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西方应该反思!”

因有关穆斯林先知默罕迈德的漫画而引发的纠纷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为人们淡忘。神学家汉斯·屈恩认为,西方对这一事件也负有责任。在接受德国之声网络部施泰芬·莱德尔采访时,他要求西方世界反思这一问题。

default

瑞士人汉斯·屈恩是神学家和批评教会的人士,是宗教间对话倡导者

德国之声:在许多阿拉伯国家,有关默罕迈德漫画的暴力抗争仍在继续。现在,谈论萨谬尔·亨廷顿“文明冲突论”这一论点又多了起来。他的论点得到证实了吗?

汉斯·屈恩:没有。他的论点现在和未来都是错误的。不同文化之间本身并不进行战争。但是错误的政策能使这一论点成为现实,成为这一论点自我实现的预言。如果西方继续执行导致穆斯林情绪上涨的政策,将会出现危险的升级。

您是想说,西方对暴力的升级也负有部分责任吗?

我首先要说的是,我谴责这些暴力行为。我认为,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粗鲁的言谈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但是,西方迫切需要进行自我反思,要承认犯了许多错误。

Mahmud Ahmadinedschad lehnt UN-Ultimatum ab

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

究竟做错了什么呢?

在阿富汗,没有动用警察,却进行了一场可以避免的战争。在伊拉克,我们面对的是一场违反国际法、道德上站不住脚的战争。在车臣,仍在继续加强政府的镇压机器。在中东,数十年来,对成立一个有生命力、联成一体的巴勒斯坦国家一拖再拖。看到这一切,我们对今天伊斯兰世界无限失望和愤怒以及随时可能爆发的形势就不会感到吃惊了。

现在的暴力活动因有关先知默罕迈德的不同漫画而引起。画这些漫画的人是否走得太远了?

我不想在这里对媒体做笼统的批评。就这个问题,有一些很好的评论,许多往往具有自我批评的含义。但是,我必须指出,新闻自由中也包含新闻责任。我为由前德国总理施密特领导、由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组成的国际行动理事会制订了新闻界义务声明,其中第14条写道:“媒体的自由同时对新闻报道提出了必须对精确性和真实性承担责任的要求。必须始终避免有损人的身份和尊严的轰动性新闻报道。”当时,许多新闻组织反对这一声明。现在表明,在新闻自由的同时,必须强调新闻责任。

画漫画的人是否没有重视自己的新闻责任?

它们一下子侵犯了好几个禁区。伊斯兰教反对宗教中使用人的形象,不用图形来表现先知,这是为了避免任何滥用偶像的现象。如果现在用漫画表现先知,把他与恐怖主义标志和现代化武器结合在一起,那就走得太远了。如果说对诬蔑个人和组织的行为可以用刑法追诉的话,否认对犹太人种族大屠杀的人被送上法庭就是一个例子,那么同样不可以任意滥用宗教象征。这不仅适用于先知默罕迈德,也适用于耶稣·基督。我“纳撒勒的耶稣”这部影片的轻率和无耻经常感到恼火,它走得太远了,迫切需要反思。

Feuer und Flamme für Toleranz und Respekt

因漫画事件,2006年6月丹麦驻黎巴嫩大使馆遭到焚烧

阿拉伯世界也需要进行反思吗?那里存在着对话的意愿吗?

阿拉伯世界迫切需要反思,这种反思实际上也在进行之中。请看一看土耳其的发展。最近几年,那里发生了许多积极变化。尽管如此,不管古兰经对暴力问题的态度如何,穆斯林世界当然必须谈论这个问题。我写的论伊斯兰一书中,这一问题占了很多页的篇幅。但是,只有西方政策清除其双重性的特色以后,这样的反思才能起到作用。我们不能给极端组织提供这样的口实:“你们在暴力问题上对我们指三道四,但你们自己在阿富汗、伊拉克、车臣和巴勒斯坦进行战争。”

西方应该如何与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例如哈马斯打交道?尽管哈马斯在选举中获胜,但美国和以色列仍然不想与哈马斯对话。

我们不能一方面要求进行民主选举,另一方面却抱怨取得多数的一派并不是我们想要的一派。对伊拉克来说也一样。我们至少要认识到这一点,不能一开始就说:“我们不与这一派对话。”

这么说,应该与哈马斯谈判?

Bürgerkrieg im Gaza-Streifen

加沙地带的哈马斯武装分子

就象当年与阿拉法特谈判一样,今天也可以与哈马斯谈判。首先不应发表负面的声明,应该先等一等。应该先分析一下,我们在与谁打交道,这个组织的目标是什么。如果一开始就排除谈判可能性,那么就会立于很不利的位置,因为早晚得与他们对话。

外交部发言人叶格尔说,西方正在成为“伊斯兰世界艰难地找回自我过程”的见证人,他这样的说法正确吗?

他说得对。伊斯兰正处于巨大的变革过程中。伊斯兰在许多方面停留在中世纪的教义之中,目前正在面对伊斯兰宗教改革和伊斯兰启蒙时代的到来。如果西方对伊斯兰世界指手划脚、对他们提出条件、指责穆斯林,要求他们进入21世纪,那么西方就犯了错误。这对穆斯林没有好处,他们更需要的是合作。为推动对话,德国政界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但同时,布什政府放弃了温和的伊斯兰。例如,他把前伊朗总统哈塔米列为邪恶轴心,并声称,哈塔米并不比其他人更好。当年,我曾与前联邦总统约翰内斯·劳和图宾根的教授范·埃斯一起与哈塔米在魏玛进行过对话。现在人们感到吃惊的是,伊朗今天的当权者是艾哈迈迪内贾德这样的狂热分子。

面对当前穆斯林世界这样火爆的形势,最需要做什么呢?

首先要冷静,要思考。应该问一问,暴力爆发的根源在哪里?最急需的是解决巴勒斯坦问题。

注:瑞士人汉斯·屈恩是神学家和批评教会的人士,是宗教间对话倡导者。1979年,因他对教皇的绝对正确表示怀疑,梵蒂冈收回了给予他的教学授权。去年秋天,教皇本笃十六世邀请77岁的屈恩进行了一次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