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见证历史的前东德建筑去无声

许多人都知道,到德国东部旅行的人在参观一些建筑遗产的时候往往会迅速下一个结论:难看!然而,这只是一个非常肤浅的看法,因为东柏林、莱比锡、哈勒或是马格德堡等前东德城市在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修建的一些建筑,都是与国际建筑发展接轨的。

default

典型的前东德时期的建筑

当不久前人们欢欣雀跃地庆祝包豪斯建筑设计学院成立90周年的时候,估计没有几个人知道,在1945年之后,一些包豪斯学派的建筑师,曾在当时的民主德国建造了不少地地道道的现代主义风格建筑,而这些建筑在两德统一之后却纷纷被夷为平地。

"欢迎您来到马克思-恩格斯广场的人民议会大厅。从来没有一座宫殿像这里一样,向所有的公民开放,供他们进行休闲、学习和社交活动。话剧、音乐会、演讲、论坛、庆典,这里常常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

这是前民主德国人民议会大厅--"共和国宫"的广播导游资料录音。而今天,昔日的"共和国宫"已经荡然无存,甚至连一砖一瓦都没有留下。当年位于柏林中心的世界青年体育场--民主德国战后现代建筑的成功典范,现在也无迹可寻。这座体育场空间宽敞,场馆内各种圆弧造型随处可见--这座先锋艺术风格的建筑竟然能出现在斯大林时期的东柏林,这是人们没有想到的。建筑师名叫塞尔曼·塞尔曼纳吉克( Selman Selmanagic),他的建筑学硕士学位证书正是著名现代主义建筑大师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亲笔签发的。

建筑历史学家乌尔里希·哈尔同这样回忆道:"民主德国的有趣之处就在于,在二战刚结束的那段时期,包豪斯建筑风格及其盛行。因为很多知识分子在经历了纳粹时期的复古建筑之后,作为左派的他们,正希望重新回归到简约的包豪斯风格上,而且这种回归也从来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和限制。"

包括前东德的那些平板式建筑,也正是基于包豪斯流派注重建筑与工业生产用途之间联系的偏好。而这些理念正好在民主德国得到了彻底的实现。

"拆毁一座建筑,就等于在城市中留下了一个空洞。由于在民主德国时期,人们试图用简约、朴素的建筑风格来塑造城市面貌,而当这些建筑现在全部被拆毁之后,就给这个城市、这里的空间留下了一个缺口,这就等于把整个城市的面貌给毁了。 "

乌尔里希·哈尔同希望在处理前东德时期的建筑遗迹时,人们能带着更加轻松和宽容的心态。他隐约感到,人们似乎要彻底消灭民主德国政权的所有痕迹。因为,他看到有很多社会主义时期遗留下来的建筑,尽管出自名家之手,但也纷纷被毫不留情地拆毁:比如德累斯顿内城的中心商城就遭受了这样的灭顶之灾。这座被称作"银色立方体"的传奇式建筑于上世纪70年代完工,虽然它是东部现代建筑风格的突出代表作品,但仍在2006年被拆。商场建筑的一种特别风格的典范就这样永远消失了。

乌尔里希·哈尔同说:"人们有义务用客观的历史眼光来审视民主德国,就像我们对待其他的历史时期一样。而它的建筑风格,包括一些大师级的作品,也是构成整个民主德国文化的一部分。"

另一个例子是位于柏林的风格独一无二的"枫叶宾馆"(Ahornblatt)。这座形似六角扇贝的酒店建筑出自表现主义建筑大师乌尔里希·穆特尔之手,它向上扬起的尖角顶棚给饭店正门带来了开阔的视野。人们从视觉上甚至会感觉好像一只巨大的蝴蝶停在街头。这是民主德国时期建筑的一颗明珠,而且它的设计几乎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

1999年,人们拆毁了这座建筑,重新建起来的,是造型平庸的一座写字楼和一家酒店,这种建筑在德国任何一座小城市都随处可见。著名建筑师杨·克莱许斯表示对此完全不能理解:"我不明白拆毁计划怎么会得到批准,尤其是取而代之的建筑,从质量上看跟它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与之命运相似的传奇性建筑还有很多。而那些想要研究前民主德国社会统一党独裁历史的人,越来越多地把好奇的目光投向了东柏林和前东德地区的建筑上。因为从这些建筑,人们可以想象,当时民主德国的人们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生活的。许多处于即将被拆毁边缘的建筑正是那个时代无声的见证。从这个角度来看,将它们夷为平地实在是一种罪过。

作者:Christoph Richter/雨涵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