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解决乌克兰危机时不我待”

东欧问题专家菲克斯认为,围绕解决乌克兰危机的努力,到了打开天窗说亮话的时候了,否则,对俄罗斯的所有威胁都将毫无意义。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接受德国之声有关国际社会解决

乌克兰危机

所作努力的一次采访中,东欧问题专家菲克斯(Liana Fix)要求向东乌克兰地区派遣更多观察员。

德国之声:

东乌克兰局势似乎没有缓和。您认为,那里的冲突是否还会加剧?

菲克斯:

Bewaffnete Separatisten in Slowjansk

斯洛维扬斯克的亲俄罗斯武装分子

是和是战,机会对半。尽管人们寄予厚望,

日内瓦协议

并未成为缓解局势的第一步。双方对协议的解释全然不同,对谁应于何时实施所达成的步骤、谁应进行监督,各方没有共识。

那些官方的或非官方的组织或集团目前在乌克兰扮演着角色?

在该国东部,的确存在着有组织的公民,他们希望东乌克兰更靠拢俄罗斯,不过,他们的人数没有象在克里米亚冲突中那么多。与此同时,还出现了自称为独立

东乌克兰民兵

的武装组织。它们得到莫斯科的支持,这一点非常可能。在基辅,有民族主义集团,其中一部分是数年来渐成气候的自由联盟党,根据民意测验结果,它的民意支持率已明显下降。另一部份是极端右翼势力。俄罗斯方面非常强调这一势力。不过,它历史短浅,在社会上扎根不深,因此,人们不应过高估计它的影响力。

人们在谈判中选择了正确的对手吗?

从原则上讲,是的,因为,俄罗斯有着巨大影响力。但是,只要俄罗斯不承认这一点,与之进行的有关东乌克兰分离分子的谈判当然不会有结果。季莫申科提出了分离分子也参与的圆桌会议建议。这一建议遭受严重质疑。有人指出,这一建议等于是承认分离分子是谈判伙伴。不清楚的是,分离分子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了东乌克兰人。有可能,他们只是一小撮人,只想挑衅,对达成长期、稳定的解决方案毫无兴趣。

Papst Franziskus Rom Petersplatz 20.4.2014 Ostern Ostermesse

罗马教皇方济各在今年复活节为乌克兰和叙利亚祈祷和平(2014.4.20)

西方现在还有什么手段?还可以做什么?

作为第三阶段的对俄制裁措施—经济制裁依然是一种选项。不过,只有在俄罗斯对东乌克兰的干预完全明确的情况下,第三阶段制裁才会实施。这一干预显然还无法确证。因此,我个人认为,有必要向乌克兰派遣更多观察员。它有助于澄清这样的问题:谁在当地做了什么、在民众中的支持有多大。而最困难的问题是:他们从哪里得到了支持?迄今,依然缺乏能证明俄罗斯提供了这一支持的有说服力的证据。

即将举行的大选将扮演何种角色?

对乌克兰的稳定而言,5月25日的总统选举具有决定性意义。基辅现当局被指没有合法性。而一旦有了一名民选合法总统,就应承认他是谈判伙伴。现在的问题是,东乌克兰的分离分子以及俄罗斯是否愿意看到选举和平进行,是否愿意让选举成为可能。舆情显示,一名亲俄人士胜选的可能性不高。

围绕欧俄关系,联邦德国应扮演何种角色?

联邦政府迄今行动谨慎。不过,我不认为,现在就应亮出针对俄罗斯的最后一张王牌—经济制裁,并同时声明,在是否实施经济制裁的问题上,依然“举棋不定”。能够使用的手段本已有限,因此,尤其是德国,应继续采取“引而不发”的态度。

Liana Fix Expertin Deutsche Gesellschaft für Auswärtige Politik in Berlin

东中欧问题专家菲克斯

乌克兰冲突的主要问题真的是在于缺乏证据?

已经有很多数据,但是,这些数据均缺乏权威性。例如,没有一个权威机构说过,在斯拉维扬斯克的武装人员是俄罗斯公民。新闻记者有助于澄清事实,但对谈判来说,他们所搜集的证据远远不足。我们采取克制态度的时间越长,越没有把握,就越有利于有关方面制造既成事实。这一现象,我们在克里米亚危机中就经历过:人们越是在“那些武装人士是否就是俄罗斯士兵”这一问题上犯嘀咕,行动者在当地的活动空间就越大。这便是著名的“延宕游戏”。

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否则,我们早晚将在东乌克兰面对既成事实,—就象在克里米亚半岛那样,我们可能永远都无法扭转这些既成事实。

(菲克斯是总部位于柏林的德国外交政策协会专家,供职于罗伯特·博施基金会中东欧研究中心)

采访记者:Klaus Jansen 编译:凝炼

责编:洪沙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