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说汉语的德国城市

很多前来德国旅游的中国游客都乐于去小城特里尔进行一次“朝拜”马克思故居的红色之旅。由于中国游客数量不断增加,不少特里尔人都学会了用东方礼节招待这些来自亚洲的客人。但是如果想让中国游客明白特里尔除了马克思故居还有更多吸引人的方面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default

马克思故居

特里尔城中一家出售编筐制品商店的店主格林先生怎么也不敢相信,他店面的照片被作为马克思故居同柏林大教堂,莱茵河河谷以及巴伐利亚州的新天鹅城堡一起刊登在一本印刷精美的介绍德国旅游热点的中国杂志里。由于摄影师的疏忽,格林先生的编筐店变成了马克思故居。

马克思效应

在得知这戏剧性一幕之后,格林立刻把这个故事讲述给特里尔城市报的编辑,很快就连地方电视台都加入了采访报道。媒体的报道为销售不佳的编筐店做了免费却极富效果的广告,街头巷尾人们都在议论着格林店的趣闻,慕名前来的人数也增加了。

真正的马克思故居位于格林店铺斜对面的大桥街(Brueckenstrasse)10号,这是一座粉刷成白色的房屋,镶着绿色的窗户栏杆。房子两边是一家酒馆和一家阿拉伯快餐店。1818年5月5日,被中国人看为最著名的德国人的马克思在这座房子里出生。马克思是吸引众多中国旅游者到访特里尔的重要原因。2004年一年就有28500名中国游客下榻特里尔的宾馆饭店,这一趋势还在不断增长。

不断增加的中国旅游者数量令特里尔的商家暗自欣喜。80多家店面玻璃上都粘贴了红纸黄字写成的“欢迎光临”的条幅。特里尔当地178家贸易,销售以及服务性企业组成的商业联合会还为企业主们专门举办了汉语学习班并介绍讲授中国文化。

香港 《南华早报》以“马克思效应:德国城市说汉语”为题在头版报道中国游客热游特里尔的现象。文章中提到,城中的重要文化景点以及街道的名称都应该用汉语标出。这项建议已经被当地旅游部门采纳。商业联合会主席施莱希特里曼说:“我们还没有取得巨大的成就。如果我们的收入和旅游者数量增长成正比的话,那就令人满意了。”

两年前马克思故居博物馆的负责人波维尔(Beatrix Bouvier)女士开始着手改变博物馆的展出方式和展览内容。她介绍说,新的展览不单纯是介绍历史,同时还介绍世界上如中国,古巴,智利等一些仍将马克思主义作为旗帜的国家政治发展状况。展览所展现的马克思是一位哲学家,社会批评家,以及资本主义制度的天才分析家。参观者在这里看到的听到的不仅是对马克思的赞扬,也有对马克思的批评,同时还可以了解到马克思的私人生活。

深深的敬仰

由于中国旅行者的人数不断增加,博物馆在英语法语导游之外,现在还增加了中文导游。这样,中国游客在博物馆停留的时间明显加长了。

一个由25名中国旅游者组成的参观团在博物馆导游海尔(Ines Herr)女士的介绍下参观马克思故居。他们在频繁拍照的同时对博物馆中一些以复制品形式展出的展品表示失望。当海尔开始介绍马克思的记者生涯时,几位女团员疲惫地坐在椅子上喝起了随身带来的茶水,甚至有人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针和线缝起了大衣扣子。当这些中国旅游者看见一个房间的墙上帖着德国前劳动和社会事务部长布律姆(Norbert Bluem)的名言“马克思死了,耶稣还活着”时,都哈哈大笑起来。

老照片

伟大导师的私生活会让参观者感到尴尬。当海尔女士介绍恩格斯曾经在一封信中抱怨马克思没有参加他妻子的葬礼时,翻译杜征(音译)脸突然红起来。后来她解释说:“马克思的阴暗面是不能公开的!对中国人来说他就是一个神!”

博物馆的最后一间展室展出的是马克思主义在20世纪对世界产生的影响。这当中包括1989年发生在北京的天安门事件的照片。一位中国女游客说:“这些都是中国以前的老照片了,现在可进步多了!”

参观结束之后,参观团代表致词表示感谢并且补充说:“这个博物馆比我们想象的要小得多。”博物馆的留言簿上已经留下上百条中文留言。特里尔大学汉学系的梁(音译)教授正在计划一个专门研究马克思故居留言簿效应的项目,不久以后,人们也许就可以了解到中国游客在马克思故居留下的“秘密”。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