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评论:德国摸黑

拯救于千钧一发?鉴于反伊斯兰组织“Pegida(爱国主义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成员受到谋杀威胁,德累斯顿警方下令周一禁止所有游行。德国之声评论员Marko Langer 认为,危险或许暂被消除,但民主制却受到了损害。

(德国之声中文网)知道克罗尔(Dieter Kroll)这个人吗?此君是德累斯顿警察局长。昨天(1月18日),他动用“紧急情势处理权”,

下令禁止

在德累斯顿露天集会24小时。他称,“大数量人员的生命受到直接威险”,联邦刑事局和州刑事局此前向他提供了这样的情报:刺客接到指令,“混入抗议者(Pegida—示威者)人群,刺杀组织者团队中的单个人”。

我们因此安全些了?

实在让人难以置信:Pegida那位犯有前科的召集人巴赫曼(Lutz Bachmann )可能成为伊斯兰主义恐怖分子的受害人?数周来,他的所谓的爱国主义者们可是成功地煽动起对外国人的不满情绪、让德国变暗。顺带说一句,他们也得到了他们所谩骂的“谎言新闻界”的相当支持。

此人尚不足以成为殉道士。不过,聪明的观察家们指出,恐怖威胁增加了,难以想象,若袭击成真,会发生什么事情。

但是,我们因此更安全了?如何处理以后在德累斯顿、莱比锡或其它地方的示威游行?难道,接下去,狂欢节花车也是一种危险?若以安全考虑计,难道不是更应该禁止《查理周刊》的新标题,或禁止在巴黎举行的大规模致哀活动?

Marko Langer DW

本文作者

不能这么做。纵然困难,我们也须顶住恐怖主义威胁。中止示威权—即使只有一天—形同认输。那位警察局长的决定只有在证据充分的情况下才通得过法院审查。然而,没有人在德累斯顿提到过这一点。Pegida自然不会对此有任何兴趣。

议会臂膀

因为,下一次,会有更多人受萨克森的这些煽动者的蛊惑上街。自诩的爱国主义者们在议会的臂膀—右翼党派“AfD(德国选项党)”领导人之一高兰(Alexander Gauland)便称,“伊斯兰化早就开始了”。他也是一位煽惑者。

或许,萨克森州地方当局上周日避免了一次损失。然而,在对危险分子、萨拉菲分子、伊斯兰主义者、恐怖团伙及其它威胁发出的震耳欲聋的不祥的咒骂声浪中,上周末,德国社会变得黯淡了。无人能在这里让它

转亮

,甚至,默克尔总理新近的

表态

也未见疗效,—这反映了极其黑暗的时代结束70年后的德国民主制的现状。

德累斯顿作家凯斯特纳(Erich Kästner)写下过这样的警句:“对所发生的所有荒唐行为有责任的不仅是那些行为者,而且也是那些未去阻止的人”;“过去必须说话,我们必须倾听。在此之前,我们和它都绝无安宁”。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