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评论:一种“宽恕”,并非平反

先是再次强调其罪名,然后又允许她监外执行:对于中国记者高瑜而言,这是一个好消息。而德国之声记者冯海音认为,回味这一“好消息”,却令人感到苦涩。

(德国之声中文网) 对于高瑜而言,今天是个好日子。71岁的德国之声自由撰稿人今天终于得以离开看守所,可以和家人团聚,可以得到恰当的医疗。高瑜身陷囹圄一年半,期间她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经历了无尽的审讯、威胁,她被迫认罪的视频画面也被中央电视台播放。早在九十年代,高瑜就曾因从事新闻工作而获罪,被关押了7年。

但是,这并不是真正的释放,更不是恢复高瑜的名誉。新华社的稿件明确指出,高瑜只是被允许监外执行。中国司法机关毫无疑义地表示,在他们眼中,允许高瑜监外执行纯粹是出于健康因素。

二审

法庭尽管将刑期由原先的7年减至了5年,但依然再次确认了她的罪名: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按照官方的说法,高瑜在二审期间"认罪悔罪"。这也是她获得减刑、得以监外执行的所付出的代价。

国家机密:具有利用价值的空泛概念

"国家机密"的定义十分空泛,因此,当局想让记者或者异议人士闭嘴时,时常会指控他们"泄露国家机密"。对于掌权者而言,这一罪名还有一个很实用的地方:涉及国家机密的案件可以不公开审理。

就在本周二(11月24日),高瑜案二审之时,

第13次德中政府间人权对话

也在中国进行。德国方面特意提及了高瑜案件,得到的只是中国方面冰冷的回应。来自境外的持续施压,究竟对改善高瑜处境起到了多大的帮助作用,这点还很难说。无论如何,施压依然是非常重要的,也是值得的。通过准予监外执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既响应了来自国外的要求,也保全了自己的颜面。高瑜的律师将其称为"

中国特色的辩诉交易

"。

在德中人权对话上,德国方面被冷冰冰地告知,应当尊重中国的司法独立自主。讽刺的是,司法独立自主也是所谓"中共九号文件"所警告的内容。高瑜正是被指控泄露了这份文件。这份2013年初出台的文件,警告中共干部:如果党不能消除中国社会中的7种错误思潮,中共政权就会受到威胁。除了司法独立,这份文件还批判了普世价值、公民社会、公民权利、新闻自由,并提到了中共历史上所犯错误以及官员特权等问题。该文件认为各高校以及媒体应当避免触及上述话题。

中国依然是一压迫性的国家

司法机关却一直在触及这些话题。那些致力于践行普世价值、新闻自由的人,那些挖掘共产党过去所犯错误、挖掘当前官员特权的人,都会引起当局的关注。2013年夏天以来,在史无前例的抓捕浪潮中,许多记者、博客作者被捕,除了高瑜之外,至今依然有100多人没有获释。这也让中国在"记者无国界"组织的国际新闻自由排名中,位列176,即倒数第五名。

而在今年夏天,一场同样史无前例的抓捕潮中,大约有300名律师、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人权人士及其家属被捕、或遭到软禁。目前,依然有30人左右被羁押。真正的法制安全绝不是这样。外国投资者以及经贸合作伙伴非常看重法治安全。尽管高瑜的刑期获减、得以监外执行,但依然要明确:这种"恩赐"手段不能替代真正的法制安全。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