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评论:右翼人士的种族主义言论

德国右翼民粹主义政党-AfD(德国选项党)副主席高兰日前有关德国国家队队员博阿滕的种族主义言论引起公愤。德国之声评论员Gero Schließ发表评论指出,该政党意在贬低道德权威和社会表率,而只有"摆事实、讲道理"才能有效反击这样的政党。

(德国之声中文网)难民、外国人、伊斯兰...目前,借助这写话题可以在德国轻而易举地制造出由害怕、成见和偏见构成的"民情"。德国选项党每天都在这么做,但德国社会迄今未找到应对之方。

现在,右翼民粹主义者们又出击了。此次,球星热罗姆·博阿滕(Jérôme Boateng)成为靶子。德国选项党副主席高兰(Alexander Gauland)对《法兰克福星期日报》说,大家虽赞赏作为德国国家队队员的博滕,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不视他为"外人"。高兰尤其尖刻地表示,他们不会愿意选择博阿滕作自己的邻居。

尽管选项党主席彼得里(Petry)按照百试不爽的模式很快向博阿滕致了歉,高兰也解释说,他只是"描述了某些人的态度"。但是,透过他的言论,人们还是能触及到德国选项党的深层心理。

何以博阿滕?

若按照普通的政治尺度,博阿滕实在最不合适作为仇外言论的靶子:他在柏林出生长大,父亲是加纳人,母亲是德国人。他事业有成,奋发努力,终得进入德国人心目中的圣殿-德国国家足球队。一言以蔽之:博阿滕是融入事业能够成功的最佳范例。

而从选项党的视角出发,恰是这一点成了最合适的攻击目标,以便播撒怀疑的种子,煽发成见。借助这一目标,正可以贬低一个成功融入的榜样。选项党所想的是,尽可能让这个成功的榜样从高处坠入低点。不仅如此,同时也要攻击球队。原因很简单:球场不仅仅是体育竞争和球迷们宣泄感情的场所,而且,也是来自不同文化和生活圈的人们再自然不过地聚集一起的地方。此外,有不同肤色球员,球队不仅不会削弱,相反,还会增强。

Schliess Gero Kommentarbild App

本文作者

这一理所当然的融入实践成了仇外情绪鼓吹者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因为,这样的融入实践驳斥了他们的害怕宣传。而过去数月,许多体育协会向难民提供各种令人惊叹的帮助,这也可能使它们在右翼民粹主义人士那里很不讨好。

攻击教会

依循攻击博阿滕的相同模式,德国选项党也攻击了教会及其福利组织。选项党的指控听上去令人匪夷所思,但国际救援组织迄今就一再受到过类似的攻击:根据相关指控,这些组织在人道救援的外衣下经营以难民为背景的巨额非法生意。右翼民粹主义者们指控说,爱心会和施乐会在收容难民项目上是行业巨头,因此,仅出于商业考虑,就会希望有更多求助者前往德国。

这里,选项党是要完全推倒教会这一道德权威。而有关融入事业的争议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道德权威。

阴谋论

选项党的伎俩可谓昭然若揭,但如果仅以"无耻"、"扯淡"这样的措辞做出回应,实在也太过愚笨,因为,它近似拒绝讨论。天主教会在莱比锡天主教大会期间试图回避与选项党展开讨论,正是继续了这一不幸的路线,-大会未邀请选项党官员与会。

这是一种愚蠢的做法,并伤及自身。后来还是有了讨论,但已是处在一种颇糟糕的氛围中,因为,选项党及其支持者们大可以感到自己有关阴谋论和受迫害的说法得到了证实。

"排除"不是应对右翼民粹主义者的有效战略。足球界官员们表示愤怒自然有理,但不能止步于此。因为,在博阿滕和教会福利组织受攻击这两件事情上,选项党是有意利用了某些人的保守心理和害怕情绪,或许这些保守心理和害怕情绪是有些过分以及政治不正确。但是,它们是现实的存在,而且,在民众中的传播范围要大于迄今的设想。

以对话作为应对手段

在民主制下,要阻止害怕和愤怒的病毒进入社会中间,只有一种手段,那就是摆事实、讲道理,即:讨论。

看来,在这一点上,与其它社会组织相对照,政党似乎已有所进展。前联邦司法部长罗伊特豪伊瑟-施纳伦贝格(Leutheusser-Schnarrenberger)作了表率。她在《南德意志报》上对选项党的纲领作了一次事实清理,使该党露出了远远落后于时代的真面貌。

这是唯一的一条道路:让我们投入与右翼思想的争论中去!否则,德国选项党及其同伙还会长期从害怕、保守和偏见形成的恶劣社会风气中浑水摸鱼。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