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西方谴责中国“嘲弄法治”

欧美多国政府强烈抨击中国判处持温和态度的著名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无期徒刑。

(德国之声中文网)前中国中央民族大学维族讲师伊力哈木·土赫提昨天在乌鲁木齐被以“分裂国家罪”判处无期徒刑,在国际社会引起强烈反响。多个欧、美国家政府质疑中国法治;分析家们指出,对立场温和的土赫提如此重判有可能导致新疆局势更加紧张。

美国和欧盟对中国司法当局的这一判决表示强烈谴责,并呼吁释放土赫提教授。

司法不公

China Uiguren Wirtschaftswissenschaftler Ilham Tohti in Peking

在国际上,伊力哈木·土赫提以观点温和著称

白宫要求中国政府在“和平异议人士和暴力极端分子”之间作严格区分。白宫新闻办公室在一份新闻中指出,美方相信,伊力哈木·土赫提这样的公民社会领袖能够在缓解中国国内的民族冲突上发挥重要作用,因而不能因和平表达意见而对他们予以

压制

美国国务卿克里在新疆司法当局对伊力哈木·土赫提作出无期徒刑宣判的当天即表示美方“深为不安”。他称,土赫提教授“是维族人的一个重要的温和声音”。克里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土赫提以主张对话和宽容而著名。他表示,这样的重判“显然是对土赫提教授为推进维吾尔族这一中国少数族群权益所作的和平努力的报复”。

欧盟称对法院的判决“完全不公正”,要求立即并无条件释放土赫提。

国际事务分析家指出,土赫提教授的所有文字或评论中没有任何呼吁维族人脱离中国的内容。他们警告新疆地区紧张局势有可能加剧。去年,当地发生多起袭击平民事件,导致约200人死亡。

China Bahnhof Kunming Anschlag

昆明火车站发生袭击事件(2014.3.2)

北京谴责其所称的 “恐怖分子”团伙使用暴力,寻求新疆独立;人权组织则指出,在文化和宗教上受压迫是维族人不满的根本原因。自然资源丰富的新疆是大约1000万维吾尔族人的家乡。维族人与中亚邻国有着密切的语言和文化纽带。数十年来,在中国人口中占绝对多数的汉族人大量迁徙至该地区,引起维族人的不满。

近年来,暴力袭击行为的规模和程度明显增加,并扩大到新疆以外地区。去年10月,被视为中国政治中心象征的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一起自杀式汽车袭击事件;今年3月,位于西南边陲的云南首府昆明火车站发生一起匕首杀人事件,导致数十人丧生。

今年1月,警方逮捕了伊力哈木·土赫提。当局并以“分裂国家罪”对他提出正式起诉。此前,这位持温和立场的学者发文对当局在天安门自杀袭击事件上的处理方式提出批评。当局指控此次事件是新疆分离主义分子所为。

据辩护律师李方平周三在社交媒体上透露,伊里哈木·土赫提昨天被判后有这样的表态:“我依然期待阳光、期待未来。我坚信中国会更好、维吾尔人的宪法权利必将得到尊重。和平是上天赠送给维族人民的礼物。唯有和平、善意才能创造彼此的共同利益”。

嘲弄司法

美国维吾尔协会(UAA)发表一份谴责声明指出,“对土赫提教授的无期徒刑判决和惩罚无非是中国对国际司法标准的

嘲弄

”,其“目的乃是压制和平维吾尔人士对中国国家镇压的异议,中国当局已经证明它对于东土耳其斯坦的和平没有兴趣。中国政府已向全世界宣示,它对任何胆敢挑战其压制性统治的维吾尔人会毫不留情”。

香港科技大学中国民族政策问题专家索特曼(Barry Sautman)表示,其它维族知识分子会因伊力哈木·土赫提被判重刑而

“沮丧”

。他指出,即使与最著名的系狱汉族知识分子相比,土赫提的刑罚也要重得多,对此,维族学者们会感到难以理解。2009年,前北京师范大学讲师刘晓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11年监禁。2010年,刘晓波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引发北京强烈不满。索特曼指出,维族人自然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你是少数民族,尤其是维族人,对你的判刑就会比汉人更重。

China Xinjiang Unruhen 31.07.2014

新疆地区局势多年紧张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亚洲研究所(Griffith Asia Institute)专家克拉克(Michael Clarke)对法新社表示,绝大多数新疆和维族问题的观察家都会惊讶于对土赫提的判决,因为,这一判决“犹如给新疆冲突火上浇油”。

北京反驳

中国当局坚拒国际社会的批评。新华社周三在一篇评论中称相关批评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坚决反对将土赫提与已故南非反种族隔离民族英雄曼德拉相提并论。评论称,“曼德拉呼吁和解,土赫提宣扬仇恨和杀人”。评论强调,对土赫提的判决与中国政府反分裂、反恐、反宗教极端主义的大背景有关,应被视为全球反恐努力的组成部分。评论称,“只是因为西方在反恐问题上使用双重标准,才使得一个刑事犯罪分子成了受崇拜的英雄”。

nl/hs(afp,dpa)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