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评论:德国基本法诞生65年

德国基本法65岁了。对德国人和全球各地的人而言,这一基本法的“精神父母们”用意良好。不过,理想和现实之间差距越来越大。

(德国之声中文网)1949年5月23日,德国联邦议院的前身—议会委员会正式公布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基本法

Deutschland Gechichte Grundgesetz Parlamentarischer Rat 1948 -1949 in Bonn

1949年5月23日,德国基本法诞生,文件上有后任首届总理的的议会委员会主席阿登纳及两名副主席的签名。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4年后的这一天是西德的诞生之日。同几个月后问世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一样,位于西部的这个国家是一个战败国和被占领国。位于东部的那个国家虽取名民主共和国,但实际上实行共产主义式的专制。在早前的自我意识中以及在事实上,这两个部分国家都是主权受限的临时国度。在多年时间里,这一状况越来越被视为正常。直到1990年10月3日实现德国重新统一,这一状况方告结束。

问世以来的65年中,基本法一再被修改,使一个公开的社会受到影响,而修改的理由并不总能令人信服。1968年就是一个例子。当时,所谓的大学生骚乱正好成为一个求之不得的外部理由,以借助计划已久的“紧急状态法”大量限制公民基本权利,其中包括个人信件、邮件、电信隐私权及自由迁徙权。

恶例:修改第16

另一个恶例是1993年取消根据基本法第16条提供的无限制避难权。基本法中的这一大度的规定是经历了纳粹恐怖政权残暴的德国人痛定思痛后做出的一个决定。想当年,成百万人在其它众多国家获得避难机会,得到了拯救。而在情况有了根本的转变、越来越多的难民希望能来德国过上更美好的生活时,基本法的第16条被作了严格的修改,导致避难申请人数量锐减,认可率降至2%以下。

Bundestag Feierstunde Kermani Rede 23.05.2014

联邦议院庆祝基本法担任65年(2014523)

这一令人羞愧的成功让政界和民众中的部分人士感觉自己的看法得到了印证。这些人认为,许多难民的真正动机纯属经济性质。即使这一看法符合某些个例,对基本法的这一修改依然有了两个污点:其一,不久前才实现重新统一的德国一夜间对来自世界各地的受难者变得冷酷无情;更为严重的是第二点:这一改变是在一种被仇外及种族主义情绪激化的氛围中实现的—在德国境内,难民住所遭纵火焚烧,某些难民甚至被杀害。

平均一年修改一次

紧急状态法、避难法和与此相联系的对基本法的修改仅是1949年以来所作的60次以上修改中的两次。前联邦宪法法院院长帕皮尔(Hans-Jürgen Papier)近日提到了这一令人惊讶的数字。他并不是在基本法65岁生日庆祝活动中,而是以联邦议院NSA(地下纳粹组织)调查委员会鉴定专家的身份,在一次陈述中顺带提及的。他的表态自有无法估量的现实意义:个人隐私这一基本法中的一项原则正受到侵犯。

Deutschland Geschichte Studentenbewegung Frankfurt Demonstration gegen Notstandsgesetze 1968

1968年,大学生在法兰克福示威,反对“紧急状态法”

所说的例子涉及基本法第10条所保障的电信隐私权。根据基本法,只有在三种情况下,这一隐私权才可被限制:自由的民主政体受到威胁;联邦国家的存在受到威胁;联邦州的存在受到威胁。而所有这三种情况并不存在。而由于第10条完全有效,不让公民受到非法监听监控就是联邦政府及其下属部门以及情报机构源于宪法的责任。而间谍行为者是为本国、为追求盈利的企业还是为外国服务,并不是问题的关键。不论是权利还是责任,在基本法面前,人人平等。

联邦政府无视责任

Grundgesetz Deutschland

德国基本法

由此,基本法提供了

个人电信隐私

不受侵犯的最佳保护。在数字时代,所谓电信首先是指移动通信和在互联网上的“浏览”。可惜,这样的保护只是理论上的,因为,联邦政府事实上已对众所周知的基本法的蔑视者俯首称臣。而使用一切合法手段打击来自极左或极右翼的违宪行为本是联邦政府的最高责任。

拥有个人秘密的基本权利是一项人权,其价值高于对最重要盟友的外交考虑。对美国来说,这一点也应是理所当然的。1945年,美国作为解放者来到德国,并与英、法等民主胜利国一起要求制定基本法。

在基本法65岁之际,应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坚定、更热情的态度捍卫该法。

作者:Marcel Fürstenau 编译:凝炼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