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评论:对圣战分子应零容忍

德国是个移民国家。国际冲突也日益频繁地在德国有所体现。德国之声记者克斯滕·克尼普(Kersten Knipp)认为,这是多元文化社会的一个紧迫问题。

(德国之声中文网)8月9日,德国的比勒费尔德市的雅兹迪人举行示威,抗议穆斯林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原名"ISIS")在伊拉克北部打击追捕所有非逊尼派穆斯林。凡是"伊斯兰国"统治的地方,其他宗教信仰者就必须皈依逊尼派穆斯林。如果拒绝,就会遭到驱逐或杀害。尤其是源于伊朗的宗教派别雅兹迪派深受其害。十几万人被赶出家园,几十人被杀害。

同时,雅兹迪人也间接抗议在德国没有充分享有言论自由权利。8月6日他们在比勒费尔德附近的黑尔福德抗议"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的行径时,他们中的一些人受到"伊斯兰国"同情者的袭击并被捅伤。

Irak Jesiden Flucht 9.8.2014

逃亡途中的伊拉克雅兹迪人

该事件表明:国际冲突也被带到了移民国家德国。移民不仅带来了他们的劳动力或者作为难民仅为寻求庇护来到德国,而是也带来了其政治信念。有些人,如黑尔福德的

伊斯兰国

""同情者,还带来了极端主义意识形态,明确赞同杀害其他宗教信仰者。

对他们的到来,人们不禁提出如下问题:德国的民主社会模式是否确实有足够的吸引力,无一例外地让每一个新来者融入这个社会?德国是否有能力足以说服移民信守非暴力解决冲突的原则?

对原教旨主义的错误容忍

迄今为止,德国往往是不太关注有些移民的世界观,原因是担心被视为种族歧视。因此在宽容的名义下,对为数不多的,具有激进思想的移民者视而不见。

这种被错误理解的宽容是不负责任的。因为它对无需安抚的人给予安抚。黑尔福德所发生的事情已经表明,这种宽容的结果是什么。同时人们还误判了这些移民社会的思想水平。中东正在就共存原则展开激烈的辩论。对于我们希望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这一问题,也同样引起激烈的辩论。开放社会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间有着明显的区别。错误的宽容恰恰是开放社会的支持者所不能允许的。

在德国,由于语言的限制,人们几乎没有注意到阿拉伯国家的争论。否则的话,本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一些东西。例如,对手相互非常认真对待对方。而德国慢慢才认识到这点。只要原教旨主义的观点或做法不演变成暴力,德国就倾向使用模糊的"文化"概念来原谅或者带着谅解来评判。

Bielefeld Protest von Jesiden 09.08.2014

在德国的雅兹迪人抗议极端分子

原教旨主义者,无论是

萨拉菲

传教士,全脸蒙面纱或是要求引入伊斯兰教法,人们最希望将所有这一切都视为是伊斯兰"文化"的一部分 。人们所抱的希望是,这些人只要在德国生活的时间足够长,他们的世界观就会完全自然而然地朝着多元社会的方向发展。

极端主义是现代产物

现在人们才渐渐开始明白,原教旨主义是无法用伊斯兰"文化"来解释的。因为这种"文化"本身是非常多元化的,有着进行各种不同解释的余地。宗教极端分子很难将其作为基础。因为极端主义是现代的产物。极端分子的"文化"就是拒绝质疑自己的世界观,同样他们也很少尊重他人质疑的权利。

因此对极端分子不能打折扣,即便他们来自国外。坚决地抵制他们,不是种族主义。现在没有人比

雅兹迪人

更清楚这一点。他们也因此走上街头抗议圣战者屠杀与他们信仰相同的兄弟。如果出于对宽容的错误理解,而不站在雅兹迪人一边,那才是种族主义。

作者:kersten knipp 编译:李京慧

责编; 万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