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评论:德国选项党—一切尚未定夺

“德国选项党(AfD)”是否会成为一个新的右翼政党?德国之声评论员Kay-Alexander Scholz认为,出于各种原因,这一问题目前尚无答案。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AfD(德国选项党)”来说,“Pegida(欧洲爱国者反对西方伊斯兰化)”公民运动起着催化剂的作用。Pegida每周一次的示威活动使AfD的党内两派及其不同的特征呈现于世人。组成自由经济派别的教授、企业家和富裕公民们显然害怕与来自东边的党内同僚们接触,这些党内同僚对大街上的下层市民运动情有独钟。来自科隆或杜塞尔多夫的前基民盟和自民党的成员们当然更不愿与在德累斯顿参与游行的极右人士有半点瓜葛。

派别之争

可以从社会学的角度,也可以从内容上,以旧有的德—德边界为基准,划线确认这两个派别。在西部联邦州的地方党部,人们讨论的是欧元的未来或社会政策;在东部各州,讨论则聚焦于难民政策、对伊斯兰的批评,以及国内安全。在此次德国选项党不来梅大会期间,人们可以在私下场合听到很多反映这一分裂现象的言论。

然而,党的领导层不忌惮这样的分裂现象。毕竟,其他政党也由各种派别组成;再者,现在是要建立一种新型的政党。而最主要的原因是,内容上收窄,在战略上并不明智。成立两年来,德国选项党深知,只有在吸引从左到右的各种选民团体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在德国超越5%的最低选民支持率下限。只有两年历史的这个党目前还没有一个能确保自己进入联邦议院的规模足够大的固定选民队伍。

右倾适应时尚?

在这个问题上,欧洲政党格局中的一种可能的倾向似乎有助于德国选项党。在希腊,出现了一个由左、右翼民粹主义派别组成的政府。这一不同寻常的联合执政可能仅仅是一个开始。高盛投资银行在一项研究报告中警告欧洲可能出现这样一种政治危机:旧有的左—右翼分野有可能一朝消融,其原因是一种对稳定而言并非没有危险的新的阵线组合,该组合的基础是关于欧元和欧洲未来的立场。

由此,德国选项党或许根本就无需作出抉择,因为,它似乎正赶上了潮流。无论如何,这个党在结构上采取了这样的做法:保持一种“多义—不加区别性”。以后,该党的最高领导层将由1名首脑和4名副手构成。副手们代表不同的议题范畴,并由此代表不同的选民团体。一般估计,党首将由卢克(Bernd Lucke)出任。作为党首,他须将所有派别组合在一起,并对外显示,这是一个中间政党。这对该党在广大民众中的形象至关重要。

卢克的路线依然引争议

然而,在党内,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对于卢克都并非没有争议。在不来梅,他的对手阵营不是缩小了,而是扩大了。这一点可以从大会就章程的表决结果中可以看出:该章程勉强获得所需的三分之二多数赞成票。卢克本人又一次使用计谋,试图在选项党那里打上自己的烙印。以前,他就曾尝试过,压制讨论、阻挠表决、操控党员。这回,在不来梅,他再度尝试,并又一次成功。新章程将他提升至党的贵族级,拥有更多权力。很多批评者不久之后将感觉到这一点。卢克早就全力打击过横生枝节者。他自己就说过,他不是合群的人。当然,(党内)发生哗变的危险也因此更大。

卢克的“中间路线”将来可能成功,但并不保险。来自民族—保守阵营的竞争对手们会设法让他陷于被动。卢克如何应对这一压力,将引起人们的关注。此类斗争将成为修订党纲过程中的一个战场。至今年11月,党纲须制定完毕。迄今,只有大致的政治纲领和选战计划。到那时,欧洲在政治上还可能发生某些不测事件,—正如人们在Pegida那里所看到的那样,它也将对德国选项党产生影响。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