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犹疑不定的强国

统一的德国仍然令人捉摸不透:成功强大受人爱戴,却又不自信。德国之声主编Alexander Kudascheff认为,虽然不再有人对这个国家产生恐惧,但它却是让人费解。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统一已25周年,在这25年里,东部和西部成长为一体,但在许多领域,东西仍然不同,彼此陌生。对于这种现象德国人自然不满,但抱怨又恰恰是德国人的典型特征。因为德国不仅西部与南部不同,北部与东部也不同,而这种不同是德国历史的一部分。我们西部邻国法国人自然而然认同的中央制国家,德国人却不认同。德国历来就是一个以各州、各地区以及各种不同而著称的联盟。

统一这一政治奇迹发生后,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了,德国现在成了一个人们喜爱的国家,一个受到认可的国家,一个举足轻重的国家。她蕴含了难以置信的经济创造力,拥有一个受到全球赞叹的福利制度。她不依赖军事强权,不靠武器威胁,而是讲求外交,强调克制,说服对方。它是一个非常文明的共和国,反例便是德意志帝国,当年先是邻国、后来整个世界都对其抱以恐惧。

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之一

全世界的眼光都投向德国,尤其投向默克尔。尽管不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但德国和默克尔总理的言行却有着不可忽视的分量,不仅在欧洲是这样,世界各地也是如此。德国,这个谨小慎微、犹疑不决的大国已成为重要的政治经济力量,是世界上5个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之一。然而,德国仍然是一个不很自信的国家:对自己不自信,因为德国对其扮演的新的角色、人们对它的期待,有些茫然并不知所措。它清楚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甚至发誓这样去做,但内心深处它并不愿意,而且受到大部分民众的支持。

Kudascheff Alexander Kommentarbild App

德国之声主编Alexander Kudascheff

从政治角度而言,德国深植于西方体系。像过去那样朝秦暮楚的政策已无法想像。但这个共和国仍然摇摆不定:在启蒙运动后理性政治主导的现实主义与似乎不可战胜的浪漫主义、慷慨热情与不可捉摸之间,德国摇摆不定。即便是堪称"理性化身"的默克尔总理也同此脱不了干系。比如,日本发生核灾难后,默克尔立即宣布能源转型,而没有考虑该政策对德国这个工业国家产生的经济得失。又比如,在目前的难民危机中,她出于人道原因,架空了所有相关规定和契约,敞开边境。默克尔的做法让欧洲邻国颇为惊异,而且产生隔阂。他们认为这是"道德帝国主义"在大行其道,令人错愕不已。

德国对浪漫主义的偏爱

另一方面,在欧洲层面,比如在欧元危机中,德国扮演了严格训导者的角色,当然,"施瓦本家庭妇女"的形象会更亲切些。德国的做法不仅让雅典难以接受,即便马德里和巴黎也都很不舒服。德国在这里大秀其经济肌肉,制定其他欧洲伙伴必须遵守的规则。 她在这里充分实践其担负的责任,但却不得不忍受批评的声音。以德国的眼光看:实在太不公平。

海涅在大约170年前写道,"夜间一想到德国,我便失眠。"这样的情景早已过去。但德国仍然是一个卢梭比伏尔泰和洛克更为推崇的国家。换言之,在这个国家,人们更容易受到浪漫情怀的感染,而更少地以理智和务实精神去参与行动。这不会让人失眠,但会让我们的朋友、邻居以及伙伴深感不安。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