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警方首认羁押杜斌:国保操刀“政治案”?

《纽约时报》前摄影记者杜斌因拍摄反映劳教酷刑的《小鬼头上的女人》纪录片及编写《天安门屠杀》一书遭当局报复;昨日北京警方首次承认羁押杜斌,并称该案属国保办理的案件。

(德国之声中文网)独立纪录片制作人、《纽约时报》前摄影记者杜斌5月31日失踪后;6月12日,北京维权人士胡佳陪同杜斌的妹妹杜继荣到北京右安门派出所,再次询问杜斌下落。当职负责人承认杜斌已被刑事拘留,是一个国保办理的案子,杜斌目前被羁押在丰台区看守所。这也是北京警方第一次口头承认羁押杜斌。

6月13日,胡佳再陪同杜继荣前往丰台看守所,5名国保尾随至现场对他们进行贴身拍摄。预审处告知他们:“杜斌是在6月2日被刑事拘留。罪名为‘寻衅滋事’”;国保也警告杜继荣,不要再与胡佳及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人员接触。国保还将杜继荣招至一旁,向她出示了手机上记录的杜斌以前编写和出版的多部书籍如《天安门屠杀》、《上海骷髅地》、《北京的鬼》等。

现年41岁的独立纪录片制作人、自由作家杜斌,曾为《纽约时报》中国分社摄影记者;5月31日,国保将其从住处秘密抓捕,家中的书籍和电脑遭扣押。外界普遍质疑杜斌此次被当局抓捕,和早前他拍摄并在香港公映的、反映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酷刑的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和六四纪念日前夕在港出版的他历时8年收集资料而编著的《天安门屠杀》有关。杜斌失踪后,国际记者联合会发表声明谴责中共当局打压记者,并呼吁习奥会晤之时立即释放杜斌;《小鬼头上的女人》主人公、马三家劳教所酷刑受害者刘华也和其他受害者发起联署并向当局抗议。

Buchdokumentation Tiananmen Massaker, Mai 2013, Verlag Mirror, Hongkong

杜斌最新在香港出版了《天安门屠杀》一书

"当局就是在报复和压制他"

胡佳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透露,杜斌失踪后,杜继荣赶到北京时在杜斌家中看到警察留下的传唤书,上面的罪名为“扰乱公共秩序”,时间是6月1日;目前看守所给出的是“寻衅滋事”罪名,警方也回避不谈因何认定该罪名,而是不断提及杜斌以前的作品,因此胡佳认为这是当局炮制、国保操刀的又一个政治案件。
胡佳表示:“我们一到那里就被五个很壮的国保围住,他们分别用照相机、录像机拍摄;他们可以到看守所的办公区,如入无人之境,这也是一个标志,这是一个政治案件;一个人写作的东西和‘寻衅滋事’有何关系?但看守所预审所说各方面都对不上,从时间线上、情节等各方面全都对不上,我们只能说现在确定无疑的是由国保办的案子,国保本名叫政治保卫,他们办的案子就是政治案件。杜斌所做的事无非是用他的笔、他的镜头诉说这个国家的苦难,当局就是在报复和压制他,也想用这种方式威胁他人,制造恐怖气氛。”

In this photo taken Monday, June 1, 2009, human rights lawyer Pu Zhiqiang, right, speaks to the press, closely watched by plain clothes policemen, not in picture, at his office in Beijing, China. Pu was a law student in 1989 and joined thousands of protesters on Tiananmen Square calling for democracy and changes to China's political system. Pu said he wanted to visit the Martyrs' Monument in Tiananmen Square on the evening of June 3 to honor those killed in the military crackdown on the protests, but he has been detained by police and couldn't get to the monument. (AP Photo/Elizabeth Dalziel)

浦志强

“签了代理委托书,一直签到二审”

胡佳也表示因为杜斌老家在临沂,临沂当局当年炮制了陈光诚事件,其法治状况可想而知,为免北京当局和临沂当局联合向杜家施压,今天上午,他陪同杜继荣和中国知名律师浦志强、周泽签定了代理委托书。

近年浦志强也代理了多起劳教受害者案,浦志强本人也和杜斌一样,为“八九一代”,共同的情感联结和相近的价值主张使他成为杜斌案最合适的代理律师:“今天签了委托书,不仅是审查阶段,一审、二审全部签下来了。以减少以后的隐患”;律师也就警方从杜斌出版物下手,着手准备相关证据资料等。

杜继荣也向德国之声表示,哥哥的案例让她从一个虚幻的“中国梦”中醒来:“要不是发生哥哥被失踪,我一直觉得这是个美好的时代。这两天时间我看到就是他们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请大家关注这件事、帮助我哥。”

作者:吴雨
责编:雨涵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