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评论:欧洲仍不让希腊崩盘

封锁、中止、恫吓:一如在一出古典剧里那样,无人知道希腊走出债务的出路。记者Bernd Riegert怀疑,可能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出路。

(德国之声中文网)不存在希腊退出欧元共同体这样的事情。句号。终结。完了。—这句话是联邦德国总理默克尔3月19日在欧盟希腊危机峰会上说的。峰会的其余参与者将这句话理解为一项指示、指令,而非一种纯粹的梦想。德国有意要让希腊留在欧元区内。这不是因为雅典现在的左—右翼极端政府有一个令人信服的方案,而是因为欧洲不能失去这个最弱的成员。否则,这个货币共同体的可信度便会丧失净尽,欧元币值会一落千丈,欧洲融合进程将遭受严重打击。

最重要的一点是,导致这一灾难的责任将算在据称在经济和政治上在欧洲说了算的德国头上。希腊人本来就这么看,其它诸多欧洲国家政府和这出冗长戏剧的国际观察员们也这么看。德国总理默克尔无论如何都要避免沦入这一境地。不能有对德国的指责,何况是那种不公平、不公正的指责。

Deutsche Welle Bernd Riegert

本文作者、德国之声驻布鲁塞尔记者 Bernd Riegert

正因此,悲剧目前在布鲁塞尔的舞台上继续上演。希腊以自己的崩盘相威胁,并提交了一份不充分的改革建议清单。欧元区伙伴们拒绝了这一清单,并几乎完全旋紧了资金流龙头,以增加施压。眼下,雅典甚至无法销售短期国债。欧洲央行暂时停止了对希腊的资金供应。

尽管双方都信誓旦旦,作出完全不同的表态,实际上却都在向对方施压。就像在看一出风格真实的悲剧一样,观者叹息、惊悚有加。只不过,人们禁不住要问,何时会出现净化心灵的“卡塔西斯(Katharsis)”,从而给观众—欧洲的纳税者们,带来解脱?希腊需要资金,因而将脱离欧元作为最后要挟手段。欧元区则需要希腊,因而试图使雅典政府就范。直接的受害人是希腊人自己。经济萎缩,增长几乎为零,税收锐减,存款被移往境外。投资方的信心跌至负值。这一情况还要持续多久?

希腊政府一方面可以有意不再履行支付责任,这样,雅典将自动离欧元而去。然而,欧元区不会让情况发展到这一步,欧洲央行可以再提供一笔小额紧急资金,在最后一刻,甚至可以再提供一笔拯救贷款。由此,债务争议也将继续延长。

另一方面,希腊也可回心转意,最终满足国际贷款方的要求。那样,财政上便有一条出路,但雅典左右翼极端分子们把持政府交椅的日子也便极可能屈指可数,因为,选战中作出的过分的许诺不可能得到遵守。新选举和政治乱局继续将完全可能。

在布鲁塞尔迄今勾勒的所有希腊场景可惜都是古希腊悲剧一样的结局:主人公遭到不幸。

此刻,不过是为了那能让希腊度过未来数星期的区区数十亿资金。真正的大头将在今夏到来。那时,将必须制定出第三个救助一揽子计划,数额将在200亿至400亿欧元之间。倘若雅典政府轻易丢掉更多可信度的话,数额或许还会再多一点儿。这个三月的最后几天不过是一场悲剧的第一部分。真正的希腊戏剧节将在夏天启幕。

除非默克尔改变观点,让希腊崩盘。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