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评论:永远不要忘记!

奥斯威辛是纳粹罪孽的同义词。德国之声评论员Christoph Strack认为,今年可能是最后一次与当年的幸存者共同纪念奥斯威辛集中营得到解放,其意义更加特殊。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奥斯威辛(Auschwitz)—德国最大集中营和灭绝营—标志着纳粹的疯狂。鉴于亲见人竟会如此非人性、德国人给来自这么多国家的人制造的痛苦,谁不会在参观了如今的这一纪念馆后难以言对!

奥斯威辛的幸存者中有不少人再未重返此地。埃莫里(Jean Amery), 波罗夫斯基(Tadeusz Borowski), 列维(Primo Levi)无法继续存活,在1945后的数年或数十年后,他们相继自杀。陪伴或观察过奥斯威辛前囚徒的人都会感觉到,当事人永远都处于恐怖状态下。画面永存,痛苦永在。参观者中有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当年还是孩童的他们,就在这里失去了父母和兄弟姐妹。他们永远不会忘记不得不放开亲人之手的那一刻。2005年的那一次盛大纪念仪式过程中,突然出现一位佝偻老人,他蹒跚走过各国政要和官方客人行列,在台前跪下,亲吻石块,然后,哽咽着,悄然离去。这幅图象、这一场景比当天的所有其他演说都更多地描述了这个地方的令人不可理解性。

与幸存者的最后一次共同纪念

周二(1月27日),又有数百名幸存者来到奥斯威辛—比肯瑙(Auschwitz-Birkenau),来自众多国家的犹太人,其中也有约百名当年的波兰囚徒。这是最后一次有这么多时间证人参加纪念活动,将给这一个1月27日打上深深的烙印。趁他们仍健在之时,我们应倾听他们的声音。他们的陈述应成为我们的使命。

Christoph Strack Redakteur im DW Hauptstadtstudio

本文作者

历时50多年之后,德国人才终于将奥斯威辛集中营得到解放这一天作为纳粹受害人纪念日、联邦议院并在这一天专门召开会议。可惜的是,今年,当人们的目光如此聚焦幸存者时,他们当中竟没有一个人能作演讲,而只有联邦总统发言。

纪念能收到效果吗?德国人愿意承担这永远无可推卸的责任吗?数天前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让人诧异。根据这一调查结果,81%的被询问者希望让迫害犹太人的历史“成为过去”。另一方面,不论是老联邦州,还是新联邦州,参观各地纳粹集中营纪念馆的人数均明显增加。去年,奥斯威辛—比肯瑙纪念馆创下超过150万参观人次的纪录。这表明,对犹太大屠杀的纪念依然活跃,但并非毋庸置疑之举,更远不是一种社会共识。德国青少年们在学期间早晚去参观一次纳粹集中营,尚未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是为什么?

保持清醒

右翼民粹主义运动甚嚣尘上、新形式的示威、在网上或通过麦克风传播、表达种族主义仇外言论的那种让人明显感觉到的嚣张,—这些天以来的情况尤其告诉了人们,保持对纳粹暴行灾难的纪念何其重要。人们必须警醒。永远不能让纪念仅成为一种程式,而是必须要有具体结果。

一再以犹太人大屠杀作为作品题材的法国电影制片人朗兹曼(Claude Lanzmann)指出,他所关心的是“前事不忘,后世之师”,是对当世所立足于其上的事情的认识。奥斯威辛便属于这样的“事情”,让人永远不会变成“非人”的责任也属于这样的“事情”。对此,我们不仅仅是对受害人负有责任,而且是对整个社会负有责任,这个社会应永远是一个人性的社会。

奥斯威辛—让人毛骨悚然之地。这一地名不会改变。作为提醒,作为责任。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