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语言多样化,是威胁还是财富?

世界杯不仅迎来八方宾客,也让德国人领略到语言的多姿多彩.但这在德国是罕见现象,因为德语长期占据主导地位。

default

环境所限,德国成长的孩子(包括移民子女)习惯读的还是德文书

尽管这里有五分之一的外国移民,其中大部分来自土耳其。多数政治家和德国人视语言多样化为威胁,而非财富。德国促进多种语言发展的项目凤毛麟角,其影响力在教育体系更是微乎其微。与澳大利亚有目的地促进多语种发展相比,两国简直天壤地别。

政客鼓励移民尽快掌握德语。“这当然有其意义,” 汉堡大学主攻跨文化教育研究的戈戈林教授解释说。“但光掌握德语是不够的。要像母语一样了解德语。这有历史的原因,我个人认为,同时也有意识的原因。国家和语言关系如此紧密,以至人们完全不能把两者分开来看。历史上这种观点形成于19世纪,它已经非常深刻地扎根于我们的意识,身体乃至感觉里。

另一方面,教授强调语言多样化能够丰富德国文化。移民,移民子女乃至后代能使用母语非常重要,这也是全球化在日常生活中的体现。“德国位居欧洲中央,能同掌握外语的人交流,我视其为德国的机会。曾经我为中小企业做过一项相关研究,很多拥有多语种员工的企业称获益匪浅。”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语言学家克林也补充说,掌握多种语言对于相互的交流是有好处的。尤其是移民国家,许多文化背景相异的人生活在一起。“语言是通向另一种文化的桥梁,它提供了解文化相对性的全新视角。可惜不是很多德国人懂得利用这种语言宝藏,未能足够参与到多语言的社会中。”

澳大利亚非常重视保护现有的240种外语。每天,收音机和电视台用不同的语言播放节目,提起电话就能享受到口译服务,孩子向老人学习语言。学校传授共40多种语言。克林介绍说,“想学习自己学校里不提供的语言,可以星期六参加其他学校的课程。不论是土耳其语,乌克兰语,还是叫不上名字的小语种,它们都享有平等的地位。在高中毕业考试通过了二外,甚至可以得到10%的优惠。”

这种状态正是社民党移民融合发言人奥楚古茨所梦想的。德国学校极少提供耳其语课程,“这是一种资源。不少孩子说土耳其语,他们自然而然具备另一种发展的动力。想想:阿哈!我会说自己的语言,它能帮助我。这就是动力。”

现实是,学习母语的竞争力小得可怜。而缺乏德语知识导致不少移民子女升入考不上大学的高中,这同智商高低无关。他接着说,“这是我们的贫穷证书。别的欧洲国家已迅速反应,对教育体系进行改革。德国却仍停留在讨论阶段:我们要的究竟是什么,双语多语究竟好不好。我相信,它对所有人都有好处。当很多人走上这条道路,他们就从中发现乐趣。”

一些幼儿园提倡幼儿早期外语教育,然而这不过个别现象,因为缺乏师资。尽可能早地接触外语,德国孩子也能从中受益。戈戈林教授解释说,“早期接触外语,要尽可能学习比如结构等差异较大的语言,这样将来学习其他语言更轻松。” 教授的声音目前势单力薄,但是她希望有一天权利阶层能被自己的观点打动 。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