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2015年,可怕的一年

过去一年的媒体头条往往都是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好消息。德国之声主编Alexander Kudascheff认为,虽然不能说是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性时代,但世界确实是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5年是一个可怕的年份,一个令人压抑的年份,充满危机、战争和灾难。旧秩序被摧毁,恐怖主义者在巴黎、贝鲁特和巴马科耀武扬威。全球政治和社会秩序都在经历巨大转变。这是新纪元的到来吗?一个新的历史时代正在降临?

1989年,美国历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宣称"历史终结"。他当时信心满满地认为,共产阵营的分崩离析宣告西方自由民主体制的最终胜利。四分之一世纪之后,我们只能说:这是一个错误的判断。事实恰恰相反:全球政治陷入一片混乱。世界始终处于震荡之中,而震中则是中东。

"伊斯兰国"的崛起改变了整个地区

一条似乎颠簸不破的真理是:只要不解决巴勒斯坦冲突,中东就永无宁日。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巴勒斯坦人的未来命运问题必须得到解决。但是,在2015年,巴以冲突却完全退出了舞台的中心。"伊斯兰国"的迅速崛起、其毫无底限的残暴行径以及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统治,还有他们以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为依归重建哈里发神权国家的意愿,让中东地区天翻地覆。一战之后建立并延续迄今的中东秩序在百年之后荡然无存。库尔德人重新开始他们的建国梦想。叙利亚人和伊拉克人则不得不为担心,国家有朝一日会遭灭顶之灾,或变得面目全非。

恐怖主义从中东蔓延各地。从孟加拉国到马里,伊斯兰极端主义让世界各地都鸡犬不宁。从亚洲直到非洲,全球各地都成为危机地带。从"基地"到"博科圣地",从"叙利亚支持阵线"到"索马里青年党",各种极端组织层出不穷。而伊斯兰极端主义的爆炸性威力也扩散到欧洲。巴黎两次遭到恐怖袭击,而这也让欧洲大陆失去了自我安全感。尽管尤其是德国、瑞典和奥地利等国接受了大批难民,欧洲还是逐渐关上了大门。各国管制边境,争执不休。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和团体的兴起即让人无法忽视,又令人惶恐不安。而人们还未就此找到政治或社会层面的应对之道。

除此之外,一场战争在欧洲的眼皮底下爆发-乌克兰。无论如何,人们终于让冲突暂时停止,而这也要感谢德法之间的合作。不过,这也是人们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欧洲在外交方面的软肋在这场冲突中尽显无遗:缺乏行动力,信心不足。默克尔在难民政策上高呼"我们能做到",但在欧盟层面人们却无法如此充满信心,取而代之的是惊惧怀疑。对于一个希望在世界政治政治中扮演角色的欧洲而言,这实在是不太够格。

俄罗斯重回世界舞台

2015年还让人们认识到两点:尽管倍受制裁,俄罗斯依然重返世界舞台。普京运用权术重新稳定局势,而奥巴马领导的美国则主动退缩。在美国正在进行的选战中便可看出这一点,而任期还剩一年的奥巴马心里也打着如意小算盘:他甚深知,美国无法像从前那样试图解决世界所有问题,也不再愿意这样做。

2015年并非一个划时代的年份。但显而易见的是,全球各地的危机彼此交错,而寻找全球性解决方案日益困难。其结果是:政界越来越倾向于民族主义,而联合国则只是一个舞台,人们上台只是为了演戏,而不是寻找答案。正因如此,2015年是一个令人压抑和可怕的年份,而2016年也丝毫不见改善的希望。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