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希腊的自杀式策略

等到现在,我们还是迟迟看不到关于希腊的数据和事实。雅典肆意调戏着伙伴国家们的期盼。德国之声评论员Barbara Wesel认为,那种一意孤行的策略是相当危险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如果这一切结束后,究竟会怎样呢?如今,希腊政府让第二轮与欧元集团在布鲁塞尔的谈判也

以失败告终,

就是因为欧元区不愿意屈服于希腊政府。让欧盟许多经验丰富的谈判代表都感到沮丧的是:双方甚至都没有开始就实质性内容展开讨论就不欢而散了。

直到今天,希腊财长瓦卢法基斯(Gianis Varoufakis)都无法交出一张写着数字、数据和希腊方面要求的文书。瓦卢法基斯表示,他欧洲的同事们看看《纽约时报》,就能知道他想象中的解决方案是什么样的。对此,他给出了一些口头上的解释,就完事儿了。会议结束后,他又匆忙宣称,愿意付出一切努力达成共识。而且两天之内就可能完成。如果他没有搞错的话。

瓦卢法基斯没有认真对待同事

看来,希腊的这位财政部长比较喜欢耍赖皮:他不能这样对待他的同事们,尤其是在跟他们要钱的时候。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和其他人不太可能被这位新人牵着鼻子走,对其听之任之。

Barbara Wesel Porträt

德国之声评论员Barbara Wesel

气氛在这次夭折的会晤之前就已经进入冰点,有些人认为各界对希腊人的承诺不够信任。在欧盟委员会和欧元集团之间耍两面派的做法没有带来任何帮助。如今,雅典已经耗尽了人们对它存留的好意。也许瓦卢法基斯想找一份新工作:为一家国际性的报社撰写专栏。不然他为什么会首先通过美国媒体表达他想获得无条件过渡性融资的愿望,让这一要求成为在布鲁塞尔唯一的谈判基础呢?他是盘算着,美国政府代表会再一次出面,重新呼吁欧洲各方达成一致吗?这对他来说根本于事无补。还是说瓦卢法基斯想让美国为他的政府财政融资?那就只能祝他好运了!

雅典重新挑起事端

就算

齐普拉斯政府的危机管理机制

不堪一击,毫无责任感可言,它在宣传战上的成绩还是可圈可点的,手法相当专业。凭着到处自相矛盾的表态以及大量事实上的虚假陈述,希望可以博得他人的同情:一开始,有人说希腊被债务压的喘不过气来。但其实它从2022年开始才需要还款。又说利息太高了,实际上利息已经被降的很低,而且还有一段停息的时间。说"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需要为希腊退休人员的窘境负责--其实该负责的是以往历届雅典政府,他们本来完全有可能用另外的方法整顿政府财政。

德国被塑造成了导致希腊面对悲惨命运的罪魁祸首,佐以和纳粹的对比以及政治上的那些陈词滥调。备受辱骂的德国财长朔伊布勒绝对不是孤军奋战,如今波罗的海国家的财长们,甚至包括爱尔兰、西班牙这些也要面对债务危机的国家都对希腊的要求不愿妥协。

雅典的目的无非就是让欧元区在一段定义不清的时间段里为该国的政府财政出资,而且还得是不带任何附加条件、还款协议或担保要求的。你当然可以有这样的愿望,但别失去对现实的认知,像一个醉汉一样重复着自己在选战时期的豪言壮语。欧元集团的部长们坚持要求希腊必须遵守现有协议,至少在整体上应该如此。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一国政府需要更多喘息的机会,到目前为止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但是,谈判各方都还没有走到这一步--雅典觉得这是一个说都不能说的事情。它的宗旨是:要么全部按照我的意思办,要么一切免谈。

谁还害怕"Grexit"?

如果"一切免谈"又能怎样呢?也许本周五(2月20日)还会有一轮会谈,但只有在希腊礼貌请求,提出具体建议的情况下。希腊在这场俄罗斯轮盘赌局上将本国的未来当作筹码押注的时候似乎仍然相信欧元集团

怕死了"Grexit"(希腊退出欧元区),

所以会首先做出让步。但他们想错了,如今有些人对希腊政界的厌恶情绪更加高涨。而且,齐普拉斯政府凭什么相信,欧洲央行会不断提供紧急贷款填补希腊公共财政的漏洞呢?

事实上,国家破产的危机越来越近。目前,说不好雅典是否会在最后一刻做出妥协,还是已经做好准备面对自杀式袭击后的

全盘崩溃。

现在的问题是,希腊民众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他们的政府正在利用他们玩怎样的一场游戏。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