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不安的德国人

难民问题如今是主宰德国的问题。德国之声总编Alexander Kudascheff认为,这让德国社会必须面对前所未有的考验。

Deutschland Proteste von Russlanddeutschen für mehr Sicherheit

德国人现在“需要更多的安全感”

(德国之声中文网)可能德国人是浪漫主义者。至少他们已经深感不安。面对一百万难民,他们不知所措。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帮助难民的热情高涨,而现在又群情激愤,怨声载道。与此有关的政治和社会方面的讨论有时充满着仇恨,起码很少,甚至完全无法做到就事论事。目前最要紧的问题是:德国如何接待这一百万人,如何长远地让他们融入社会。而几乎没有人回答这一问题,哪怕只是尝试一下。谁为难民说话,就是幼稚的傻子或幻想家。谁反对他们,很快就被归类为极右翼分子或纳粹。政治讨论已经脱轨。更糟糕的是:几乎每天都会发生袭击难民居住地的事情--目前已经超过1000起。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从新年开始,一切都变了

Kudascheff Alexander Kommentarbild App

德国之声总编Alexander Kudascheff

自从跨年夜当晚一伙大多来自北非的人在科隆盗窃、严重性骚扰、甚至强奸了个别女性之后,几乎就没人再愿意提起难民的事情。德国警察在此期间以惊人的方式告败,没能保护好妇女的尊严。也没能保护好需要备受数个小时焰火爆竹袭击的科隆大教堂。他们没能让人尊重欧洲这座最精美的教堂之一,也没能让人们尊重当时在教堂里正举行的礼拜仪式。而其实这种尊重和敬意是世界上每位难民都应该具备的。从那时德国人对自己、对难民的的信念就都开始分崩瓦解了。

也是从那时开始,对总理默克尔的批评声音急剧增加。当难民们在匈牙利无处可归的时候,她以人道主义的理由开放了边境,这当时也得到了大多数德国人的赞同和支持。但她对除此以外的事情根本没有概念。压力排山倒海似地到来,默克尔只能重复她那几句陈词:保护好欧盟的边境,在欧盟范围内分摊难民,保护好申根,也就是开放的边境,与难民逃往的根本原因做斗争,和土耳其合作。用一句话总结来说就是:理智、道德的找到一个欧洲式的解决方案。但这其中的问题就是:到目前为止没有这种方案。同时德国以及默克尔的党派对她的支持就好比春雪一样慢慢消融。默克尔如今孤零零地站在政治舞台上,也是被孤零零地留在了那里。就算一个政府的女领导人可以成为历史伟人,也一样可以跌入万丈深渊。

没有人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就带来了两种令人不悦的政治上的副作用:欧洲空前未有的不团结,空前未有的抵制德国和默克尔。同时在德国,一个右翼,一个极右主义力量正不知不觉的成长为一股政治势力。虽然说如果难民危机解决后,这种现象可能又会消失。但欧盟的承受能力,以及它的内部团结已经被逼到了崩溃的边缘--结果还未知。所以有些人自问:欧盟到底是不是一个一拍脑瓜就想出来的主意?不管怎么说,如今的现状是民粹利己主义四起,许多国家都做好了自行其是的准备。

这是默克尔人道姿态的高额代价。而且当人们发现快速让难民融入社会的想法其实是幻想时,这种代价还会更高。当平行社会开始产生,当与伊斯兰传统文化的冲击比人们想象的要更加激烈。这是另许多德国人担心害怕的事情。这让他们变得激动,让政治上的讨论更加激烈,更具攻击性。而且,这还会让他们感到不安,因为他们能用来理性思考,冷静分析,沉着应对的力量越来越少。就像之前所说:德国人经常是浪漫主义者。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