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要维持和平非暴力"

香港当地时间本周三凌晨1时许,一些戴着口罩或面具的示威者拿起铁栅栏撞烂立法会大楼的玻璃门,还有人用砖头打破玻璃,企图冲到里面。警方施放了胡椒喷雾,并逮捕了数人。此前一天,香港警方开始对占中运动的主要营地实施清场。本台记者就冲击立法会事件采访了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

德国之声:

香港立法会11月19日凌晨遭到不明身份的示威者的冲击

,您如何评价这种冲击行为?

郑宇硕:首先大家都明白,从香港的民主运动来说我们绝对不同意采取这样的冲击和暴力行动。这些行动对我们的形象产生不好的影响,也不利于我们争取香港市民的支持。我们还是希望一波接一波的和平的、非暴力的公民和平抗议运动继续下去。我们也明白,这是一个长期的抗争,在此期间也很难有一个重大突破的。

德国之声:目前有没有人公开指出是哪些人冲击了立法会?

郑宇硕:我们没有掌握实质的证据。当然也有很多阴谋理论流传。但是你也看到,民主运动的所有立法会议员都出来谴责这种行为。

Proteste in Hongkong 19.11.2014

示威者11月19日凌晨打砸立法会大楼玻璃门

德国之声:冲击行为发生后,我们看到有消息说,在场的机会人士举起雨伞,与警方隔着铁马对峙。这是一种支持的表示吗?

郑宇硕:在目前的占中运动中,绝大部分都是自发来参加的。他们的立场可能有一些不同,但绝大多数都明白这是一个长期的斗争。要赢得人民的支持,就要采取和平的非暴力的方式。当然也有少数的人情绪可能有点激动,他们的抗争方式也可能偏离了和平非暴力的基本的趋态。

德国之声:这次冲击行动可能和禁制令的颁布有密切关系,您怎么看禁制令和清场的行动?

郑宇硕:

清场的行动

和禁制令是预期中的,大家都知道迟早会发生。绝大部分示威者都基本接受法庭的颁令。绝大多数示威者没有动机,也没有打算跟来清场的警察发生冲突。至于清场以后会不会有一些示威者晚上再来,会不会跑去占领另一端的道路,那是另外一个问题。基本上可以看到,大家都明白要维持这种和平非暴力的趋态。

Räumung eines Protestlagers in Hongkong 18.11.2014

香港警方11月18日开始对抗议者的营地进行清场

德国之声:目前还有数百名示威者经常性地驻守旺角,一旦清场,比如旺角这个地方事态会如何发展呢?

郑宇硕:大部分示威者都明白,在政府发出禁制令后,占中行动可能会有一个阶段性的结束。当然以后还有其它机会,比如政府把政改法案拿到立法会的时候。这样的场合下也会产生另外一个占领运动的高潮。但面对禁制令,大家都明白要接受法庭的颁令。而且差不多所有民主运动的负责人、组织人都接受这个颁令。一般的看法是把占领区缩小到金钟这个小小的地方,不希望继续产生任何不利民生的影响。

德国之声:有评论说,占

中运动已经处于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您认为呢?

郑宇硕:我不这么认为。一般占中运动的参与者都知道这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没有人期待,在短时间之内北京当局会做任何实质性的让步的。但大家都知道,我们参与,主要是因为今天不发声,以后连发声的机会都没有了。我们想表示,我们不甘心当顺民,也不甘心让香港成为中国大陆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城市。我们一天不放弃,一天继续抗争,那起码我们还不算失败,我们还能坚持我们的尊严、我们的原则。

德国之声:占中三子表示在占中行动结束后将去自首,您怎么看?

郑宇硕:大家都尊重这样的行为。实际上占中运动开始时,大家都接受如果愿意违法香港的法律从事公民运动,那总得接受法律上的后果,这一点大家都是明白的。

德国之声:您认为近期还会有一个运动的高潮吗?

郑宇硕:这比较难预测,但大家都清楚,这是一个长期的抗争运动。大家一定不会放弃,抗争一定还会继续下去。比如元旦那一天是不是要举行大规模游行,政府把法案拿到立法会时又没有大规模的公民抗命运动。这些都是大家会准备、考虑,作出打算的。

德国之声:就您所在的城市大学,学生的秩序以及上课的情况是否已经恢复到和往常一样?

郑宇硕:基本大部分学生都回来上课,他们都是晚上去参加占中。所以"占中"行动白天人很少。现在也接近考试时间。学生回来上课的比例也蛮高的。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