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访问在帕劳的六名维吾尔人

在臭名昭著的关塔纳摩监狱被关押8年以后,6名中国维吾尔人终于在南太平洋岛国帕劳找到了临时的避难之地。他们的居住环境也从狭窄的单独囚室,变成了通风, 宽敞并拥有空调、电话、 互联网的一座有6个房间的海边住宅。然而阿赫马特·图尔森象其他同伴一样,很少走到户外活动,也不愿意回忆在关塔那摩那段被关押的日子。他说,我们这些维吾尔人必须重新学会在自由的天地里生活。

default

资料图片:被关押在关塔纳摩监狱的维吾尔人手持自制的标语发出要自由的呼吁(摄于2009年6月1日)

“在关塔纳摩我们被关在笼子般大小的牢房中,身体几乎无法活动。我们不知道其他囚犯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或者5米-10米远的地方都发生了些什么。关塔那摩的日子是我们一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这些维吾尔人就这样被关了8年时间。中国新疆的维吾尔人属于穆斯林少数民族。 寻求新疆独立的这六名维吾尔人在逃往土耳其抵达阿富汗时被当地武装截获,并被作为塔利班战斗人员以每人5千美元的价格交给了美国军方。 随后,这6人被当成危险的恐怖分子送往关塔那摩。律师克拉克经过长达6年的努力,才将这些人解救出来。

早在2003年美国军方和司法部的调查就得出了相同的结论,没有证据证明这6人是恐怖分子。 他们既不构成危险因素,也不是什么恐怖分子,更不是什么谋杀犯。 即便是用铁皮罐练习射击的童子军接受的军事培训,也要强过这些人。

对于帕劳共和国总统来说,接收这些关塔纳摩囚犯不过是为了表示一种人道主义关怀。 美国总统奥巴马为此还亲自表示感谢,并将美国对这个岛国的发展援助资金从每年的1.5亿提高到1.7亿美元。中国政府对帕劳的这种做法则表示强烈愤怒。据这些维吾尔人说,中国资助的两个项目:帕劳一家酒店的建造工程和帕劳环城公路延伸项目已经停工。 帕劳内政部长皮兰托奇认为,这两个项目突然停工绝非偶然。

“中国方面的确对我们发出了威胁。 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世界大国,因此恐吓一个小国是不明智的做法。 北京政府肯定知道圣经中大卫和巨人歌利亚的故事。我相信, 中国方面不会愿意在这件事情上丢脸。 但是谁又能知道他们想怎么做呢。”

但在帕劳的维吾尔人知道他们自己想做什么。 在帕劳他们有一个翻译,一名社会问题工作者和一名律师为他们提供服务。 但是这些维吾尔人在帕劳也不过只是客人,只能享受临时居住权。 阿德尔·诺里和阿赫马特·图尔森虽然对帕劳能够接收他们表示感谢, 但是他们更愿意搬迁到澳大利亚生活。

“在这里生活我们感到害怕,因为中国在这个地区的影响很大。过去我们没有选择的自由。在澳大利亚我们会感觉安全得多。我们只希望能够生活太平, 远离中国政府的威胁。我们希望最终能够找到这样一个国家。 ”

在帕劳的这六名维吾尔人知道,他们不会再有机会见到自己的家人。现在返回中国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在那里被视为分裂主义分子,被视为国家的叛徒。澳大利亚虽然有维吾尔人社团,但是澳大利亚政府迄今不愿接受这六名维吾尔人。这个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中国现在是澳大利亚最为重要的出口市场和贸易伙伴。 但澳大利亚方面称,仍会审核这些维吾尔人提出的避难申请。 因此在澳大利亚有关当局做出最后决定之前,六名维吾尔人只能在南太平洋岛国帕劳的海边耐心等待了。

作者:Andi Stummer /韩明芳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