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德制药厂在东德病人身上试验药物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6.05.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西德制药厂在东德病人身上试验药物

西德制药公司在当年东德病人身上进行临床药物试验,病人并不知情。这桩生意对东德政府而言获利颇丰,因为由此引入西方名牌药品。

(德国之声中文网)听上去像是蹩脚科幻:1989年两德统一前,西德制药公司在东德住院治疗的病人身上进行临床试验,而且是在病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据德国媒体报道,拜耳(Bayer)和诺华(Novartis)等药厂一共进行了大约600套药物试验,涉及50所医院。西德制药厂为每套药物试验交付高达80万马克的费用。

Deutsch-Russische Konferenz Mentale Gesundheit in Deutschland und Russland Charite, altes Gebäude Aufgenommen von mir (DW/N.Jolver) in Berlin am 4.04.2013

柏林夏里特医院

试验范围包括治疗心脏以及化疗后的药物,还在早产婴儿身上试用过新药物。试验过程中曾出现过死亡病例。参加这一药物试验的东德医院包括位于柏林的著名夏里特( Charité)医院。

没有得到病人同意

早在2012年底,柏林的《每日镜报》就报道说,他们得到西德药厂在东德病人身上进行药物试验的消息,至少在7个案例中,病人说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了新药。该报还报道,当时东德的相关规定已同西德的接轨,即试验对象有权知情并书面声明同意试验。

无需病人签字 - 口头信息足矣

研究药物协会公关部经理克诺尔(Susan Knoll)对德国之声说,1964出台的《赫尔辛基声明》规定了在人体医学试验的伦理原则,它包括一定要通知相关病人的内容。1996年以后,病人要在"对所有详情知情"的相关文件上签字。在此之前,只要医生向病人口头解释,医生签字就够了。克诺尔说,如果80年代制药公司没有病人的同意签署而进行人体药物试验,并没有犯法。

她说,如果在信息流程中有不顺畅的地方,也不能得出医生怀有恶意的结论,"我不会怪罪任何人,是病人理解错误,或是医生解释有误,或者他们谁都没有听对方在说什么。"克诺尔说,德国有媒体称药物试验导致了死亡是不正确的,试验和死亡之间没有直接关联。她说,假如真的有什么过失的话,制药厂方愿意澄清。

对受害者进行赔偿

东德帮助受害者协会主席莱斯希(Ronald Lässig)坚信,当年的东德是有目的进行临床药物试验的。他对德国之声说,"从根本上说,这是降低人的尊严,来寻求医生帮助的人,却得到这般的对待。"

Medikamentenversuche in der DDR

东德药物试验室(1967)

莱斯希要求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解释这样的事情是怎样发生的。他还要求,受害者以及他们的家属应得到赔偿,因为不论是西德的制药公司,还是东德的医院,都从临床药物试验得到了巨额利益。"这也显示了当时东德所处的恶劣经济环境,只要能搞到西马克,用什么方法都行。"

当年东德国安部档案馆已成了反省历史的联邦局,为支持澄清真相,该局决定整理出相关文件。这些文件记录了国安部对药物临床试验的监控。为彻底澄清这一过程,还需要得到当年参与病人的病例。只有这些单个的病例,能够帮助解释究竟发生了怎样的事情。这个旨在澄清国安部罪行的联邦局认为,最重要的是,人们应理解当时的进行这一系列试验的环境,为什么没有一个人举报这个事情?该局的新闻发言人说,这样的药物试验只能在独裁统治下得逞,因为这样的制度内,公民的权利和言论自由都受到限制。"因此,在这一条件下,绕过一些基本规定,比在其他地方要容易的多。"

作者:Carla Bleiker  编译:李鱼

责编:叶宣

DW.COM