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评欧元稳定新机制:给金融市场的信号

欧盟要给债台高筑的欧元区国家提供一把巨大的保护伞,以避免货币联盟崩溃。欧盟27国的财政部长周日夜间在布鲁塞尔进行了好几个小时的危机谈判,就提供一个涉资总额达5000亿欧元的信贷框架达成了协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另外拿出至少2500亿欧元。欧洲中央银行同时以购买政府债券和其它货币市场证券的行动来阻挡各国债务危机。德国之声记者Rolf Wenkel评论如下。

default

15个月前,2009年2月,德国图宾根大学国民经济学退休教授约阿希姆·施塔巴提(Joachim Starbatty)对德国之声说:"希腊实际上必须让货币贬值40%。欧元面临一场生死考验。"施塔巴提曾经向联邦宪法法院起诉反对引入欧元,结果他失败了。可以肯定的是,这位教授当时所知道的,那些对冲基金和其它机构投资者同样知道,知道的时间至少同样长。也就是说,他们有超过一年的时间,可以聚集力量,把阻碍他们前进的堡垒炸平:先拿下曼哈顿,再拿下柏林。换句话说:先干掉希腊,然后干掉欧元。

对冲基金“豪赌”希腊破产

对冲基金们按部就班、步骤合理地展开他们的计划。他们利用欧元区成员国贸易和经常项目收支的巨大不平衡,来大大地增加他们的资本。希腊是第一个,也是最容易对付的一个试验品,方法是通过卖空希腊国债券。他们赌的是该国国家在短时间内破产,通过所谓信用违约互换保险(这种交易是在证券交易所外进行的,因此不会受到监督控制),他们起动了一个更大的杠杆,为的是同一个目的。

欧元区国家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共同推出的第一个拯救方案,说穿了无非是用钱买时间,推迟事态的爆发。约在两、三年时间里,希腊不再需要跟资本市场打交道来再融资。这个国家的经济必须每年增长4%以上,才能开始用自己的力量来削减债务大山。然而,由于采取规模巨大的节约措施,那里将发生的多半是经济衰退。因此,在这段“用金钱换来”的时间过后,欧洲人面对的将仍然是今天所面对的问题。

“金融鳄鱼”的真正目标:欧元

对冲基金的算盘说来很简单:在希腊身上能够成功的事情,在葡萄牙,在西班牙,在意大利那里同样能够成功。欧元大厦里的砖石坍塌得越多,欧元自身就越来越成为他们的目标,通过普通的外汇期货生意就足以使之大伤元气。比如说:我向你保证,现在值1.28美元的1欧元,到2011年1月1日只用1个美元就可以买到。欧元我现在虽然还没有拿在手里,但到我必须向你交货的时候,我只须到外汇市场上用88美分买来给你就行了。一笔大有可赚的生意。不是吗?

欧洲主管财政的政治家和央行总管们花了很长时间才闹明白了:这件事关系到的并不是希腊或者葡萄牙,而是欧元。现在他们撑开的欧元保护伞应该是给予金融市场的一个明确信号:针对欧元的豪赌将以失败告终。为了让这个信号能够起到作用,人们给它垫上了5000亿欧元这个让人无法想象的巨大数字。

后续动作必须跟上

现在需要观察的是,这个信号能在多长时间里起作用。如果没有对机构和金融市场动作机制的改革跟上,这个巨大数额还是不足以阻挡针对欧元的投机。人们提出了很多建议:金融业必须参与公共支出和金融危机后果处理费用的融资,无论以什么形式;针对政府债券的没有规定约束的信用违约互换(Credit Default Swaps)必须予以禁止,除非本人真的是相关信贷债权的拥有者;对卖空的机制也必须加以考虑。虽然不能禁止,因为许多这种行为的目的是保障未来的业务,但至少应该禁止其衍生产品。再就是,必须在欧元区协定里加上一条破产规定,就象针对企业和私人早就有所规定的那样,目前对国家还没有这条规定。

作者:Rolf Wenkel/平心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