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对德国来说我太老啦!″ | 科技环境 | DW | 01.11.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诺奖得主:"对德国来说我太老啦!"

德国科学家苏德霍夫荣获了本年度诺贝尔医学奖项。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他谈到了在美国的工作情况,并透露除了生物学之外,他还希望从事哪些其他的工作。

epa03900489 Handout image released 07 October 2013 by the Stanford University of professor Thomas C. Sudhof who shares the 2013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with James E. Rothman and Randy W. Schekman for 'for their discoveries of machinery regulating vesicle traffic, a major transport system in our cells.' EPA/STANFORD UNIVERSITY / HANDOUT EDITORIAL USE ONLY, NO SALES +++(c) dpa - Bildfunk+++

斯坦福大学教授苏德霍夫

德国之声:苏德霍夫先生,祝贺您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项。当您得知这个消息时有何感受?

苏德霍夫(Thomas Südhof):我当然感到十分意外,又很高兴,有点不敢相信又十分开心。我特别是为了我的团队感到高兴,因为对他们来说,在一个有成就的工作室从事研究这点当然十分重要。

您在斯坦福大学工作已经很多年,之前您曾在德国哥廷根的马普研究所(Max-Planck-Institut)进行实验医学研究。德国和美国的科研条件有何不同?

差异相当大。在德国从事科学研究,经费资金很足。而在美国我们必须要努力争取经费。不过在德国,实验室之间的沟通不如美国好。在美国,实验室之间的交流沟通更好,而研究也因此更具有活力。

您现在是诺贝尔奖得主,也许现在有德国机构向您招手?

不,对德国来说,我现在的岁数太大了。虽然在美国,57岁的年龄也并不年轻,不过我在这里还没有像在德国那样马上要迈入退休大军的行列。

A screen displays photos and the names of James E Rothman from the US, Randy W Schekman from the US and Thomas C Suedhof from Germany, all joined winners of the Medicine Nobel Prize, at a press conference to announce the laureates the 2013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on October 7, 2013 at the Nobel Assembly at the Karolinska Institute in Stockholm. AFP PHOTO / JONATHAN NACKSTRAND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JONATHAN NACKSTRAND/AFP/Getty Images)

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得主(从左到右)詹姆斯·罗斯曼(James Rothman)兰迪·舒克曼(Randy Schekman)和托马斯·苏德霍夫(Thomas Südhof)

如果65岁或者是68岁退休的话就意味着,从60岁开始就要逐渐慢慢减少手上的工作。我觉得自己还并不想走出这一步。

您为什么选择从事生物学研究?

我尤其对大脑的研究特别感兴趣。虽然科学还有很多有趣和尚未有答案的问题--比如,宇宙是如何形成和发展的。不过对于我,一个对艺术和文化也很感兴趣的人来讲,大脑是怎样形成想法和感受的这个问题实在是太有趣了。

您求学时几乎科科都是优,除了体育课之外。您还有什么其他的弱点呢?

我本人最大的缺点是没有耐心。我和运动现在已经握手言和。现在我甚至很喜欢做做运动。

不过您的同事透露,您人很好,总是很有耐心……
我觉得我能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急躁(笑)

如果您没有成为一位生物家,您的职业选择会是什么呢?

我对历史,特别是艺术史和文化史都很有兴趣。另外一方面,如果想给世界带来影响,学法律或者是经济都很有帮助。这些知识有可能让人站到一个能积极推动事情的位置上。

对于一位科学家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要是能回答出这个问题就好了。我认为,一个人的好奇心十分重要。不过,拥有贯彻项目,落实事项的精力也十分关键。

您指的是执行力?
对。

执行力能培养出来吗?

我认为,这和一个人的成长环境,是怎样一种性格都有很大的关系。有些人天生就精力过人,我很感恩,自己就属于这类人。

采访记者:Cui Mu 编译:文木

责编:石涛

托马斯·苏德霍夫(Thomas Südhof),1955年生于哥廷根,现为斯坦福大学生物化学教授。在那里,苏德霍夫的研究课题是神经科学中的"突触"。突触是神经系统的中央控制中心。2013年,苏德霍夫和另外两位科学家詹姆斯·罗斯曼(James Rothman)和兰迪·舒克曼(Randy Schekman)共同获得了年度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