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评论:德国选战无聊?错了!

很多人觉得,德国国内的选战了无生气、拖沓、形式陈旧,—与美国全然不同。不过,我们的实习生、美国公民Amien Essif却对德国的选战有积极印象。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5年,距总统选举前1年半,我离开了美国。那时,每天便已能在电视里看到特朗普的面孔。那感觉就像是听到了预兆飓风来临的风声。时任总统奥巴马已然成了昨日雪,新闻里越来越少被提及,并显得在政治上已不能再有所推动。

我在柏林头一次经历的选战构成了怎样的鲜明对比!只是到了现在,联邦选举投票前两星期,选战才真正发力。默克尔的挑战者-社民党的舒尔茨(Martin Schulz)今年1月才宣布竞选;到8月底还认为民意调查结果缺乏可信度,理由是,还早了点。欧洲媒体觉得这样的选战缺乏生气。我倒觉得,这一态度值得人们尊重。

花灯、纸板、彩带

那些在柏林每隔一个电杆就挂着的制作良好的老式竞选广告,看上去也让人感觉挺舒服。它们自然是老派做法,但比美国选战期间让人们喘不过气来的无计其数的电视宣传片和垃圾邮件给人的感觉可要轻松多了。

美国人的选战手段可能是要现代些,但同时也太夸张。2008年,奥巴马的团队率先运用了所谓的"微目标"(Mikrotargeting)技术。今天,它成了标准。候选人搜集所有登记选民的完整数据,从年龄到电视习惯,无所不包。由此,选民大众被分门别类:"年轻母亲"随后会收到为其"量体裁衣"的选举广告,与为"保守的西裔美国人"所制作的选举广告大相径庭。

根据数字选举

特朗普的团队则实施所谓的"选举人排除行动"(Voter Suppression Operations)。有关希拉里·克林顿的负面广告主要是为阻止黑人选民投票给特朗普的这位竞争对手。这一做法的目的并非要让他们把票投给特朗普,而是让他们不参加投票。希拉里·克林顿使用被称为"Ada"的算式。该算式每天会分析多达40万个的有关选举走向的各种理论模型,并提出克林顿应在哪里演讲、在哪里打出电视广告的建议,以最大化她的胜选机会。

规矩而非算式

德国的数据保护法不允许采取类似的手段。所有选民数据都必须匿名。只有地点,而非名字和电话号码可以与其它所搜集的数据相联系。默克尔选举团队的一名顾问告诉我,要是数据完整,他的工作自然会轻松得多,但这既不符合德国法律,也同他的谨守规矩的意识不相容。

比起美国的选战,德国的选战远没有那么扣人心弦的原因还有一个。德国那四个最大政党的竞选人在2013年的选战中投入的费用总共还不到6000万欧元;而在美国,光希拉里·克林顿一人就筹集了12亿欧元选战经费。

抹掉你的偶像

我倒不是某种无聊政治的粉丝。应该有活跃的争论。默克尔和舒尔茨在众多议题上意见类同,当然无助于出现这一局面。然而,像特朗普这样的人物可惜似乎是这么一种选战文化逻辑的产物,即:娱乐而非信息优先、搜集数据比争论更重要。如果德国要现代化它的选举、让它的选战变得更有刺激性,那么,德国人可不要恰恰把美国当榜样。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