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评论:朋友的间谍行为

德国总理的手机、在联邦情报局和国防部发展双重间谍:美国这位朋友对什么都感兴趣,并让盟友了无安宁之日。德国之声评论员瓦根纳(Volker Wagener)认为,情况虽糟,但碍难改变。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和美国,这可是一种特殊的关系。美国人是战争的胜利者,带着善意而来:给孩子们巧克力,给妇女们尼龙袜,给所有的人以民主。马歇尔计划资金源源不断,保障了我们这个被战争毁坏的国家实现经济奇迹,以后,美国守卫了我们的东部边界。正如已经所提到的那样,这是一种绝非一般的关系,是一种

特殊的关系

US-Botschaft in Berlin

美国驻德大使馆

完全可以说,对NSA(美国国家情报局)

在德间谍活动

的愤怒情绪就与这一特殊关系有关。谁从华盛顿得到了这么多好处,谁自然会在行善者一变而为施恶者时有受辱之感,忿意难消。我们不会因俄罗斯人和中国人对我们从事系统性的间谍行为感到诧异,因为,在政治上,他们和我们不属一家。要是俄、中对我们在政治、经济上的想法和计划不感兴趣,那才是咄咄怪事。事涉我们在价值上的美国盟友,情况则完全不同。我们以为,他们是在合作,他们会提出问题。但是,他们并不这么做。他们不做敌友之分,他们想知道所有的一切,搜集信息的方式与哈瓦那、平壤无异。美国间谍就那么来了,只不过,我们从未搜寻过他们。现在的曝光不过是又一次令人惊诧的新案例,让我们愤怒不已。就因为我们从未想到过,因而,也不能对之有什么反制措施。我们实在天真至极!

政治损失

Symbolbild Spionage Schlüsselloch Auge

美国对盟友从事间谍活动,让德国朝野愤怒不已。

的确,国家不认“友谊”一类人际交往品行范畴,它们只认利益,并以一切可能的手段追求之。违法和政治损失已经计算在内。而现在,这一损失已然出现。联邦情报局的一名美国间谍以及联邦国防部一名(向美国)提供情报人身份的暴露说明了两点:第一,就方式而言,这两种间谍行为均属恣意妄为,在政治上则属短视以致愚蠢。华盛顿完全可以用别的方式满足其知情欲。既然在这么长的时间都里是聠手骶足的联盟伙伴,如果想知道什么,为什么不可以问呢。当然,朋友之间也可能不总会全盘提供信息,但是,难以想象,德国会在例如反恐的问题上不让最亲密的盟友全面分享自己掌握的信息。

难以理解

另一方面,美国恰恰是在德国这个它一手培养的难兄难弟那里从事漫无节制的、早已呈现病态的间谍行为。华盛顿的行为伤害了盟友,而且是在其它地方出现部分非常严峻挑战的时候。俄罗斯吞噬乌克兰部分领土;中东局势再度急转直下,—这只是其中的两个例子。美国实施强权政治的做法犹如这世界不再有明天。其实,这个20世纪的引领国早已

失去了平衡

。无视这一点,就只会扩大现实和假象之间的距离。警告朋友不要实施虚妄的外交政策,该是联邦政府的一项任务。

“911”暗影

无疑,美国情报机构的诸多过分行为源于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而这一恐怖袭击部分是在汉堡计划的。自那时起,对德国的某种不信任构成美国人心理的一部分,而且是集体心理的一部分。然而,这一点不足以成为让德国总理、跨大西洋伙伴以及普通消费者愤怒不已的所有那些行为的理由。刺探NSA委员会的信息实在愚蠢。所有重要的信息本来都极易获得。例如,有关委员会成员和记者的名单。美国在德国瓷器店内的大象政策应及早结束。由于缺少强国手段,德国难有反制措施,然而,在中期上就有可能出现反美主义,—是在一个在很多方面需要感谢美国的那个国度里。

作者:Volker Wagener 编译:凝炼

责编:洪沙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