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评论:小心左翼党!一位总统的顾虑

一场有后果的州议会选举:图林根州左翼党人士可能首次成为州长。联邦总统就此放下中立态度。德国之声评论员Volker Wagener认为,这虽然可以理解,但不能接受。

15.10.2014 DW Doku Schuld der Anderen Joachim Gauck

德国总统高克

(德国之声中文网)他又来了,这位政治的总统:约阿西姆·高克(Joachim Gauck),牧师,前东德民权人士,东德秘密警察档案馆联邦专员。他从不回避自己的经历。他忠于本色。他应当在冲突中保持中立与平衡,正如宪法中所规定的总统的职责。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来,高克对国家元首一职有了新的衡量。他干预政治,表明立场,而且并非首次。

恰恰在二战爆发纪念日之际,他对俄罗斯发出批评。身处乌克兰冲突的背景下,他似乎全然忘记了历史。这已经超出适当的范畴。如今,高克将左翼党的权力要求视为一个问题。柏林墙倒塌仅25年后,昂内克(Erich Honecker)的德国统一社会党(SED)的后继者就首次准备推出一位州长。既定但任图林根州长的拉莫洛夫(Bodo Ramelow)可以借助社民党和绿党在州议会获得多数。

Deutsche Welle Volker Wagener Deutschland Chefredaktion REGIONEN

德国之声评论员Volker Wagener

民主就是如此。但图林根的事件不单引起高克的关注。在西德,也有些自以为义的人对图林根的选举结果表示愤怒。有人说,这样的选举结果是一种羞耻,甚至是不干净的。而事实上,图林根的情况非常特殊。

柏林墙倒塌25年后,左翼党在德国东部仍然受到尊重。其它政党与左翼党联合,以获得执政地位。民众则视之为照顾他们的政党。此外,选民的怀旧心理也扮演着某种角色。这一切都使得东德统一社会党的后继者持续被接纳。左翼党在东部地区是一个政治因素,制度的更迭使其受到削弱,但并未陷入边缘化的境地。

拉莫洛夫,一位非典型的左翼党人

正相反:如果一切顺利,拉莫洛夫将成为德国首位左翼党州长。其来有自:拉莫洛夫并不是典型的德东左翼党人。他身上没有东德统一社会党的历史负担。他来自德国西部,是新教基督徒,在经济政策上持保守主义立场。他打破了一切对左翼党的成见,却理解东德的过去。联邦宪法保护局曾长期关注拉莫洛夫,这位来自黑森州的反叛者,14岁就学会了打领带。这是怎样的一部东西德历史!如今,他将于12月在埃尔福特当选州长。这令保守派愤怒。

1989年秋和平革命的儿女如今却要接受德国统一社会党的后继者的领导,这在柏林墙倒塌25周年之际令联盟党感到愤怒。他们问:拉莫洛夫的左翼党还隐藏着多少德国统一社会党的元素?这正是高克提出的问题。他提到对左翼党的信任程度问题。比如,图林根州议会的左翼党议员库舍尔(Frank Kuschel)曾服务于前东德国家安全部。洛伊克费尔德(Ina Leukefeld)曾作为前东德刑事警察向国家安全部汇报有意图出境者的情况。他们以及其他人成为左翼党的历史负担,即便在东柏林政权倒台25年之后,仍有消极的影响。

而社民党人如今作为图林根州红红绿联盟中的伙伴,必须面对的正是这样一座舞台。迄今为止,这一话题被尽量低调处理。因为社民党支持左翼党,至少在政治上是有风险的。在前东德,社民党人认为自己是异见人士和德国统一社会党的反对者。但图林格的社民党人还是希望与拉莫洛夫共同执政。这既是风险,也是机遇。

摆脱基民盟辖制的尝试?

在联邦州的层面可以进行政治试验。1980年代的黑森州红绿联盟不是为后来的施罗德、菲舍尔时代作出了尝试吗?联邦一级的社民党没有这么公开表达,但图林根如今的确成为柏林的实验室。

随着预计12月中旬左翼党人首次在埃尔福特当选州长,社民党也开始了一场非正式的行动"走出基民盟的辖制"。因为长期以来,红绿联盟早已不足以赢得多数。与联盟党联合执政似乎成为社民党人唯一可行的途径。因为社民党"大众性政党"的身份已经打了一半折扣,必须适应25%的选民支持率。

在可预见的未来,如果社民党希望在联邦层面执政并任命总理,红红绿将成为唯一的可能。这样的联盟选项,对总统而言或许是一场噩梦。但这就是民主,总统也不应因自己的立场而加以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