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希腊出局又能怎样!

默克尔说,只有在希腊公投之后,她才会在新的前提下重谈新一轮援救计划。德国之声记者Sabine Kinkartz认为,默克尔希望重新开始。

(德国之声中文网)曾有那么一个瞬间,仿佛船桨失控。那一时刻传出消息,布鲁塞尔收到希腊总理齐普拉斯的一封信函,借用一下表达:他交出了武器,称愿意对出资方提出的条件说"同意"。消息甚至说,他有可能取消公投。然而,那个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时刻,只持续了很短的一会儿。

还在议会辩论前,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就已率先踩闸:第二期援救希腊项目业已结束,它不再存在,因此,齐普拉斯连对它说"同意"也是不可能的。朔伊布勒之后的言辞,犹如前奏曲一般,开启了议会的正式辩论。他说,今后如何发展,谈判的前提将更为艰难。

不会不顾一切争取妥协

这将意味什么,不仅德国财长,默克尔总理12分钟的发言都作了明确的阐述。默克尔说,今后上周五之前使用的规则不再有效。直到上周五前,同雅典一直在改革计划的细节上进行谈判,寻找妥协,尽可能迎合希腊方面的要求。

在默克尔看来,为了达成妥协理应在所不辞,无论出现怎样的结果。但她也说,好的妥协只能是利大于弊。她还强调,在另外任何一件事情上,她作为联邦总理都不会同意这么做。

听了默克尔的这番话,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即总体而言,默克尔总理对上周五谈判破裂并不悲伤。但她当然不会大声将其宣布。

欧洲的原则问题

她说,现在清楚的是,新时期开始了。援救基金"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SFS)已是历史。若想拿到资金,必须遵守其后续机构"欧洲稳定机制"(ESM)的规则。后者的规则要严格得多,对希腊而言将又是另外新增的负担。

默克尔称,同雅典的冲突从现在开始转变成一种原则问题。"如果我们忘记,我们究竟是谁,忘记我们的强大正因为我们是法治和责任的共同体,那么,欧洲的前途将变幻莫测","那将意味着欧元的失败,以及随之而来的欧盟的失败。"

此时彼时

默克尔今天能够这样说,因为她坚信今天同5年前不可同日而语,希腊破产不至将欧洲经济推到衰落的边缘。它会让人不舒适,也会很昂贵,但不再威胁到生存。她这番话释放的信号是,过去年间仿佛正确的行动,今天已不再如此。那时她向希腊表示,我们不会丢弃你们不管,我们会尽一切努力留住你们。

默克尔自2010年以来的做法,实际上为希腊拖延破产推波助澜。当然比起当年银行破产,继而连带出欧元区的崩溃,拖延希腊破产算不上大错特错。于是,闭上双眼,横下决心,希望希腊国内现代化建设取得成功,而不用重复爱尔兰、西班牙以及葡萄牙的道路。

钢铁般的坚定信号

希望最终没有实现。但今天从权力政治的角度看,它已不再重要。默克尔总理不仅建稳了执政的根基,她更知道怎样去利用它,这也包括在其党内重建团结一致的局面。过去,拯救希腊开始时,联盟党内人们只是怀有顾虑,但一次次不停止的拯救行动,让人们的顾虑转变成了公开的抗议。

不论同希腊的谈判今后怎样进行,有一点是清晰的,即德国联邦政府将一改不愿积极行动、而将主动权自愿交给欧委会、欧洲央行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的以往做法,从今后将更明显地发挥作用。她发出的信号将更明确、更富钢铁般的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