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俄罗斯人尚未领悟的假日

25年前俄罗斯主权宣言的发表是一个被错失的变革机会。德国之声客座评论员Konstantin von Eggert认为,今后俄罗斯人会慢慢领悟到那场反共民主革命的珍贵意义。

(德国之声中文网)6月12日在俄罗斯虽然是假日,但是它在俄罗斯人心里已经无法唤起任何情愫。就算有,人们对于这个 "俄罗斯日"也只是报以厌倦的一笑:"这是我们所谓的独立纪念日,可到底是从谁手中独立呢?"

在1990年的时候,这一切看起来并非毫无意义。在那一年的6月12日这一天,第一届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RSFSR)人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国家主权宣言,这被视为该国历史揭开了新篇章。这份宣言宣布俄罗斯法律高于苏联,确立了三权分立体制和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与此同时,它赋予俄罗斯作为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更多的国家自治主权。事实上,这份宣言是一份非常重要的历史文件,因为它首次将现代俄罗斯正式定义为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而不是所谓的社会主义民主。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人民代表大会还在宣言中表示,希望在签署一份新的联盟协议之后,留在这个获得新生的苏维埃联盟里。但是随后,苏联就分崩解体了。时至今日,俄罗斯社会中大部分人都认为当时叶利钦领导的这个"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一手"摧毁"了苏联。而在1990年3月被选为苏联第一任也是最后一任总统的戈尔巴乔夫,则被指责软弱无能,没有阻止苏联被"毁灭"的过程。

Konstantin Eggert

本文作者

在今日俄罗斯,只要提起6月12日的宣言,就会有人开始争论,究竟苏联的解体是无法避免的,还是说其实这个联邦可以保留下来。"我们失去了一个怎样的国家啊!"--穿越整个俄罗斯,从西部的斯摩棱斯克(Smolensk)到最东部的符拉迪沃斯托克(Wladiwostok),都能听到这句口头禅。其实,即使没有这份主权宣言,苏联也一样会解体。一个消灭了数百万国民的政权,在上世纪80年代末气数已尽。

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的争斗

很难否认的是,6月12日的这份主权宣言是叶利钦与苏联领导层之间的权利斗争的一部分。然而,这份全票通过的文件是与当时的历史背景脱不开的。在那之前进行了两次选举:一次是1989年苏联人民代表大会的选举,一次是1990年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选举。叶利钦当时是最受欢迎的,也是最具有合法性的政治领袖人物。他凭借自己的政治本能领悟到,在这样一场政治斗争中,赢得信任和权威是最重要的。

与之不同的是戈尔巴乔夫,他对于选举报有恐惧心理。当他在1990年3月决定,不让苏联人民直接选举总统的时候,他就已经错失了成为一个具有合法性的政治领导人的最后机会。事实上,他相当于自己任命自己去担任总统这个职位。然而,从那之后他就沦为苏共保守派和官僚机构的人质,最终在1991年8月走进了自己政治生涯的死胡同。就这样,以任何一种形式保留苏联这个整体的最后一丝微弱的希望也彻底被埋葬了。

错失的机会还是未来的榜样?

在此之前,俄罗斯从来没有经历过民主。当1992年,叶利钦政府宣布将6月12日命名为"俄罗斯日"并定为国家法定假日之后,大多数俄罗斯人是真心期盼过自己的国家能够转变成为货真价实的民主国家。不过,这些希望并没有得到全面的实现。今天,就算有人会想起1990年6月12日的主权宣言,恐怕也是大多带着负面情绪的。同样,对于戈尔巴乔夫发起的所谓"改革"时代,以及1989到1991年之间的苏东剧变时期,人们也大多是带着反感的。

这有很多原因。其中可能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国家"雄风不再"的一种"后帝国综合症"。克里姆林宫成功地对这种情绪予以助长,并利用它作为强大的宣传手段,来服务于自己的政治目的。如今的俄罗斯政治被历史怀旧情绪所笼罩,没有对未来的远景展望。这种政策早晚会走到尽头,失去在民众当中的吸引力。对于20世纪俄罗斯历史的重新评价不会在明天发生,但它是不可避免的。

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也许是有史以来俄罗斯社会走向政治和经济自由唯一一次的相对成功的突破。美国历史学家阿隆(Leon Aron)将之称为"理想主义和公民尊严的时代"。15到20年后,俄罗斯人将会做好了反思历史的准备,他们也会对那个时代做出同样的评价,并将其称作俄罗斯历史上最积极的时刻之一。

本文作者Konstantin von Eggert曾在BBC俄语节目组工作多年,目前是自由记者和评论员。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