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英国全民公投应延后举行

英国女议员乔·考克斯(Jo Cox)遇刺身亡;另一名男子受伤。英国有关"退盟"的公投处在仇恨的阴影中。德国之声评论员Bernd Riegert认为,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英国处在震惊中。不仅如此。很多对英国的全民公投感兴趣的欧洲人、很多在布鲁塞尔担负重任的欧洲人,同样震惊。人们不能不自问:这一切值得吗?有关英国所走路线的政治争执导致了一个人的死亡,这怎么可以?

那位怯懦的凶手似乎是因恨而杀人。遇害女议员哀伤的丈夫也这么看。对政界人士的仇恨、对上层的仇恨、对那个完全错误的欧盟图像的仇恨。它不仅是对一位母亲、一个政治天才的阴险而毫无意义的谋杀,它也是对英国民主制度的攻击。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的?

两边阵营都以罕见的无情态度、令人难以置信的诬陷战、说谎、错误数字、荒唐言辞及耸人听闻的手段,毒化了政治气候。"退盟"的赞成者挥舞"希特勒"、"苏联"、"入侵"和"难民潮"大棒,恐吓人们;"退盟"的反对者们则强调世界和平、富裕生活和欧洲将整个儿受到威胁。反对者们虽也制造害怕情绪,但远未像右翼民粹主义的"退出"运动那么偏激。教条主义的独立党主席法拉奇(Nigel Farage)应该自问,是不是把弦绷得太紧了。

Riegert Bernd Kommentarbild App

本文作者

极右翼政党-"英国优先"党走得更远。该党在网页上声称,仇恨白人左翼人士和批评性记者。凶手在实施这一令人不齿的行为时是否呼喊过"英国优先"的口号,目前尚不清楚,但有目击者称,凶手就是这么做的。"英国优先"党的一名发言人恬不知耻地否认两者间有任何关联,并攻击媒体的相关报道。

虽然,英国各政党、激烈的全民公决宣传战中的各阵营对此次犯罪行为不负法律责任,但有政治责任,要对可能使作案人受到鼓动的那种氛围的产生承担责任。联合王国在同北爱尔兰恐怖主义分子的冲突中经历过政治谋杀。然而,最后一次刺杀议员的犯罪行为发生在26年前。

在德国,政治情绪也越来越富于攻击性。围绕难民政策,来自右翼和左翼的有政治动机的暴力在增加。在德国,也发生过类似于谋杀考克斯行为的刺杀事件。所幸,前社民党总理候选人拉方丹(Oskar Lafontaine,1990)、前联邦内政部长朔伊布勒(Wolfang Schäuble,1990)以及前科隆市长候选人雷克尔(Henriette Reker,2015)活了下来。(译者注:拉方丹,朔伊布勒和雷克尔曾分别在选战或政治集会期间遭到"精神错乱者"刺杀受重伤,基民盟籍的朔伊布勒还落下下肢瘫痪,但三人均得以幸存。)

根据现计划,一周后,英国人要举行全民公投,决定是否退出欧盟。现在,这还可能吗?欧盟的赞同者暂停宣传战24小时,"退盟"阵营也已跟进。但是,停战一天是不够的:全民公决应延后数星期,以便使情绪平静下来,清除宣传战里的害怕和仇恨。现在,应该退后一步,并扪心自问,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我们真的愿意继续这么下去吗?至少,这一点是眼下的英国有欠于考克斯及其家属的。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