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选民二度授权

希腊又进行了选举,春风得意的胜者又是齐普拉斯。闹事的党内极左派别甩掉了。不过,他会落实所必须的改革吗?德国之声评论员Spiros Moskovou对此持怀疑态度。

(德国之声中文网)还在今年1月,多数选民就对激进左翼联盟的这位领袖表达了信任,相信他能减轻过去5年的财政紧缩政策在希腊造成的后果。齐普拉斯当时承诺终结紧缩路线。然而,承诺并未兑现。经数月谈判,他终究不得不在最后一刻同国际贷款方达成第三个一揽子救助计划,以使希腊免遭退出欧元区的命运。

现在,齐普拉斯从人民那里获得第二次授权。多数希腊人赞赏他转向务实,继续信任他能"人道"进行改革。这些改革措施无可避免,并且还必须立即贯彻。从激进左翼联盟中分离出来的极左派别竟连进入议会的资格都未得到。

齐普拉斯没变?

尽管如此,齐普拉斯及其卸下了极左翼派别重负的激进左翼联盟是否有能力推进希腊的现代化,依然让人质疑。5年来,先后已有5届各种政党和派别组成的政府没有完成这一任务从而出局。国际出资人的要求一直没变:建立一个有效的公共体系,一个有竞争力的经济,打击腐败和偷漏税。旧有的政党都未成功;激进左翼联盟在其授权执政的头7个月内也无明显建树。齐普拉斯首届政府采取的首批措施更多显示的是一种往后看的倾向,是对国家的崇拜,把国家作为尽可能赡养每一个子民的"父亲"。

Moskovou Spiros Kommentarbild App

本文作者

第二届齐普拉斯政府会推行另一种政策吗?似乎不会。还在大选之夜,就已清楚,谁该让齐普拉斯获得议会多数:他迄今的联合内阁伙伴,卡门诺斯( Panos Kammenos)领导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独立希腊人"。齐普拉斯恐怕连想都没有想过,是否能联合亲欧洲力量,例如社会民主主义的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党(Pasok)或中间派政党"河流党"(To Potami)共同承担执政责任。齐普拉斯显然无意寻求旨在国家长期康复的广泛政治基础。他强调左翼阵营的道德和政治清纯,却与令人难以承受的右翼民粹主义分子联合执政。

老手法

在新近的一次电视采访中,齐普拉斯偶然承认,他在与各伙伴的长达数月的艰难谈判中才识见了"金钱的力量"。人们有理由怀疑,这位缺乏经验的魅力型政治家真的认识到了或觉察到了希腊在欧洲内部、尤其是欧元区框架内实现现代化的必要性。他那来自20世纪的老套的左倾雄辩术、已遭惩罚的希腊老政党掌权的所有手段和戏法、他以大众的名义表现出来、却恰恰危及大众生活水平的那种轻率,都让人对希腊的未来难以抱有希望。在希腊当代史上,首次有多达45%的选民远离投票箱,便也就不是偶然的了。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