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访谈:怎么看核能在德国和中国等的作用

在全球能源危机的背景之下,包括美国和法国在内的发达国家开始重新考虑通过核能寻找替代能源,而中国,印度等对能源需求巨大的发展中国家更是把大力开发核能作为能源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在德国,当年红绿政府制定的放弃核能政策遭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阿塔克是坚持废核路线的组织之一。1998年,阿塔克组织在法国成立,起初该组织的活动主要集中在反对现行税制,要求社会公正方面。德国之声记者采访了该组织德国分支的核心成员吉格尔德。

default

阿塔克创建人之一Sven Giegold接受采访

德国之声:吉格尔德先生,现在全世界都在谈论能源紧缺,而在很多国家,包括类似美英法等发达国家,利用核能已经重新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德国是否应该重新思考放弃核能的政策呢?

吉格尔德:三思而后行确实没有错。但我认为,放弃核能的决定是正确的。主要原因是,如何处理非常危险的核电站废料依然是个没有解决的难题。而且核电目前依然享受政府补贴,所以从经济角度而言,依赖核能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德国之声: 即使人们接受您的说法,那接下来的问题必然是,应该使用何种能源来代替以石油为代表的化石能源呢?毕竟众所周知,依赖化石能源不是长久之计。

吉格尔德:但问题是,核能也并非石油的替代品。我们利用石油来取暖,制造汽车和飞机燃油,但我从来没看到过用核能驱动的汽车和飞机。此外,还有很多替代方案可以减少能源消耗,比如提高能源利用效率,还有利用可再生能源。这样不但能够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而且成本较低,这样的话,从经济和环境保护的角度来看都比核能更好。

德国之声: 您一直强调希望用可再生能源取代传统能源,那么现实情况是否如您所愿的,在朝这个方向发展呢?

吉格尔德:当然,可再生能源以及提高能效的技术发展非常迅速。仅仅在德国,可再生能源工业就创造了20万工作机会,是核能的七倍。可再生能源的价格越来越便宜,而传统能源包括核能所需要的铀矿都会越来越少,价格也会随之升高。现在人们可能觉得可再生能源比核能成本高,这是因为利用核能所产生的环境成本没有被计算在内,所以这样的比较是不公平的。可再生能源一定会在竞争中胜出,不管是在德国,中国还是其他任何地方。但问题是那些大型能源公司希望依靠大量国家补助来重建自己的集中型产业结构,比如核能,煤矿等等。这才是问题的实质。因此我们必须确保那些具有竞争优势,具有可持续性的新能源能够得到国家补助,而不是那些跨国集团。但我们也知道,这些集团公司财力雄厚,而最近的能源涨价让他们又赚了很多钱。他们花了很多钱对政府进行游说。而我们也发起活动,向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将能源领域重新划归国家管辖。

德国之声:您刚才提到了中国,您是否有机会和中国同行在这个议题上进行交流呢?他们的观点是什么?

吉格尔德:阿塔克在中国没有分部,我们在日本和其他很多国家设立了分支机构,但中国没有。但我们和中国的环保人士及组织讨论过核能问题,我可以告诉您的是,我们的观点完全一致。但中国的问题是,利用核能是否完全是出于能源需求,还是出于军事目的。因此,也许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还必须参考其他因素。当然,我们始终认为应该在全球范围内禁止核武器,所以国家出于军事目的控制核能技术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当然这必须是一个全球统一的行动。我完全可以理解,在其他国家拥有核武器的情况下,中国不会放弃核武。

德国之声: 其实在核能方面,中德之间也有着非常强的联系。我们都知道一些德国康采恩在中国核能工业建设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比如西门子集团。德国本身坚持放弃核能,而德国公司却依靠向中国出口核能技术赚钱,这样的对比是不是非常具有讽刺意味呢?

吉格尔德:是的,我完全同意这样的说法。我们一直在批评西门子公司进行的核能业务。西门子公司如果明智一些的话,就应该放弃这种肮脏的能源生产方式,停止建造核发电厂。此外,我们对该领域内可能存在的国家补助也提出高度质疑。政府不应该对任何形式的传统能源生产方式进行补助,包括石油,化石燃料和核电。

德国之声: 您是国际组织阿塔克的成员,而有种意见认为,包括阿塔克在内的很多国际非政府组织采取反全球化,反核的立场,完全出于意识形态的理由,而没有切实的证据和科学的论证。您如何看待这种意见呢?

吉格尔德:我有两点意见,首先阿塔克不是一个反全球化的组织,我们只是希望全球化过程中能够顾及社会和环境层面的问题。至于全球一家的理念,我们自己就是实践者,阿塔克本身就是一个全球性的组织。因此我们不是反全球化组织,否则就是自相矛盾。我们把自己称为"另类全球化主义者",这也不是一个意识形态的问题。我们也是在科学依据的基础上进行思考,然后作出政策性建议。我们不代表任何行业利益,而只关注公民个人的利益。我们经过大量的研究分析之后得出结论,可再生能源和提高能源利用率是应对气候变化以及能源衰竭的正道。非政府组织以及公民社会在考虑这些问题时较少带有利益考量,而企业集团则无避免利润的驱使。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