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西非会议130周年:非洲殖民的序曲

130年前,柏林西非会议进入尾声。它是西方列强入侵非洲并展开殖民的序曲。各国在地图上肆意划下的边界范围,至今仍深深影响着非洲。

(德国之声中文网)130年前,德国总理府的会议厅墙上悬挂着5米高的非洲地图,上头标示着清晰的轮廓线、河流、海洋以及几个地名-还有大片空白区域。1885年2月26日,历时三个多月的 "刚果会议"终于落幕,当时欧洲人还未踏入非洲的腹地。

13个欧洲国家以及美国和奥斯曼帝国的代表在当时的德国总理俾斯麦(Otto von Bismarck)的邀请下,望着巨大的非洲地图,讨论如何依照"国际法"瓜分非洲大陆。没有一个非洲代表获邀与会。

"逐鹿非洲"的起跑枪响

刚果会议(又名西非会议)被视为殖民者入侵非洲的起跑枪响。远至埃塞俄比亚和利比亚,所有今日的非洲国家在刚果会议结束后的几年光阴内,便被世界强国们瓜分殆尽。在许多情况下,经纬线、河流和山川被作为殖民地间的分割线,列强们甚至直接拿出直尺画出边界。因此,在不少历史学家眼中,刚果会议是许多非洲内部冲突的基础。尼日利亚纳萨拉瓦州立大学(Nasarawa State University)的历史学教授阿金乌米(Olayemi Akinwumi)指出:"在未考虑到政治、社会和经济结构的情况下,非洲遭到瓜分。"

Kongokonferenz Berlin

德国总理俾斯麦召集欧美代表举行西非会议

几乎每十个少数民族定居区中,就有一个被边界线画过。贸易道路被切断,所有与殖民地以外的交易都遭到禁止。研究证实,被边界线一分为二的社群更容易陷入内战并且经常更贫穷。阿金乌米说:"刚果会议对一些国家造成无法磨灭的伤害。许多国家至今还深受其害。"

担忧打开潘朵拉的盒子

德国埃尔福特大学非洲殖民史研究学者佩塞克(Michael Pesek)表示,在多数情况下,欧洲殖民者完全忽视当地的状况与需求,喀麦隆便是一例。但目前的研究并不认为,肆意的边界划定是造成非洲后殖民时期冲突的主要原因。他指出,当地民众已经学会与经常只是纸上形式的边界共存。"边界对非洲的地缘政治相当重要。不过对当地民众而言并没有意义。"他们甚至经常能从边界划定中获益-例如通过走私。

上世纪60年代,非洲殖民地不断要求独立,非洲政治家也获得修正殖民时期边界的机会,但他们却未付诸行动。"多数的政治家合理的担心,如此一来会打开潘朵拉的盒子",佩萨克如是说。"过去几十年里,非洲虽然发生多场内战,但是鲜少出现边界冲突。"

当今的冲突与哪块土地曾经是比利时、英国、法国或德国殖民地较无关联。殖民者对种族的划分才是冲突的主要原因。"许多我们如今的种族划分,在19世纪的时候更开放、更灵活",佩塞克说。例如卢旺达在殖民时代前,胡图族和图西族不过是社会族群的划分。根据社会地位和富有程度,胡图族人可以成为图西族人,反之亦然。直到殖民者将二者做出绝对的区分后,才造成他们之间的对立。1994年,胡图族人对图西族进行种族灭绝大屠杀,约一百万人被杀害。

Namibia Geschichte Deutsch-Südwestafrika Ovambos auf dem Weg in die Minenstadt Tsumeb

历史学家表示,西方列强在未考虑到政治、社会和经济结构的情况瓜分非洲

向殖民者索赔

2010年,刚果会议满125周年。非洲多国代表在柏林对殖民造成的影响提出赔偿要求。非洲国家在一份声明中写道,125年前欧洲各国无视非洲的法律、文化、主权和制度肆意瓜分非洲,此举是违反人道的罪行。联署国要求当时的殖民国家,在具历史意义的地点资助建立纪念碑,归还窃取的国土及其它资源,修复掠夺的文物,并且承认殖民主义以及殖民罪行是反人类罪。

但至今各方尚未有任何动静。德国和尼日利亚的历史学家对此并不讶异。佩塞克表示:"人们经常说起要对奴隶交易或是大屠杀做出弥补,但是鲜少提到要对欧洲列强在殖民非洲一百多年的期间里所犯下的罪行进行补偿。"阿金乌米总结道:"我不认为会有任何形式的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