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访德雷森养老院

德国社会正在老化:据联邦统计局报告,德国目前共有290万人年龄超过80岁,其中大约200万是需要医疗护理的病人。

default

老有所靠

德国的老人安养护理工作做得相当不完善:巡回护理服务单位的工作日程永远爆满,许多老人院人手严重短缺。温馨地关怀老人,倾听他们说话,需要足够的时间,而这正是护理人员最缺的:他们每天有如赶场一般,一个接着一个地进出老人的住房或公寓。在这种现实环境下,想找到一家兼顾人情味儿的老人院实在很难。德国西部小镇韦瑟菱的私营老人院“德雷森”正是这么一家难得的养老院。

不牵累子女

下午三点是“德雷森”人喝下午茶的时间。餐厅每天都供应新鲜烘烤的蛋糕,老人们在一起闲话家常,气氛温馨、融洽。沃伊勒老太太高龄87岁,已在老人院里生活了3年。她身体健朗,看上去心满意足。她告诉说,在这儿她受到良好的照顾,孩子们都很满意。从前她照顾公婆,直到他们过世,而这种重担她不愿再加诸于子女身上。

克宁老太太留在房间里没出来,因为她几乎不能行动,事事要人帮助。不过看不出她的情绪低落,她也不怨天尤人。克宁老太太说:“我不能让女儿伺候我,我已经没法儿自己做饭了,但也不愿意增加女儿的负担。我已经97岁,没有什么期待了。在这儿什么都不缺,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就按铃叫人:起床,穿、脱衣服都有人帮忙。”

等着住进“德雷森老人院”的名单很长,但它最多只能接纳40名老人。老人在这儿能得到应有的关怀、温暖和爱心。护士莫妮卡表示,老人院里没有压力,从不出现紧张忙乱的情况。她说:

“我们保留足够的时间来照顾老人。一个护理小组负责照顾的老人不多,所以从早晨开始,我们就可以不慌不忙地帮着老人家们慢慢儿起床。在其它许多大型的老人院里,一名护士就必须照顾40名老人,这跟我们没法儿比较。我们这儿的老人跟我们处得像一家人,他们都清楚地知道,我们有几个孩子或几个兄弟姊妹。看到不能再独立生活的老人搬到我们这儿来住,是件令人欣慰的事儿。老年人初来乍到的陌生感,最多两、三个星期就消失了。”

费用不低

温馨舒适的私营老人院价格不菲,选择全套护理服务的每月住宿费,超过3千2百欧元。教会或地区政府设立的老人院,平均每个月的费用少500欧元,一半由护理保险公司支付,另一半由老人自己或他们的家人承担。

德国老人院的服务品质很有争议:2006年“德国人权研究所”发现,全德国老人院中,总共有38万4千名老人不能获得合理的饮食供应,44万名老人得褥疮,有的已经溃烂。该研究所指出,德国老人院里的人权状况极其糟糕。

经营老人院已有20年经验的德雷森女士无法想象,在她的老人院里会发生这种情况。她说:她曾经去过发生这种事件的老人院,当时他们嘲笑的德雷森老人院的规模小,经营方式不合乎经济效益。但她认为,让一名护理人员同时照顾三、四十名需要加强护理的老人,这是万万不行的。

根据联邦统计局的资料,目前德国大约有64万名老人住在老人安养院,并且程上升趋势。将近100万人在自己家里,由家人照料。只有大约47万老人请得起人到家服务。请人到家服务的费用非常昂贵,例如全天候的护理服务,每月需要大约1万欧元。为了省钱,不少家庭雇佣东欧不合法的廉价护理劳动力。德雷森认为,这绝非长久之计。她指出,“24小时服务”意味着要护理人员彻底放弃私人生活。而许多东欧年轻妇女就是这么干的。她认为,对这种作法必须特别小心谨慎。

德国社会老龄化的发展趋势已然形成,需要医疗护理的老人正年年增加,因此护理人员的需求量也不断攀升。据估计,到2020年时,德国将有1/3的人口超过60岁。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