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英雄1989 “大嘴”2016

德国之声评论员 Marcel Fürstenau认为,谁在德国统一日呼喊“我们是人民”这样的口号,谁便是在背叛1989年的理念。

Deutschland Protest am Tag der Deutschen Einheit (Reuters/F. Bensch)

2016年10月3日德国统一日,德累斯顿抗议默克尔政策的示威队伍

(德国之声中文网)事态是严峻的:10月3日德国统一日那天,来自德累斯顿的画面损害了该市的形象。不仅如此:它也损害了德国。整个世界都会问:德国是怎么了?在这个国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这个因其经济实力而广受赞扬的国家,在这个对很多人—不仅是难民,而且是全球各个角落的人—而言意味着个人未来的国家?四分之一世纪前,整个世界因那场不流血的和平革命成功而惊赞,为经由示威将一个专制政权赶下台去的勇敢的东德人民而欢呼。当年的那句著名口号便是:“我们是人民”。


若非先有一小批东德公民维权人士展示出来的勇气,当年就不会有后来风起云涌的民众运动。面对人民大众,政治局的那些老人和国安部的秘密警察们害怕至极,并终竟失去对政权的掌控。不过,在抗议者们的凯旋中也隐藏下了一些种子,并由此孳生出一批“失意者”。失意者们各色各样,其中就有不少公民维权者,他们的理念与一定程度上相当残酷的市场经济民主猛烈撞击。1989年的英雄中只有少数几个能够或愿意在西德式政治生活里站住脚,这绝非偶然。

Montagsdemonstrationen 1989 (picture-alliance/dpa)

1989年柏林亚历山大广场上抗议民德专制统治的示威队伍


法治限制国家滥权


一些人因失望而离去。不过,他们永远不会忘记,与别的社会制度相比,这个出于各种原因而不完美的民主制依然弥足珍贵。民主制虽不是完美的解决办法,却能保护个人不受国家专权恣意侵犯。这是一个值得捍卫的崇高价值。属于民主制题中应有之义的便是,她的对手、甚至敌人,也享有与她的最热情崇拜者同等的权利。
因此,仇外的“佩基达”(Pegida爱国主义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运动成员等一类人也能够传播其缺乏同情心的观点。他们拒绝具穆斯林信仰的人,当然,也拒绝难民。他们挥舞德国国旗,佩戴基督教十字架。但是,他们之远离博爱精神,一如他们鄙弃基本法中的价值观。德国有史以来最好宪法中的第一条的规定,他们只取来为自己所用:“人的尊严不受侵犯”。他们亵渎言论及示威自由权,因为,他们将之视为可以不宽容及诅咒观念不同者的许可证。

Deutsche Welle Marcel Fürstenau Kommentarbild ohne Mikrofon (DW )

本文作者

1989年,人们也呼喊“不要暴力!”


“我们是人民”这一口号从他们的口中传出,听上去何其空洞并充满讽刺意味!2015年,社民党主席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将他们称为“乌合之众”。这种说法,的确于事无补。却已表现出毫无倾听他人观点、开展对话愿望的,恰是这些示威者自己。萨克森州州长蒂利希(Stanislaw Tillich)、联邦议院议长拉默特(Norbert Lammert)在德国统一日的致辞被充满仇恨的呼喊声所淹没。此时此刻,联邦总理默克尔和其他人要求人们采取尊重他人的态度,或许显得无助、无望,但依然是正确的反应。
这里需补充一点:当年呼喊“我们是人民”的人,同时也高喊过“不要暴力!”。当时,所有各方都谨守了这一原则。今天,情况全然不同。语言粗鲁了,行为亦然。动口之后便是动手。前因后果,明确无误。1989年的英雄们是勇敢,2016年的“大嘴”们则属卑怯。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