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忠诚到死

NSU案主犯恰培宣称自己就是一只无辜的羔羊,原本是想要阻止其同伙犯下杀人罪行的。德国之声记者Marcel Fürstenau认为,恰培今天所发表的不可信的言论,不过是徒劳地尝试挽救无可救药之事而已。

(德国之声中文网)恰培(Beate Zschäpe)本可以避免好些条生命流逝,可是她却没有这么做,目的是为了不失去她的"家庭"。恰培将极右翼同伙、NSU主犯伯恩哈特(Uwe Böhnhardt)以及蒙德洛斯(Uwe Mundlos)称作家人。根据德国联邦检察院的指控,伯恩哈特以及蒙德洛斯在2000年至2007年间杀害了9名拥有外国血统的人,此外还残杀了一名女警察。恰培宣称,她既没有参与这些案件的策划,也没有参与实施。这种说法就很难令人相信。毕竟,恰培和伯恩哈特、蒙德洛斯共同生活了13年之久。

对猫热心、对人狠心

恰培说,第一起杀人事件、即纽伦堡的土耳其裔西蒙塞克(Enver Simsek)遇害案件,令她大吃一惊、目瞪口呆。尽管如此,她依然不愿意离开那两个无情的杀人凶手。她说,这是因为害怕长年蹲监狱,也是因为害怕失去她的情人伯恩哈特。她还害怕伯恩哈特以及蒙德洛斯会杀了自己。所以,恰培也就接受了又有九个无辜的人被杀害的事实。这真实令人难以想像!不管是对谋杀案件,还是造成多人受伤的爆炸案件,抑或是多起抢劫案件,40岁的恰培都不认为自己应该负有刑事责任。她不觉得自己是NSU成员。

恰培的这种表演出来的"不知情",是对受害者以及遗属的嘲讽。恰培表示"真挚的歉意",她的这种话又有谁信呢?她在2013年5月就有过这样的机会。当时,NSU案件审理正式开始,受害人的父母、兄弟、姊妹都期盼获得事实真相。这些记忆中的画面,现在都能够用来判断恰培今天所作出的53页书面声明究竟是可信还是不可信。不论是遇害者遗属,还是爆炸案的伤者,恰培对他们的痛苦自始至终都无动于衷。

恰培对陌生人没有丝毫的同情心,但是对于自己的宠物猫却充满了爱。她在炸毁她的住所之前,及时将可怜的小猫转移到了安全地带。不过,恰培在这里总算承认了一桩罪行:她在蒙德洛斯以及伯恩哈特自杀后,将共同生活的住所炸毁。但是,她又宣称她没有参与那些视频的制作。恰培说,她总是在罪行发生之后才有所知情。就像典型的自称不知情者一样,恰培宣称她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说过。

Kommentarfoto Marcel Fürstenau Hauptstadtstudio

本文作者Marcel Fürstenau

恰培给遇害者遗属平添痛苦

恰培觉得自己在"道德上有所亏欠",因为她没能制止她的朋友们的谋杀罪行。在滔天的罪行面前,这一丝半点的良心发现也显得十分做作。这已经是NSU案的第249个庭审日了;如今,恰培终于打破了沉默,但这对她本人却无甚帮助。结合目前的庭审进程来看,恰培几乎肯定将面对较高的刑期。从刑法角度而言,较高的刑期是恰当的。但恰培还有一则指控无法以司法手段来衡量:她在长期的沉默之后,现在又毫无必要地这般折磨遇害者遗属。这其实也是一桩道德上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