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西藏流亡政府往何处去?

他们没有自己的国家,没有自己的国籍,但将在今年3月选举新政府。几个月来,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团体表现出很大的选举热情。

default

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桑东仁波切2月17日在柏林接受德国之声中文部主任吴安丽(Adrienne Woltersdorf)采访

西藏流亡运动历史上将首次出现达兰萨拉的选举不仅仅是确认职务的情况。几个月前,集精神领袖和政府领袖于一身的达赖喇嘛宣布将"退休"。达赖喇嘛即将卸掉职务的愿望在藏人中引起震动。至少从数据上看如此。达赖喇嘛在瑞士的代表Tseten Samdup Choekyapa高兴地表示,在北美和欧洲举行的初选中,参选率超过60%,

Tseten Samdup Choekyapa这些天正和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桑东仁波切(Samdhong Rinpoche)一起在德国访问,也算是进行选战。他们和记者见面、访问当地的藏人社团、握手、拍照。任何一个社团他们都不嫌小。德国只生活着21名登记的藏人选民。但对一个前途未卜的民族而言,许多事情本来就不同。

带着民主走到一旁

总理桑东仁波切说,"尊者认为,传统的政治制度让藏人变懒了。"他穿着藏红色的僧袍,脚上是一双舒适的凉鞋。2001年前,一直是由达赖喇嘛向议会推荐7位部长和政府总理职位的候选人。2001年后,这项任务则由桑东仁波切担任。迄今为止,没有更多的民主。

如今,最高机构,也就是达赖喇嘛办公室表示,这一切都将慢慢结束。桑东仁波切在柏林人权之家简朴的西藏倡议办公室里表示,"达赖喇嘛希望藏人能够更积极参与自己的事务。"他和达赖喇嘛都是70多岁的老人了。不过,桑东仁波切说,达赖喇嘛的民主化计划还是让他和他的人民面临进退两难的困境。

虽然达赖喇嘛在全球非常受欢迎、受尊敬,但藏人的政治权力却非常小。好莱坞影星纷纷请求与这位富有魅力的诺贝尔奖得主合影,政府首脑频频为这位精神领袖颁奖。达赖喇嘛是西藏的一张脸,也是一个问题。

桑东仁波切若有所思地轻声说:"如果达赖喇嘛从公共角色中退出,今后谁会和我们以及怎么和我们打交道呢,这是一个尚未解答的问题。"因为害怕中国领导人,西方政治家决不愿意和流亡藏人的政治代表一起公开露面。

迄今为止,他们只是和第14世代达赖喇嘛进行过生硬的谈话。"他(达赖喇嘛)希望在他有生之年,带领他的人民走向一个没有他的未来。"桑东仁波切一边说,一边不断紧张地用手敲椅子把儿。他说,他和大多数藏人一样,一方面希望达赖喇嘛留下来,一方面也支持这个富有远见的计划。

藏人选民也许比老一辈的僧侣们所预料的更能接受这样的变革。因为去年11月在总理职位初选中脱颖而出的既不是一位僧侣,也不是从西藏逃出来的藏人。迄今为止,他并不被视为流亡藏人中政治上举足轻重的人物。

他的名字是洛桑桑杰(Lobsang Sangey),西装革履,在哈佛教法律。3月20日,前西藏流亡政府总理丹增·朗杰德佟( Tenzin Namgyal Tethong)和前外长扎西旺帝(Tashi Wangdi)将和他角逐总理一职。

尽管多年来,流亡藏人社团中出现了关于政策走向的激烈争论,奇怪的是,这个问题在以上三人的选战中却没有扮演什么角色。官方层面来讲,中间路线,也就是说为西藏争取更多自治,但不独立的道路是坚定不移的信条。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年轻的西藏人希望出现政策转变。他们对谈判停滞不前、西藏藏人受到系统的压迫以及中国政府顽固的态度感到沮丧和失望。但是,桑东仁波切表示,他们的想法不能代表大多数藏人。"没有哪个个人能够改变我们的政策。如果有新的方向,只能由44人组成的议会来决定。"

为了抵御柏林二月的严寒,桑东仁波切裹上了红色的羊毛僧袍,戴上了橘红色的羊毛帽。对他来说,这次到世界各国访问是他的告别之旅。他的任期结束了,不能再次竞选。至于3月20日之后他会做什么,他表示会任其发展。如果可能,1959年来流亡在外的他希望能够回到家乡,回到西藏东部卡姆(Kham)的寺院。那里是他真正的家乡。他曾在寺院的古木下用餐、祷告。"它们很漂亮,而且还在那里。"

作者: 吴安丽 (Adrienne Woltersdorf) 译者:乐然

责编:石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