(2)把各个辛迪加即资本家的最大垄断组织(糖业、石油业、煤业、冶金业等等辛迪加)收归国有;(3)取消商业秘密;(4)强迫工业家、商人以及一般企业主辛迪加化(即强迫他们合并为各种联合组织);(5)强迫人民联合在各种消费合作社中,或奖励这种联合并且对它们实行监督。”列宁在详细解释完上述5种办法之后紧接着说道:“这里论述的办法实质上大多数都不是民主主义的,而已经是社会主义的了。”(见>第三卷上册第130

131、135-136、161页),

  ““你们独裁。”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讲对了,我们正是这样。中国人民在几十年中积累起来的一切经验,都叫我们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或曰人民民主独裁,总之是一样,就是剥夺反动派的发言权,只让人民有发言权。”(见>1―4卷合订本第1364页),

  “自由化本身就是资产阶级的,没有什么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的自由化,自由化本身就是对我们现行政策、现行制度的对抗,或者叫反对,或者叫修正。实际情况是,搞自由化就是要把我们引导到资本主义道路上去,所以我们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个提法。管什么这里用过、那里用过,无关重要,现实政治要求我们在决议中写这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中国)有个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干一件事情,一下决心,一做出决议,就立即执行,不受牵扯。我们说搞经济体制改革全国就能立即执行,我们决定建立经济特区就可以立即执行,没有那么多互相牵扯,议而不决,决而不行。”、“属于政策、方针的重大问题,国务院也好,全国人大也好,其他方面也好,都要由党员负责干部提到中央常委会讨论,讨论决定之后再去多方商量,

贯彻执行。”、“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见《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82、240、319、377页)。

  ――社会主义制度只不过是“集中”的制度化而已。

  当然,今天的中国也在讲“民主”、也要实行“民主”。但,中国所讲的和所要实行的“民主”决非是西方意义上的“民主”,关于这一点邓小平在世时就已讲的十分清楚了“我们大陆讲社会主义民主,和资产阶级民主的概念不同。”(见《邓小平文选》第二卷第216页)――如果说西方的“民主”是一种自下而上的由民做主、自由平等、选举表决等的话那么中国的“民主”其实质则是一种“开明”、是一种自上而下的为民做主、宽松和谐、纳谏从善等,即“一般讲政治体制改革都讲民主化,但民主化的含义不十分清楚。资本主义社会讲的民主是资产阶级的民主,实际上是垄断资本的民主,无非是多党竞选、三权鼎立、两院制。我们的制度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制度,不能搞西方那一套。”(见《邓小平文选》第

三卷第240页)。就是说,中国的“民主”乃是为“集中”服务的、讲“民主”乃是为更好地实行“集中”,一但“民主”与“集中”发生矛盾时它必须无条件地给“集中”让路,亦即“生动活泼和安定团结如果发生矛盾,只有在不妨碍安定团结的条件下实现生动活泼,才能让大家有秩序地前进。”(见《邓小平文选》第二卷第216页)。

三、中国为什么要搞社会主义

中国之所以选择社会主义道路这绝非是某些人和某个政党的随心所欲而是有其深刻的历史和现实之必然因素在其中的。正所谓:“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见>第一卷下册第603页)。

  1.这“必然因素”首先说来就是中国的文化传统。国情者实乃“人情”也,即人们的思维方式、行为模式、价值取向、道德准则等,而打造“人情”的东西则不能不是文化;所谓的“中国人”说到底就是由中国文化所塑造出的人,而中国传统文化与社会主义恰是并行不悖的、两者间实有着内在的同一性的――

  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内容讲的乃是“行王道”,而“王道”者大一统也,即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家无二尊,一人主事、一人定国、一言兴邦,废黜百家、独尊儒术,一权(皇权)至上,举天下以奉一人、以一人而治天下,天上众星皆拱北、世间无水不朝东,事在四方、要在中央、中央执要、四方来效......;

社会主义的核心内容讲的乃是集中,即“即一个政党(共产党)领导、一个阶级(无产阶级)专政、一条道路(社会主义道路)可走、一个思想(马列主义)指导”,亦即集中统一、步调一致、保持一致、团结一致、全党服从中央、全国一盘棋......;

  ――很显然,中国传统文化与社会主义之间实乃是有着异曲同工、殊途同归之妙的。由此也就不难理解中国为什么会在“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这两个主义之间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由十月革命一声炮响而从西方传入中国的社会主义”了。“由十月革命一声炮响而从西方传入中国的社会主义”之所以能与中国国情如此紧密地结合起来并扎下深根、开花结果,中国之所以不能走、也走不通资本主义道路,其真正秘密和根本原因也就在这儿。因为由中国传统文化所塑造出的中国人必然会对“社会主义”有着本能的理解和认同而对“资本主义”则有着天然的反感和厌恶。说“中国共产党人要在中国搞社会主义”,然殊不知,“中国共产党人”乃首先是“中国人”然后才是“共产党人”的啊――毛泽东在其著作中对社会主义经典引用得很少,

但所引用的中国传统典故却比比皆是、信手拈来;邓小平是“中国人民的儿子”;“实事求是”、“与时俱进”、“不辱使命”、“治国必先治党”等这些社会主义新论实际就是对“经世致用”、“与时偕行”、“不辱君命”、“首正君心次正天下”等这些中国传统文化的与时俱进、杨柳新翻;“小康”一词则源于《诗经》而成于《礼记》……。已故的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先生曾经讲过:“反共不是一项政策。它是一种信念――对自由的信念。”(见尼克松所著>一书中文版第56页,世界知识出版社1983年版);同样的道理,搞社会主义、走社会主义道路这也决不是一项政策,这是一种本能、一种生长于中国人的骨子里的、溶入于中国人血液中的本能。在大陆,集中比民主更为人们所认同、整体比个体更具亲合力、权威比平等

为人们所理解、纪律比自由更为人们所接受、“一把手”比“委员会”更为人们所信赖、保持一致比自选动作更为人们所欣赏……。在中国大陆这块黄土地上人们必然选择就是“芝麻烧饼”而断不能靠“牛排面包”过日子。

  2.这“必然因素”其次说来就是中国的现实。大家知道,中国最基本的现实就是“人多”和“落后”――什么东西被“13亿”一除就没了,人均GDP只有1000美元、所谓“人均”这就意味着尚有许多地区还达不到这个水平呢;记得温加宝总理在2003年3月18日十届人大第一次会议闭幕后的答记者问时曾经给人们提供了这样一组数字:中国目前现有劳动力为7.4亿;这其中包括1.2亿的农民进城工和0.13亿的城市下岗工人,另外每年又会有0.1亿的新曾就业人口。由此看来,今天中国所面临的就业压力大也就可想而知了、而这一巨大压力在今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也将是难以得到根本缓解的。

  在这样一种现实面前中国最迫切的问题无疑就是发展、不仅是发展且还必须加快,否则就有被“开除球籍”的危险。欲加快发展就必须实行“集中”而不能追求什么“民主”。在全球化的今天,大陆乃是国际市场上的一个后来者,欲在国际市场上与发达国家的企业展开竞争并取得成功那就只有充分借助集中(国家)对分散(单个企业)的优势,这才是一记取胜的根本法宝。“科技兴企”固然重要,但爱迪生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集约化、集群化、国际化乃现代企业的必由之路,没有集中怎能实现这“三化”?历史上:没有“曼哈顿工程”就没有原子弹的领先爆炸,没有“斯大林主义”就没有苏联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没有“五星红旗”的升起就不可能在人均GDP还不到一百美元的基础上迅速地建立起当代中国的重工业体系;那么在今天

:没有“全国一盘棋”、没有“步调一致”、没有“中央的权威”就没有大陆现代化事业的成功,这是历史对现实的忠告。著名学者王绍光先生讲的非常正确:当今中国应对挑战的首要一招就是要加强国家的控制力。是的,唯有将13亿之众高度集中起来、组织起来,让13亿之众以一个声音来说话、一个姿势来动作,方才能有发展、见希望;而政治上的“集中”则是其他一切“集中”的前提和保障,因为,政治对其他的一切有着巨大的反作用。正因为如此,邓小平才明确而坚定地讲道:“中国十亿人口,现在处于落后状态,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可能在某些局部地区少数人更快地富起来,但顶多也不会达到人口的百分之一,而大量的人仍然摆脱不了贫穷,甚至连温饱问题都不可能解决。只有社会主义制度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摆脱贫穷的问题。所

我们不会容忍有的人反对社会主义。”(见>第三卷第207-208页)――自由竞争的受益者总归是少数人,绝大多数人与冠军的奖杯肯定是无缘的,而中国共产党人的根本宗旨就是要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

四、结  论

  莫以为在“集中”社会中出现的只有“暴政”――“长城”、“运河”、“金字塔”等熠熠生辉、空前绝后的人类文明瑰宝不都是出自于集中社会吗!

  莫以为在“民主”社会中结出的都是艳丽的自由之花和充满人性的欢乐――在“乱哄哄你方与唱罢我登场”的社会中犯罪率也是相当的高啊!

  不错,生活在“集中”社会中的确是享受不到“自由”、“平等”、“公平”......的;但须知:人类文明的不断进步就是对人的自由的不断否定――你若是想脱离原始社会那就得失去群婚的自由,你若是想进入工业社会那就必须得按时上下班,你若是想乘座航空器那就必须得接受空中管制......;事实上,在人类文明进程的现阶段是不可能做到人与人之间事实上的平等的,即便是在西方国家中也不可能做到总裁与员工、穷人与富人、权贵与百姓之间事实上的平等的;事实上,天底下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公平、即便是在公开公正的体育比赛活动中也是没有真正的公平的,因为上天赋予每个人的体质是不同的,把不同体质的人放在同一起跑线上、让不同体质的人在一起竞争、用同一把尺子去衡量不同体质的人这难道就是公平吗

?这种所谓的“机会平等”对于弱者来说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美国宪法》中虽规定了每个公民都有当总统的机会,可这一规定对于普通的美国公民来说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结论:“集中”(社会主义)这是大陆所必须仰赖的、不可须臾离开的法宝。对于那些破坏“集中”的内部反对派必须予以坚决的镇压,这是为维护中国人民的最高利益而不得不采取的必要措施。中国就是要借助“集中”这个法宝来谋发展、求富强、达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之目的,除此之外别无它求。中国绝不会强迫别国搞“集中”,也断不会因为别国的反对而不搞“集中”,正所谓“西方的民主就是三权分立,多党竞选,等等。我们并不反对西方国家这样搞,但是我们中国大陆不搞多党竞选,不搞三权分立、两院制。我们实行的就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院制。”(见《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20页)――这是完全可以肯定的。

读者来函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http://www.dw-world.de

DW.COM

  • 日期 08.10.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HGK
  • 日期 08.10.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HG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