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默克尔丢失地盘

难民议题动员了选民。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项党"成为大赢家:许多选民感觉自己未受到建制政党的重视。

(德国之声中文网)巴登-符腾堡、莱茵兰-普法尔茨和萨克森-安哈特三个联邦州的选举结果并不出人意外。它折射了默克尔总理"开放边界政策"在德国社会中引发的动荡。有积极意义的是,与5年前相比,此次有更多选民投出了自己的一票。不过,使各建制政党恼火的是,很多选民把选票投给了将立即停止收容难民作为其目标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项党(AfD)。

Deutschland Landtagswahl 2016 Frauke Petry AfD

选项党领导层喜不自胜

难民政策遭质疑

选举结果首先意味着联邦政府总理默克尔的一次大失分。正是这位基民盟主席确定了现行难民政策的方向。在其传统堡垒-巴符州,基民盟从1952年以来首次失去第一大党地位;在莱茵兰-普法尔茨州,该党也失去大量选票。悖论的是,该党之所以未落入更惨境地,竟很可能是由于受默克尔严厉抨击的奥地利和东南欧诸国对"巴尔干路线"的关闭。70%的选民表示,一段时间来,不再有那么多难民进入德国,让自己"松了口气"。

同时,这一投票结果也意味着对柏林政府提出一个再明白不过的要求:阻止难民数量再度增加。在联邦大联合政府中,长期抵制默克尔"欢迎文化"的巴伐利亚州基社盟将感到自己的立场得到了证实。欧盟/土耳其布鲁塞尔峰会召开前4天,默克尔在欧洲也受到更大压力。奥地利总理费曼(Werner Faymann)昨天(3月13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要求默克尔通过设定收容上限,阻止前往德国的"难民竞赛"。

Deutschland Landtagswahl Baden-Württemberg Winfried Kretschmann

巴符州绿党籍州长克雷奇曼

"全民党"疾速坠落

此次三州选举结果显示出,难民危机动摇了德国现有政党体系。除基民盟外,迄今的第二大"全民党"-社会民主党也继续下坠。选民中的多数表示,他们不清楚,社民党的主张到底是什么。这一现象也与难民危机有关。社民党主席加布里尔在难民政策上的投机取巧行为,让人大跌眼镜。

Deutschland Katja Kipping Die Linke PK zur Landtagswahlen

左翼党主席基平大失所望

联盟党和社民党这两个"巨人"可以分别寻求对方当执政小伙伴的时代已然一去不返。在欧洲其它国家早属正常的现象也开始进入了德国:各党的固定选民数量减少;议会和政府的色彩更加斑驳;政府的组建更形困难。甚至连人们惯称的由基民盟和社民党组成的"大联合"也难以在巴符州生存。这在各州历史上还是破天荒第一次。

另一个旧面孔亦逐渐走出低谷:2013年,自由民主党离开联邦议院,现在,继汉堡和不来梅后,该党重又进入巴符和莱普两州议会。相反,拒绝收紧避难法、拒绝任何限制难民数量措施的左翼党则在德国东部地区受罚:在萨克森-安哈特州,指望在那里赢得州长宝座的左翼党甚至落到了选项党的后面。

选项党挑战建制党

Pater Ludger Hillebrand vom Jesuiten-Flüchtlingsdienst

本文作者

德国选项党萨克森-安哈特州首席竞选人波根堡(André Poggenburg)不无自得地说,他的党在昨天的选举日为民主制度作出了最大贡献,因为,他的党吸引了更多的选民参加了选举。的确,这个右翼民粹主义政党从所有竞争对手那里都挖走了选票,不过,最多的选票还是来自所谓的"不投票选民 "阵营。尤其在难民议题上,多数选民感觉自己未受到建制政党的重视,四分之一的人认为, 选项党更理解自己的忧虑。不过,多数选民同时也认为,选项党是一个抗议型政党,虽能"直言其事",但拿不出解决问题的方案。

选项党目前已进入8个州议会,亦大有可能于2017年进军联邦议院。根据政党研究专家的看法,导致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也在于,默克尔所领导的基民盟更靠近中间,从而在右翼为一个新政党留下了空间。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