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访暗杀希特勒英雄之子

六十年,活生生的经历演变为历史,其中有多少虚实?德国之声记者采访了暗杀希特勒的施道芬贝格之子,试图为您展现他人生经历,也是历史长廊中的另一个片断。

default

大众明星演绎个人故事

德国之声:父亲去世那年您才十岁,有没有听说过刺杀希特勒计划的任何消息,家人里有谁知道吗?

小施道芬贝格(Berthold Schenk Graf von Stauffenberg): 不可能知道,这属于高度保密,如果让孩子们知道,会有走漏风声的危险。不过母亲了解也同意他的计划。我们是完完全全蒙在鼓里。

母亲什么时候听说的?

比较早吧,母亲觉察到有什么不对。面对她的疑问,父亲只得透露了些情况,然而不清楚他说了多少。后来母亲告诉我们,她知道父亲打算做什么,她不知道的是,父亲决心自己把炸弹带进去。

什么时刻、怎样的情况下,您获悉了暗杀希特勒行动?头脑里第一个想法和感受是什么?

是听收音机的时候。直到第二天,母亲才告诉我和弟弟,暗杀希特勒的是父亲。我俩完全无法理解,唯一的感受是震惊。谈话当天的夜里,母亲就被人带走了。重新见到她,是1945年的6月。

您的震惊是因为听说父亲的死讯,还是因为他牵涉到反抗行动?

应该说两者都有吧。今天说起来也许令人难以置信,但是那个年代,死亡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我的同学里,三分之一的人没了父亲,而且不要忘了,空袭什么的也可能叫人送命。当然父亲试图刺杀国家元首,他死后麻烦事也接踵而至。这不符合我们当时的世界观,他怎么会去反抗一国之首呢?母亲解释说,父亲认为,正是为了德国,他才必须做这件事情。当时我不能完全接受,到真正消化这件事情,已经是很久以后。

也就是说您受到的教育是顺应着那个时代的。

说到顺应时代,我们没有被教育成地地道道的纳粹。如前所述,父母那会儿不得不谨慎万分。在我们面前他们既没有明目张胆地批判,也不曾激动不已地赞同,但是学校充斥着纳粹思想改造。

母亲被带走后,生活怎样继续?

整个家四分五裂了。家族里的大人们多半进了集中营,尽管有的同暗杀行动毫无关联。这就是所谓“株连九族”,由于父亲的行为所有人都得遭到惩罚。希特勒的人对母亲和阿姨长期审查,想搞清楚她们究竟有没有掌握些情况,不过没成功。我们则被投到专设的儿童之家,一直待到美国人占领德国。

Berthold Graf von Stauffenberg

德雷斯顿为施道芬贝格大道揭幕,小施道芬贝格(左)

此后的人生之路有没有留下暗杀事件的“烙印”?您从军了?

留下“烙印”也许算不得准确的表达,深刻的影响倒是有。是的,因为父亲我们变得著名,同不为人所知的状态相比,生活显然是两样的。从事什么职业都不易,尤其困难是谈论父亲的职业时。去当兵只是因为兴趣,不为追随传统,也不是父亲的缘故。可以说是尽管这样了,还要参军。

哪些对父亲的错误评价特别使您气愤?

总有人说,父亲原是纳粹,后来改邪归正。听起来挺不错,或许尤其让那些自己曾经是纳粹的人耳朵舒服。其实如果事实如此,我也无可非议,可惜它不是事实。起初他既不是纳粹,也不是反纳粹,他想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只希望独立地作出评价。他所重视的是“独立”。

迄今为止父亲的形象里缺少了什么?

这一点我也难以提供准确评价,因为来不及足够地认识他。我想,他既不想努力变成一个超人,也无意于成为如今所谓的超级明星。他也绝非芸芸众生里随便的一个人。我只觉得,他特别聪明。

关于刺杀希特勒,眼下共拍摄了七部文献电影。影星汤姆. 克鲁斯也将在好莱坞新片中演绎这个题材,对您而言,是否意味着私人的故事被公众之手所左右,然后定格?

当然了,虽然多数电影的出发点是好的。而且,文学作品里也不乏让人难以接受的、甚至于低俗的例子。

尽管如此,您的家庭却没有把公众拒之门外?

对。我们觉得,外界塑造出的父亲形象是否崇高与家庭无关,这不意味着我们就要反对,只是不会特别积极而已。

那么您对汤姆. 克鲁斯(饰演您的父亲)的批评,是媒体来找您的吗?

我正打算借这个机会强调一下。从我的家庭来说,没有人对这个事情热衷起来。我只是接受了『南德意志报』的采访,陈述了自己的观点。民主社会,谁都可以表达他个人的,而不是某些人意志作用下的见解。我从没有提过不拍电影的要求,不过说了我不喜欢,我想这是合法的。

多年来,历史上对您父亲反抗希特勒的评价发生了不小的改变。从最初的谴责到后来的英雄化,新的评价是否距离真相更近?

60年,很长的一段时间。战争的参与者如今所剩不多,就算是他们的子女也都上了年纪,变化也是理所当然。从活生生的经历演变为历史,这里面必然掺扎着错误…我们所以为的历史,包含着我们不再了解也无从了解的错误。

Berthold Graf von Stauffenberg

在波兰

对您个人、对德国乃至全世界,7.20 暗杀行动的价值在于?

我不想为德国百姓以及全球人民推导出什么道理。我只想说,如果感到肩负着道德的义务,就要去追随它。现在大家问,政治上那么做好不好?它不是政治的是非问题,也不属于民主主义者与否的界定,它就是个道德问题。你能够允许国家的民众被罪恶之徒所执掌吗,哪怕他是被人民选举出来的?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