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对土耳其的袭击

针对造成近百人死亡的安卡拉爆炸事件,德国之声评论员Daniel Heinrich认为,这起恶性袭击发生在一个受到权势利益侵蚀的体制下,其牺牲品是土耳其民众。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些来自土耳其的残酷图片让人不忍直视。而有关安卡拉爆炸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传播,让人们看到了这些让这个土耳其首都震惊的残酷图象。国际公众一片哗然,然而这却只进一步加剧了袭击的后续影响。目前土耳其正在进行选战,而在这个国家,选战这一概念太常被以可怕方式错误地理解。

独一无二的耻辱

这场袭击是最糟糕的一种耻辱。它是一种独一无二的耻辱,无论是对于袭击者、幕后策划者、私下暗自赞成该恐怖行径的人,还是所有试图从中获利的政客。

最终,它也是整个土耳其政治文化的耻辱。毕竟,虽然这场袭击令人难以置信,但它仍然是这种有毒的、从自由民主的角度来看早就失控的政治文化的结果。

在这种政治文化下,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时常不尊重宪法而自己干预选战。在这种政治文化下,国家刑法检查机构以站不住脚的理由跟踪追查亲库尔德人的人民民主党主席德米尔塔什(Selahattin Demirtas)。

土耳其民主自我埋葬

土耳其最大的反对派政党、凯末尔主义的共和人民党(CHP),除了固定地训斥埃尔多安是独裁者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作为;也根本听不到属于正义与发展党(AKP)的总理达武特奥卢(Ahmet Davutoglu)的任何动静;而民族主义的MHP(民族主义运动党)长期以来打的一直是"土耳其受到外部势力威胁"这张牌。

实际内容上的分析考量?没有。

为了避免误解,我在这里要说:没有什么像近百人在炸弹袭击中丧生一样糟糕,腐败没有这么糟糕,权力滥用也没有。然而哀悼今日的死者,也应该是对这场袭击恐怕加强了空洞教条的"为反对而反对态度"、分散了人们对这个国家结构问题注意力的一种哀悼。

这里的经济瘫痪,围绕库尔德人的冲突汹涌,而土耳其虽然接收了200万的叙利亚难民、将他们从最困苦的状况中解救出来,然而却没有为他们提供任何融入社会的举措、项目。

这次袭击或者总得来说整个选战,在人员之外的最大牺牲品继续不会在任何统计数据中出现。它更抽象,是无形的,比死亡人数更难理解。土耳其民主正在自我埋葬,并在尽最大努力将那些致力于该国民主社会建设的人一同拉下去。

袭击后:又开始互相指责

两极分化了几十年的土耳其社会,在经过这次袭击和选战后将变得更加分裂。毫不令人惊讶的是袭击后不久"互相推卸责任的游戏"(Blame-Game)重新开始。不是去追究袭击事件背后的原因,而是开始互相指责、贬低政敌。

然而你知道吗?"伊斯兰国"、库尔德工人党(PKK)、极端共产主义者、民族主义者或其他势力,实际上,无论是谁从事的这次袭击都是一样的,一切分析、评论、报道、专家委员会都无法帮助那些当事人,那些遇难者的家人和朋友。他们感到悲伤,他们为在谋杀性的暴力事件中失去至亲而悲伤。

一切哪怕事先了解一点点袭击行动的人、一切参与者、一切赞成袭击或者试图从中获利的人,都应该被问责。土耳其还是有孜孜不倦的辩护律师的。

民众是腐朽体制的牺牲品

请允许我在这里提前为所有将出现的类似于"此文反土耳其"或者"此文反土耳其民众"的评论作辩护。不,这篇文章不是这样的。它针对的是一个堕落的、受到权势利益侵蚀的体制。这个体制试图以其开放、伟大、热心肠的民众为代价,寻求自身利益。土耳其民众成为了一个毫无意义的两极化政治文化的牺牲品,其关系的不是宗教、伊斯兰、PKK,而是只有权力。对于这种政治文化的代表--无论他们来自哪个政治派别,很多手段都是正当的。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