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不能这样,埃尔多安先生!

土耳其政府对欧洲伙伴们极尽挑衅之能事,并干预荷兰选战。记者Bernd Riegert认为,欧盟对此作出清晰和强硬的回答是唯一正确的事情。

(德国之声中文网)人们应再度想想:土耳其和荷兰是拥有同一价值共同体的北约组织的成员。土耳其申请加入另一个大的价值共同体,即欧盟。言论自由和相互尊重是这两个共同体的宝贵原则。上周末,由于其蛮横态度,土耳其政府在原则上失去了成为这两大组织成员的资格。

若非因其在地缘政治上的重要性,并作为难民和移民的"接纳站",人们需要土耳其,很多欧洲政治家现在就会不容分说,对那位惯于挑衅的民族主义者埃尔多安出示红牌。尽管发生了荒唐透顶的纳粹类比和谩骂、出现了对荷兰制裁的威胁,欧盟仍躲躲闪闪。在刚结束的布鲁塞尔欧盟峰会上,安卡拉的挑衅以及土耳其将本国的选战扩展到欧洲自由民主制国家的战略竟都未成为议题。欧盟也没有发出可能收回对该国开发援助资金的威胁。相反,欧盟继续准备好,将来拨出用于建立法治国家的数亿欧元"预入盟资助"。

Riegert Bernd Kommentarbild App

本文作者

只有奥地利联邦总理克恩一个人要求的"共同回答" 迄今不见踪影。德国联邦总理拒绝对土耳其政府的选战伎俩明确说"不"。这一避免事态激化的做法毫无效果,而且,未来数周,它将被证明是一种错误。直到4月16日的全民公投,土耳其政府决不会放松,并将试图各个击破欧盟各成员国。在法国,土耳其部长们可以出场;在德国,他们有时可以,有时不可以;在荷兰,部长们被作为不受欢迎的人遭驱逐;在瑞典,一份集会场所租用合同被取消;在丹麦,对土耳其总理的邀请被收回。这可不是统一立场。而本来,完全有可能采取统一立场。

言论自由有界限

言论自由也适用于在欧盟的外国人。但是,它并非一项绝对的权利。正如联邦宪法法院所裁决的那样,纯粹的选战出场、宣扬仇恨以及需要得到批准的集会都不能援引这一权利。被荷兰驱逐出境的土耳其女部长卡亚试图援引国际法以为辩解,实在荒唐。根据《维也纳外交使团公约》,享有特权的是外交使团负责人而非外国政府成员。如果公共安全受到威胁,当然就可以拒绝人员进入领事馆。在鹿特丹出现的便是这样的情形。而在封锁荷兰驻安卡拉大使馆时,土耳其政府的行为并无二致。

那么,本来是友好国家之间的这一很不名誉的冲突究竟对谁有好处?在土耳其,埃尔多安总统会窃窃自喜,充分利用周末的这一闹剧。他在欧洲的支持者们将会更忠实于他。今天早晨,一名男子在鹿特丹的领事馆屋顶上升起一面土耳其国旗,而非荷兰旗,同时高喊"真主伟大!"。由此,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为首的伊斯兰批评者们将更容易散播成见,并在本周三的议会选举中拉来选票。在荷兰,右翼民粹主义者,当然,鲁特总理也一样,都可从对土耳其示强中获益。

最终是土耳其人付代价

由此而言,对土耳其的选战斗士和荷兰人来说,短期内是一个双赢局面,但最终倒霉的还是土耳其的企业和经济。在未遂政变和埃尔多安极端化后,旅游业更加凋零;投资人绕行土耳其;欧盟公民"用脚投票",因为没人愿意先被斥为纳粹,然后又在处于紧急状态的安塔利亚(Antalya)"轻松"度假。

本来,在国内践踏言论自由、视德国记者为恐怖分子的土耳其政府已无资格在欧盟享受言论自由权。不妨设想一下,若荷兰的那位右翼人士威尔德斯在伊斯坦布尔的竞选集会上批评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的伊斯兰主义政策,土耳其政府会是怎样的反应?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