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评论:他们应该感到羞耻!

欧盟国家政府领导未能就收容难民达成一致。本台记者Barabara Wesel认为,这场争执背后是对右翼民粹主义者的恐惧。这令人感到悲哀和耻辱。

Gruppenphoto beim EU-Gipfel

6月25-26日的欧盟峰会未能就有法律约束力的难民分配达成一致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仿佛一场地毯集市上的讨价还价:为了6万名战争难民的分配问题,欧盟峰会上出现了很久没有过的一场激烈的家庭纠纷。欧委会主席容克原本提议按配额分配难民,但该提议很快就被否定,变成了自愿收容。容克一度怒斥道,让那些政府首脑的辩驳见鬼去吧。

意大利总理伦齐也火了,他对东欧国家抨击道:"如果这就是你们的欧洲理念,那就请便吧。"次日早晨,比利时首相米歇尔也忍不住愤怒:"这是场丢脸的闹剧。"他说,整个会议就是在浪费时间,今后人们会面对更大的问题。

欧盟最大的问题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峰会后的判断也是如此。她称难民危机是她上任后欧洲面临的最大的问题,而她是经历过布鲁塞尔的种种风风雨雨的,包括欧元危机。看起来,默克尔认为收容难民的争执将分裂欧盟,因为各成员国之间的分歧从未如此巨大。对那些为躲避死亡、战争和恐怖统治而逃亡的人提供生存机会,提供必要的人道主义援助面前,各国自己的利益突然占了上风。

尤其突出的是英国首相卡梅伦,他要求英国不参加难民分摊,完全不考虑人道主义因素,仿佛来自叙利亚或者伊拉克的难民的苦难完全与他无关。而正是英国参与推翻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的仓促行动导致该国分崩离析,让蛇头组织肆无忌惮。卡梅伦希望改革欧盟,那么,他该从自己国家做起。

良心问题

德国在这里做了一个好榜样,表示愿意接受8000名逃到欧盟的难民。这差不多相当于欧委会建议的配额。现在柏林正在等待邻国将作出何种表示。东欧国家的反对意见最大,称自己的经济能力不足。不过,即便是波兰这样的国家也不是穷得没法再接受几千名难民。

Barbara Wesel Studio Brüssel

本台驻布鲁塞尔记者Babara Wesel

欧盟境内大约有5亿人口,为什么就不可以拯救几十万叙利亚人、厄立特里亚和苏丹人的性命呢?因特网上记录了成千上万个他们的苦难历程。每个人都应该读一读,自己凭良心说,应不应该让这些人遭受毁灭。

所有这一切的后面是陈腐、可悲的政治恐惧,对欧洲右翼民族主义势力上升的恐惧。他们在意大利以北方联盟,在法国以国民阵线,在丹麦以人民党的形式凭借排外主义赢得选票。但欧盟政府首脑们不应该继续做缩头乌龟,而是应该公开地、勇敢地直面这些仇恨和偏见。他们应该挑战右翼势力,而不是绕道而行。否则欧盟就站不端行不正。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峰会前誓言不能出卖欧盟的价值观。他和他的同僚们应该以此来衡量。他们应该为峰会上的这场闹剧感到羞耻。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