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欧洲该如何分配庇护申请人

庇护申请人数量不断增加,欧洲束手无策。负担分配过于不公。然而,谁愿真的改变这一状况?德国之声评论员Bernd Riegert认为,大多数欧盟成员国对此毫无兴趣。

(德国之声中文网)25年前,欧盟成员国签署了所谓的《都柏林公约》,为收容庇护申请人制定了规章。当时的设想是,各国由此不再相互推诿对庇护申请人的责任。

然而,都柏林协议中的首批规定尚未生效,便已爆发激烈争议,其焦点是:分配比例是否公平,以及是否能付诸实施。现在,已经是都柏林第三阶段规章。其核心依然是,根据欧洲法律,避难申请人首次抵达的欧盟成员国负责其登记和避难申请程序。

多年来,难民逃亡路线大有变化,目前,首次入境者带来的负担主要落在希腊和意大利这两个国家。依据欧洲周围危机地区冲突情况的变化,庇护申请人的来源国亦一再更动。自叙利亚内战爆发,数年来,庇护申请人数量急剧上升。

可以说,我们目前经历的这一危机本来是可以预见的。庇护申请人数量增加,这一现象其实并不出人意料。还在2014年10月的欧盟成员国内政部长非正式会议上就因相关预测敲起过警钟。但是,欧盟内为此做准备的,显然只有少数国家。在庇护问题上,常常不是有预见性的行动,而是临时做出反应。或许,大家都暗暗希望,难民们会去敲邻国的大门。

都柏林协议成一纸空文

不过,这一愿望完全落空。今年以来,多个移民运动在欧洲边界线上汇集: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战争难民;来自厄立特里亚和尼日利亚的政治难民;来自非洲多国以及西部巴尔干地区的经济难民。若按都柏林第三阶段规章,希腊、意大利、保加利亚和匈牙利应对庇护申请者中的大多数承担收容责任。

但是,正像默克尔总理在接受德国电视二台采访中首次公开承认的那样,都柏林法律框架已不起任何作用。鉴于数量庞大,一些国家已无法以保障人格尊严的方式收容难民;一些国家本来也无意这么做。

Riegert Bernd Kommentarbild App

本文作者

例如,在希腊科斯岛(Kos)上的状况便非常严重,令人遗憾,但是,尽管布鲁塞尔(欧盟总部)愿提供资金,希腊国家多年来已无能力也缺意愿,建立起有效的收容机制。意大利的情况也大致相同。该国登记的难民人数远少于实际人数。很多难民不受任何阻碍,径直继续往北涌去。

这些地中海南岸国家一再指出,由它们承担最大负担是不公平的。这一说法并非全无道理。因此,若整个欧盟领导层现在能承认:都柏林公约已然寿终正寝,那该是好事情。但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做?

定额分配得不到多数支持

欧盟成员国磋商建立一种新的收容机制已经多年。欧委会建议实施一种先以自愿为基础的配额制。目前,只有5个国家接收大量庇护申请。若实施配额制,它们将会受益,而其它25国则必须收容更多庇护申请者。因此,尤其是英国、西班牙以及很多东欧国家不赞同配额制。

就此而言,联邦总理默克尔宣布,难民问题是下一个重大项目,那是一件好事情。欧盟可以通过这一项目显示,有能力共同行动。

围绕公平分配和统一的庇护申请体系,欧洲已争论了20年。德国对进一步完善相关体系有着强烈兴趣,因为,目前在德提出庇护申请人的数量要多于根据理论额度而必须收容的数量。若按理论额度,德国应收容16%的难民。而现在,前往德国的庇护申请者数量占欧盟境内总数的30%。

空话太多

鉴于28个成员国各有不同利益,在可见的将来,不可能找到能为大家所接受的分配比例。因此,欧委会主席容克关于各成员国应互相表现出更多团结精神的呼吁完全落空。转变移民、迁徙和庇护问题上的立场,还需要很长时间。

人们已不愿再提及一再发出的关于要同来源国合作的誓言了,因为,这样的表态已经太多太滥。对叙利亚、利比亚、厄立特里亚和其它国家的当权者来说,国民逃难的原因及其命运,全无所谓。

或许,欧盟至少能够对若干温和些的非洲来源国和巴尔干民主国家施加影响。为此,已计划于下周和今年11月分别召开欧盟—非洲峰会和西巴尔干会议。这两次会议必须正视事实,就具体步骤做出决定。不过,这一要求几乎已像都柏林协议那么老了:25年。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