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评论:欧洲不能成为封闭的堡垒

数十万人因躲避战争、迫害和贫困逃往欧洲。现在,匈牙利也在与塞尔维亚接壤的边界线上设置了铁丝网,以期堵塞难民流。德国之声评论员认为,这是一条错误的道路。

(德国之声中文网)所有欧洲人都认得出遍布大陆的中世纪遗产:城堡。为让外人难以抵达,它们通常建于高岩之上,或围以堑壕;城市则围以厚墙和窄门。我们的先人们希图以此防范外人侵入,免遭劫难。城门看守人决定,谁可以进来,谁不能放入。

今天,欧洲的城堡不复有当年的功能了。城市早就突破了旧有的城墙所限,大大延展。它们由此完全改变,同时也有了发展。新事物和与从前不能进入的那些人的自由交流,丰富了城市的生活。未拆城墙的那些堡垒如今已无足轻重。除尚能吸引游客、让人赏心悦目外,它们早已不再是繁华都市。

欧洲的自我认知

今天的欧洲也面对着抉择:成千上万难民就在城门外,而且,还有更多的人要来。怎么办?像匈牙利那样,再加高城墙和栅栏?向边境线派遣更多军警?征用更多官员,以更快遣送闯入者?我们是否要把全部力量都集中起来,用于自卫?

或者,我们更该将精力、金钱和政治意愿用于制定和实施更适切的措施,使对难民有条不紊的收容、最佳融入及最终入籍成为可能?我们是只愿意守成,还是更愿意前瞻?我们是愿意沉湎于过去还是愿意面向未来?这是今天摆在德国和欧洲面前的问题。

无论其内部有多少危机和分歧,在外部人士眼里,欧盟依然是富足、稳定和法治之地。在这块土地上,人权得到尊重。因此,欧盟仍能释放出魔幻般的吸引力,不仅吸引近东和中东的战争难民,也吸引着非洲和西巴尔干的居民。

更重要的是,所有这些成就如今都已成为欧洲的自我认知。当初作为一个经济项目启动的联合,早已结出了更多的果实:产生了一个价值共同体。因此,欧洲今天不能再由栅栏的高度或警官们的工作效率,而只能通过其开放、宽容和自由来定义。

十字路口

Arbutina Zoran Kommentarbild App

本文作者

如果闭关自守,欧洲就背叛了其基本原则、便会自我了断了未来。诚然,新的闯入者会改变欧洲,这是题中应有之义。然而,朝哪个方向改变,却取决于欧洲自己。因为,一个闭关锁国的欧洲也定会变化。若欧洲大厦成了欧洲堡垒,不仅会对那些极力要进来的人们造成后果,欧洲人自己也会被恐惧缚住手脚。谁今天若拒绝难民进入堡垒,明天就会在堡垒内搜寻外人。欧洲境内众多极右人士、沙文主义者和仇外分子就在等着这一刻。

与此相反,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接受巨大的难民数字所体现出来的挑战,认识到这一挑战对我们社会的未来也是一种潜力。至于该怎么做,德国国内许多支持难民的草根动议已榜样在先。德国和欧洲若能实施一种严肃的和诚实的移民政策,就将是在高层次上的一种成果。对移民、对欧洲,这是一种双赢局面。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