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西方批评中国另有原因?

因发表五篇文章,接受一次西方记者采访,34岁的中国异议人士胡佳在北京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入狱三年零六个月。南德意志报的评论写道:

default

审理胡佳案的法庭外,信访民众向外国媒体申述冤情

"胡佳一案的特别之处并非中国警察的残暴,中国有三万名政治犯,其中不知名的政治犯遭遇更惨。颠覆国家的指责破绽百出,但并不新鲜。2005年,政府以此罪名判处了742人。为防止异议人士在奥运期间接收记者采访,仅去年就有数十人以此为借口遭到关押。

胡佳一案的特别之处更多在于这位戴着圆眼镜、身体瘦弱的男人的性格。他不是政治偏激人士,并非为了出风头与国家权力对抗。用他的话说,他是一个'不能容忍不公正'的普通年轻人。早在北京上大学学习信息技术时,他就在业余时间拯救藏羚羊免遭捕猎。后来他帮助艾滋病人,看到中国政府推卸责任。直到他因为从事这些活动一再受到国安部门的纠缠后,他才开始政治思维。现在他成了民权人士,也就成了反抗共产党的中心人物。"

每日镜报在评论胡佳一案时指出,西方政治家对中国异议人士表示的关心很虚伪。他们对中国的批评有另外的原因:

"他们担心中国上升为经济大国将使富裕国家付出代价,所以把中国编织为敌人形象一下子变得时髦起来。而大多数指责北京经济政策的人都忘记了自己是始作俑者,因为从控制货币汇率到窃取技术,中国经济的领导人只不过采用了老工业国发展本国经济时一度用过的手法。从经济上来看,畏惧中国本来就毫无道理。与东亚贸易并把生产点扩展到那里使西方国家更加富裕、而不是更贫穷。而西方的财富分配越来越不平衡,肯定不是北京执政者的责任。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有担忧的理由,因为中国的崛起从原则上对现有世界秩序提出了疑问。全球90%的消费者居住在老工业国,他们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却消费了全球四分之三的资源。现在13亿中国人、也就是又一个五分之一的世界人口想与我们一样生活,其它转型国家至少还有十亿人口以中国为榜样。越来越明显,西方富裕的模式不能全球化,因为石油资源和地球的生态都承受不了。

欧美和日本必然要与亚洲的这个人口大国日益走向竞争,争夺资源、政治影响和公众舆论。如果不想使它变成冲突,掌控世界的老一代必须与明天超级大国的当政者共同寻求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形式,找到合作解决问题的方法。互相交织越紧密,中国异议人士的处境就越好。"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