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西方在叙利亚能做什么?

如何减少逃往欧洲的难民数量?标准答案是“解决逃难的根源问题”。德国之声主编Alexander Kudascheff认为,从叙利亚的情况来看,这个答案说来容易做来难。

( 德国之声中文网)四年以来,叙利亚战火喧嚣、民不聊生。逾25万人丧生。上百万人背井离乡,他们在黎巴嫩、土耳其和约旦停留,一直希望战争结束,但是事如愿违,他们现在又踏上了前往欧洲之路。

以战养战

叙利亚早已支离破碎。阿萨德虽然还在大马士革和该国的阿拉维派地区执政,但是在大片区域却遭到所谓的"伊斯兰国"和同样血腥凶残的"胜利阵线"(Al-Nusra-Front 又译:努斯拉阵线)肆虐。叙利亚民主反对派也会时不时地守住一两个城市。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战争还没有让该国流尽最后一滴血,它还远不会因为各方精疲力尽而结束。

那该怎么办呢?军事手段是解决办法之一:西方应该插手吗?应该介入哪一方?主要是以应以哪一方为敌?打击"伊斯兰国"?这当然是理性的选择,但是仅靠空袭也不行。向自封的"伊斯兰国"领导人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宣战,也会间接助长在大马士革的阿萨德的势力。这也有违众愿。因为阿萨德应该最先为叙利亚的死难者负责。更没有人愿意派遣地面部队与阿萨德和"伊斯兰国"展开双线作战。另外,从土耳其打击"伊斯兰国"和库尔德工人党(PKK)的方式可以看出,这样的行动会多么棘手,而且毫无成效。

Alexander Kudascheff DW Chefredakteur Kommentar Bild

德国之声主编Alexander Kudascheff

复杂的谈判

这样看来,就只剩外交解决手段了。更恰当的说法也许是:外交解决尝试。只有与阿萨德交谈,这个方法才可行。必须要把他拉到谈判桌上来,这对阿萨德的民主反对派则将是无法接受的事。但是他们可能不得不接受,特别是当如下的希望存在:阿萨德只是解决问题的一个工具(问题解决后就没用了)。因为他不会自行离开-毕竟也无处可去,所以俄罗斯则成为可能的谈判伙伴,伊朗亦然。届时必然是一轮参与者众多的大型谈判:华盛顿、莫斯科、欧盟、伊朗和沙特阿拉伯。而沙特是阿萨德的宿敌、也是和伊朗争夺伊斯兰世界的领导地位的死对头。最晚到这个阶段,问题就会难上加难甚至到不可解决的地步。也许还是不让沙伊两国参与的好。但是它们会接受吗?

因为伊朗核协议达成以来,正是沙特阿拉伯一直在心怀疑虑地关注伊朗地位上升和回归国际政治舞台。沙特其实希望避免伊朗的回归,甚至认为有必要的话,可以和以色列合作。在以色列看来,达成伊朗核协议是致命的错误。

寻求谈判解决手段的尝试将会演变成"外交弹珠游戏":希望渺茫,旷日持久。这一尝试需要时间,但是被百般折磨的人民却早就没时间了。但是,军事干预也没用,至少也不会百分之百见效。那到底要怎样才能结束这场疯狂的内战呢?目前无人知道答案。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