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欧洲让自己显得可笑

围绕希腊债务的闹剧现在进入了加演时段。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不禁想问,欧洲货币联盟究竟还想被希腊牵着鼻子走多久?

(德国之声中文网) 希腊政府实现了他们的目标:周一的

欧盟特别峰会

原本是要讨论希腊提出的改革建议的,但希腊再一次在最后时分才

提交建议

。由此,希腊也再次赢得了将近一星期的时间。时间就是金钱,具体而言,这拖延的一个星期能够为雅典带来数十亿欧元的收入,从而进一步加大谈判筹码。就在上周,希腊人从他们的银行账户里提走了将近50亿欧元的资金;而为了避免希腊银行体系崩溃,欧洲央行已经将

紧急贷款

(ELA应急流动性援助)上限提升到近900亿欧元。

如果希腊真的退出了欧元区

,那其他欧元国可就只能看着这些紧急贷款打水漂了。简而言之:谈判拖得越久,其他欧元国的担保风险就越大,从而进一步加大希腊政府的谈判筹码。

在过去几个月间,有两种令人不安的趋势在加剧:一个微不足道的经济体能够讹诈整个货币联盟;而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则轻而易举地让欧元区各国背负起越来越大的风险。

欧元的先天缺陷

这种趋势,可能是欧元的设计缺陷造成的。当初,在没有形成政治联邦的情况下,货币联盟就抢先出世,即各个拥有独立自主财政经济权的主权国家共享同一种货币。而且,这个货币联盟既没有破产程序,也没有退出机制。货币联盟被坚信是不可逆转的。如果这个货币联盟内,各地的经济水平较为均一、各成员国的财政及社会政策较为相近的话,这一货币联盟兴许能够成功。

欧元在最初的成功,让人不禁有些飘飘然。在接纳希腊加入货币联盟时,尽管不少政界人士以及经济学家都有些担忧,但他们同时也认为,这么小的一个经济体不至于拖累整个欧元区。

但现在的事实证明,他们都想错了。五年来,欧洲货币联盟都身陷希腊债务之泥潭而不能自拔。今年的左翼希腊新政府上台后,也同样没能为希腊经济复苏作出规划。德国智库"欧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弗斯特(Clemens Fuest)有一句话说得很对:"希腊总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的规划就是雇佣更多公务员、企业国有化、让他国民众为此埋单。"

Zhang Danhong Kommentarbild App

德国之声经济新闻部记者张丹红

坦然面对现实 摒弃教条主义

除了和雅典继续谈判,欧元区政界高层更应该考虑,现在是不是到了摒弃"货币联盟不可逆转"这一教条的时候了。如果希腊脱离欧元区,既不会导致欧元走向穷途末路,也不会导致欧洲分崩离析。恰恰相反:欧元区其他国家能够更为紧密地共同成长、敢于迈出更大的一体化步伐。希腊则继续保留欧盟成员国的身份,并且可以在将来该国实现经济现代化、并通过汇率浮动机制重获贸易竞争力时,再次加入欧元区。毕竟现在也有九个欧盟成员国并不使用欧元。

不过,就目前看来,欧元区没有这个胆量。整个世界依然在看着希腊这样的小国如何讹诈整个欧洲致其瘫痪。欧盟各机构以及政界高层依然和雅典在争吵,而争论的话题则是酒店业是否能够享有优惠税率。政客们在寻找哪怕一丁点的共识,然后将其包装成了不起的成就向选民吹嘘。而希腊政府则依旧在大作表面文章,同时日复一日地推高对欧元区的威胁筹码。只要政界没有能够作出决定,就只能继续依靠欧洲央行(紧急贷款);而只要欧洲央行继续拖延宣告希腊的破产,双方就依然会有很多时间用来谈判。

观看视频 01:45

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